002 光看贼吃肉,哪知贼受罪
风为裳2020-01-05 22:082,267

  给老哥打完电话,席鹿笙打电话叫了一份外卖。这是她这一天的第一顿饭。准确地说,她的一天才刚刚开始。

  早晨从夜晚开始,鹿笙晨昏颠倒的生活让老妈气得牙痒痒。没办法,生物钟嘛。

  老妈说:“上辈子是黄鼠狼,一到晚上就精神!”

  鹿笙倒随便老妈说,她只按自己的生物钟生活。

  一睁眼都是晚上七点了,早八点睡,晚七点醒,席鹿笙很自豪地在微博里写:姐熬夜晚睡,但姐能睡到自然醒啊!

  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浏览网页,在自己负责的八卦论坛里回帖,置顶,在微博上参与热点话题。鹿笙很满意自己在那一亩三分地上的权威,在网上,没人知道她老爸是谁,只知道她是谁,这多好。

  “网友们不给力啊,这冷血女都人肉三天了,还没弄出个底掉,太逊了!”鹿笙把脚丫翘到茶几上,怀里抱着笔记本。

  鹿笙越夜越精神这样的生活始于半年前,跟那个装腔作势看中她老爸席振邦背景的胖老板吵翻了之后,鹿笙就滚回家做了宅女。每次跟别人介绍自己宅在家里时,她总会接下一句:“别误会,我可没做啃老族窝囊废,我只是做了自由职业者,我在网上的活多着呢,我吃得少,人长得盘儿靓条顺,穿地摊衣服都好看,所以……”

  “所以个六饼啊,你要不住着你老爸老妈的大房子,出门有你帅老哥当司机,每个月拿着比人上班薪水还多的零花钱,你的日子能过下去?少站着说话不腰疼了!”好友夏安从来不惯鹿笙这标榜自力更生的臭毛病。

  夏安说得没错,爸妈一天到晚忙生意,恨不得把航空公司当成家。老哥图省事在外面租了个小房子,很少回来住。家里原来是有保姆的,鹿笙嚷着自己跟陌生人一起住更害怕,万一那保姆再勾了当民工的对象来谋财害命,还不如自己叫外卖呢!鹿笙乱七八糟的帖看多了,安全意识很强,送外卖的和送快递的来,她从不开铁门,都是隔着门签字。唉,想想这日子过得也是辛苦。难怪老妈要么不见面,见面就唠叨赶紧找个对象陪着,她在外面跑也好放心。

  鹿笙嘟嚷着:“要真不放心,回来陪我不就好了?赚钱有那么重要吗?”

  鹿笙小时候就最羡慕那些有爸妈陪伴的孩子,一家三口吃KFC,那真是让人羡慕得眼眶出血。

  夏安光看到贼吃肉,哪看到贼受罪啊。鹿笙噘了嘴,“姐们儿就是命好,怎么着吧?”

  “命好就别出来臭显摆,姐们儿羡慕嫉妒恨,再一不小心杀个人出个气……”夏安一副小妖精的模样,说出来的话咬牙切齿,句句带着血筋儿。

  鹿笙试图把夏安介绍给老哥,结果是夏安有意,鹿筝无情。鹿笙倒闹得老妈一通训,她说:“你哥白疼你这么多年了,他能看上贴上张脸就能演《画皮》的夏安吗?”

  鹿笙噘着嘴嘟嚷:“人怎么就画皮了?长得好看也是毛病啊?”她喜欢自己喜欢的人都在一起,围着,那样才幸福圆满。

  这晚,鹿笙原本约着夏安叫上原大鹏去吃顿烤肉的。破外卖,做得越来越不靠谱,甭给老娘天天吃的都是地沟油才好。可是,下雨了。夏安打来电话说今天要更的文没写完,正在奋力码字,约会取消。鹿笙不愿意单独跟原大鹏出去吃这个饭,他不是追夏安了吗?怎么又跟自己暗送秋波的,他什么意思啊,他?打算大小通吃是怎么着啊?

  三天前,鹿笙打开电脑,看到了那条提神的微博,自己的弟弟啊,在生死线上挣扎,甭说就是捐个肾,就是……鹿笙捂了捂自己的肚子,她不知道肾到底在什么地方,真要是好好的开一刀,从肚子里拿出点啥来,还真挺疼的。

  鹿笙怕疼,手上长个倒呛刺儿都得大惊小怪地嚷。只是,她看了网友那些评论,什么连自己亲弟弟都不救,够人字的两划吗;什么这世界越来越没人情味儿,就是她这样的人太多了;更有像知情者似的人出来说那个弟弟特别乖,今年保送上北大的,结果体检时查出来这病,他说不怪姐姐,人人都有过美好生活的权利……

  鹿笙重新看了一遍那个视频,那位母亲软软地跪在地上,哭着求女儿出来救儿子,鹿笙的眼睛湿润了,这姐真是铁石心肠啊?她是人吗,见死不救?怕疼?怕疼多打点麻药不就得了。已经有网友开骂了,鹿笙是就怕网上没热点的网络达人,赶紧回帖转帖,换各种马甲参加讨论,正义在手,人兴奋激动得跟打了鸡血似的。

  大家都嚷着人肉冷血女,逼她捐肾。鹿笙一口气在微博上@了一堆名人。然后又找了一堆感人的亲人捐肾的事例来衬托冷血女的冷血。一夜很容易就混过去了。

  两天也很快过去了。

  席鹿笙再一觉醒来,事情没有更大进展,鹿笙想着几天没给老哥打电话了,这才打电话给天雨。这家伙居然不知道有这事,亏他还是媒体人,原始人还差不多。

  打完电话,刚好送外卖的来了,鹿笙从铁门缝儿里接过外卖,边啃炸鸡腿边发帖骂冷血女。她说:“谁借我支枪,我去把她毙了,然后把她的肾拿出来给咱这弟弟吧,反正她这样的人,活着跟死了没差啥!”

  网络就是这点好,想说啥说啥,怎么尽兴怎么来,谁管得着呢?

  鹿笙论坛版主用的网名叫朝天椒。她在那么素以说真话敢骂人闻名的论坛担任第一版主,名头响当当呢。开微博时,她也想注册朝天椒来着,无奈早有人用了,她只好用了跟自己名字很像的“天天鹿笙”,很阳光励志呢。

  电话响了,是原大鹏打来的。鹿笙正一肚子气,不想理他。但原大鹏说:“哎,我跟你说,那个姐肯定就是一副欠扁的死样子,就那样的,活着也没人娶,孤独终老,饿死在屋里都没人知道的那种……”

  话说得鹿笙后背发凉,但她还是高兴的,就像一个人往河里扔石头,溅起多大的浪花都没人喝彩,突然冲出个人来鼓掌说你扔的石头竟然打出了十个水漂儿,太了不起了,你能不高兴吗?

  于是,接下来的很长时间里,鹿笙跟原大鹏骂那个冷血女骂得口干舌燥。俩人同仇敌忾,鹿笙忘记了原大鹏的可恨。

  夜很喧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过时不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过时不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