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只有你能帮他了
啤酒小龙虾 2018-09-17 18:063,141

  金榜题名时却遭人暗害,十年苦读瞬间皆无,自己的妻子还被戏辱,也难怪他怨念深重了。

  “林婶子明天能带我们去见见那个菱儿吗?”

  “成,你们饿不饿?”

  “不饿,我们休息就好了。”

  “那你们睡吧。”林婶子带上门看了看桌子上的树根,无奈的摇摇头。

  促狭的弯了眉眼,打趣道:“你不睡?”

  颜墨离脸一红,别扭偏过头去,“我出去走走,不睡。”

  竖日清早,没有睡熟的冷萧夕揉了揉脖子起身。

  “姑娘你起来了?是现在要去吗?”她两个孩子还没有起床,个子小小的估计是没有什么能吃的东西才这样瘦弱。

  颜墨离还没有回来。

  “不用了,我等他回来再去,林婶子你先去忙吧,不用招呼我。”

  仁知村依稀还能看出当年的繁茂,土地开垦的很多,菜园也不少,只可惜现在都种不活了。而他们要想离开这里得有充足的粮食和体力,走几天几夜走到邻村。

  “夕阳,夕阳,你看。”一个个红彤彤的果子映入眼帘。

  不过这荒芜的地方哪里来的果子?这家伙莫不是昨夜里就是为了出去找吃的?

  冷萧夕随手拿了一个果子擦了擦就往嘴里送,一副从实招来的样子看着他,意思就是你说不说?不说就别跟着我。

  颜墨离在心里扇了自己一巴掌,暗骂自己蠢不会遮掩遮掩,这下好了要完蛋了,他缩着身子减少自己的存在感,随即道:“我昨天偷偷跑出去摘的,在那片山底下。”

  他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你用法术了?”她记得他应该是法师,一直以来没有见他用过都快忘了,上回就是为了唤醒他沈楠才起的坏心思……

  “我错了……”果然知道瞒不过去。

  林婶子听到动静从屋里出来,瞅见颜墨离兜里的红果子眼睛都要看直了,还是不舍的收回视线,又想着这不是自己家里的才歇了心思。

  冷萧夕挑了几个大的果子递给林婶子,笑道:“就几个果子不打紧,没了我们还能摘,就当是我们的住宿钱,看在孩子的面上林婶子你就别拒绝了。”

  “那……那好,我待会带你们去找菱儿。”吃树根的日子太苦了,孩子才那么小她怎么舍得他们受苦,兴高采烈的拿着果子准备留给孩子吃。

  “不用了,您看着孩子吧,我们沿路问过去顺道把果子分分。”

  “真是太谢谢了,姑娘真是我们村的大恩人啊。”

  啊喂,那果子是我昨天半夜摘的,为什么不感谢我……

  留下来的多数是老人家,有扛不住就去了的,所以村子里的人也不是很多,就三十来口的样子,在村民的帮助下顺利找到了菱儿家。

  不同于其他村民过的不如意,菱儿所居住的地方是一片竹林,一到春天有春笋,村民觉得有愧于她从来都不来采摘,她每回都会偷偷送几篮子下去,从不露面。

  看来她还是心地善良的,没有因为沈齐的事对村民不管不顾。

  “请问这里是沈夫人家吗?”冷萧夕遣颜墨离去找果子,自己只身来到菱儿家拜访。

  菱儿拿着沈齐的衣服缝缝补补听见有人喊她,似乎是很意外,见是生面孔有些不放心,“姑娘是……?”

  “我受人之托来找你,方便进去谈吗?”

  “姑娘请进吧。”

  屋里的摆设让人一看就很舒服,书香气浓眷,沈齐的确是个可造之材,难为了菱儿为他守节多年不肯改嫁了。

  也不拐弯磨脚,将盒子拿出来递给菱儿,叹息道:“沈夫人,眼瞎只有你能帮这些村民了,打开了看看吧。”

  菱儿手僵了僵打开了盒子,里面是两个人的影像,一男一女,男的拿着笔在画画,女的在一旁磨墨,让人好生羡慕。

  影像上的男子是沈齐,女子是菱儿,这就是他们的过往,沈齐心底唯一不肯舍去的良知。

  “是齐哥让你来找我的?他现在怎么样了?”菱儿失态的抓住她的袖子,眼泪一滴一滴的掉落。

  “他当年被害死魂魄流连不肯去投胎,生成了怨念化作厉鬼守在结界,我猜他是为了你,所以……只有你能救他了,只是,解开他的执念之后,他将转世投胎不复存在,这样,你还愿意吗?”到底如何选择,还是得看菱儿了,毕竟她也不能强求不是?

  仁知村的造化就掌握在菱儿的手中。

  “我能去见他一面吗?我有很多话想对他说,求求你让我见见他。”

  冷萧夕手背上落下一滴滚烫的泪,烫的她心里难受,缓了缓气道:“好,跟我来吧。”

  黄符瞬移她也只剩下三张了,唉,帮人帮到底吧!

  重新踏入结界,沈齐还在熟睡中未现身。

  “齐哥,我来找你了,齐哥你出来见我。”菱儿哽咽着声音喊到,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手掌磨出了皮。

  沈齐捂着心脏的地方从暗处出来,两眼通红:“菱儿你怎么来了?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

  “这么多年来你怎么不回来看我,不托梦给我,我在等你我一直在等你。”

  “托梦?”沈齐苦笑。

  “当初他们害我时做了法事,我竟然连梦也是托付不了。”

  菱儿抹泪,“齐哥你别再报复那些无辜的村民了,当年害你的书生已经伏诛了。咱们放下好不好,我等你投胎转世咱们再来相聚好不好?”

  “可是……”

  “齐哥!你还是我心目中无论对谁都温言温语的齐哥的话,你就听我的!”

  “唉……好,我听你的,多谢姑娘了,没想到有生之年我还能再见她一面,我想问问姑娘投胎转世入了轮回可否和孟婆商量不去喝那汤?我怕菱儿等我等的辛苦我却忘了她。”

  爱到深处,连等都舍不得让她等。

  菱儿她是幸福的,得此良人,何曾有悔?

  “这是枉生符,你魂魄未散我给你种下枉生咒,只要符纸在你夫人手里来世你们还是能再一起的。”只可怜了芜娘,战神三魂七魄各少了一缕,不如他们这般幸运。

  “姑娘对我二人恩同再造,无以回报我便还这仁知村一片安宁吧。”结界破碎,沈齐的怨念散去附进了枉生咒。

  一时间风云再起,雷雨交加,不似先前的干雷滚滚不落雨水。这一会可是真真切切的下了雨,久旱逢甘霖,她似乎听到了仁知村村民的欢呼。

  约摸下了半刻钟,雨才停歇,田里的埋了多年的庄稼种子一长再长,颗颗饱满金黄的谷粒长了出来,荒草丛生变成了离离原上草,嫩生生的叶子娇红的花儿,这是他们多少年没有见到过的情景了。

  沈齐,一定是沈齐原谅他们了。

  “这样也算有个好结局了,善恶终有果。”

  冷萧夕回到送菱儿回到竹林,这时的竹林围拢了整个村子的人,老弱妇孺比比皆是,他们朝着竹林磕头。

  村长颤颤巍巍压着喜极而泣的声音,感恩道:“贵人相助我仁知村才得以太平,沈夫人我们仁知村在这里给你再赔罪了。”

  菱儿释怀笑笑,至多还有二十年,夫君我等你。

  “大家都回去吧,记住多做善事,仁知村迟早会恢复原貌的。”

  仁知村的劫数过去了,命不该亡,二十年后将迎来仁知村最大的盛世。

  颜墨离在人群中看着冷萧夕,眉眼弯弯神采飞扬的模样是他在她身上极少见到的,这才是真实的她。

  不管他们怎么婉拒,村民们都执意要留他们吃饭再走,盛情难却只得留下来了,这一次的饭菜很丰盛,青嫩的蔬菜野果,还有捕猎到的野鸡肉食,吃的尽兴。

  林婶子特地割收了田里的庄稼将谷粒磨成米,将米蒸熟做成了干粮准备着留给他们明天在路上吃,做好一切后才开始睡觉。

  月朗星稀,皎洁的白月光照进了屋子里。

  冷萧夕辗转难眠,忍不住开口道:“你说让菱儿等二十年到底是对是错?二十年后沈齐英俊非凡,而菱儿白发横生……”

  “在他们心里这是对的,与其痛苦的永不相见,不如等二十年后还能相守二十年。菱儿才二十六岁她大好的年华全部给了沈齐,等沈齐轮回将自己的好时光给菱儿,这是公平的。”她心里的纠结都摆在脸上,不把厉害关系说清楚,她今晚怕是睡不着的,他可舍不得她病恹恹的。

  “说的也是,他们开心就好。”心里的疑惑解开,紧锁的眉头缓开,安稳的睡着了。

  颜墨离对着月光用手细细描绘着她的脸,仿佛是要烙印在心里一般,难以割舍。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你何时才能明白人世间的情爱。

  我可等不了这么久了,我的丫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情玄妃:太子殿下好缠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情玄妃:太子殿下好缠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