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你怎么不死在外面?
雁南妃2018-09-18 15:081,132

  空无一人的别墅让祁斯衍面色铁青,他找遍别墅所有的房间,还是没有看到那个可恨的女人!

  手机里的电话一直在拨打着,却一次都没有接通过。这样的情况再加上于俱乐部中听到的那些,很难不让人去怀疑事情的真相。

  难道沈棠梨真的……

  不可能!

  手边的花瓶被他发泄一般重重砸在地上,凌乱的瓷片碎了一地。

  沈棠梨那女人怎么可能会跳江?她最擅长的就是装可怜,为了自己的目的连最阴狠的手段都可以用出来,如今的失踪不过是她的小把戏而已,想要以此来让他后悔!

  祁斯衍冷笑着,从酒柜里拿了几瓶烈酒,经过厨房走向客厅的时候顺了一个杯子,坐在沙发上便开始沉着脸给自己倒酒喝。

  “沈棠梨,我倒是要看看,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从牙缝间蹦出一句话,祁斯衍猛地灌了一口酒下去,烧灼的感觉从喉间传遍身躯,同时也摧毁着他的思绪。

  这女人胆子大了,竟然为了耍心机连家都不回!等她回来,绝对要她好看!

  伴随着怒气的饮酒让时间在不知不觉中过去,猛一回神,祁斯衍已经将桌上两三瓶烈酒都喝掉了,眼神开始涣散,连端着酒杯的手也开始不听使唤,慢慢松开,杯子摔在地上。

  半睡半醒间,一道身影及至近前。祁斯衍眯着眼睛努力去看,熟悉的脸庞赫然便是沈棠梨!

  她如同往常一样在他醉酒的时候,将手轻轻地按在他额头上,帮他按摩。

  她的手太冰太凉,冷得刺骨,莫非她真的生病了?

  很快,祁斯衍掐灭了心里那丁点儿怜惜之情!他根本就不需要怜悯这个恶毒的女人!

  她杀了人,还总装出一副无辜的模样。

  高中的时候,他就经常听人说起她的闲言碎语,说她性格阴暗,经常欺负妹妹。

  那时候,祁斯衍心想,再怎么恶毒,也不至于杀人吧。

  然而,祁斯衍怎么都忘不了那一幕。高中毕业那天,他去找沈霜雪,没想到看到沈棠梨如同勾魂使者一般,毫不犹豫地把沈霜雪往前一推,掐灭了一个正值年华的少女那青春靓丽的生命……

  至今梦回午夜,他还似能听到沈霜雪临死前凄厉的哭喊:“姐姐,你为什么要推我!”

  那样鲜活的生命,在沈棠梨手中凋零,而她却还装作浑然不知的模样,抱着沈霜雪的尸体痛哭,那样子虚伪至极!

  从那一刻起,祁斯衍便下定决心,如论如何也要为沈霜雪报仇!

  即便是在和她交往后,发现她安静乖巧的模样与传言中极其糟糕的性格不相符,也不过当是她在作表演,只要沈棠梨爱他,那一切的报复都会有令人满意的结果。

  用婚姻困住她,让她成为霜雪的替身,时时刻刻在她面前提起霜雪,要她一生都不得安宁。

  “怎么?终于舍得回来了?你怎么不死在外面?!怎么还回来碍我的眼?!”

  面前的身影因为祁斯衍的话虚晃一瞬,随后骤然消失。

  突然的变化让祁斯衍猛然睁眼,霍然发现刚刚给自己按摩的女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继续阅读:第五章 冷漠的父母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余生山水不相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