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有人跳江自杀了
雁南妃2018-09-18 15:081,108

  “该死的,我就知道那女人是装的,她肯定已经回去了。”

  车子停在大桥边上,停在之前将沈棠梨扔下车的地点,祁斯衍狠狠地拍了一下方向盘,咬牙切齿目露凶光。

  沈棠梨又怎么会真的受伤呢?

  结婚三年来,也不知道多少次用这种借口欺骗他了,亏得祁斯衍耐不过责任心送人去医院,还让自己在医院极有口碑的青梅温婉帮她检查,最后不都是没什么大碍?

  想到这里,祁斯衍越发为自己的愚蠢感到愤然,将车窗升起之后面容冷峻地开车离去。

  及至夜晚,城市内灯火喧嚣,热闹程度一点不亚于白昼。

  一家正在狂欢的高级俱乐部中,于角落里的几人正对酒畅谈,欢声笑语,唯有一人端着酒杯眉头紧皱,心思明显不在这里。

  “斯衍,你今晚怎么了?好像一直心不在焉的啊。”温婉端着酒杯跟祁斯衍碰了一下,妖冶的脸庞和性感的身材正被不少人关注着。

  然而祁斯衍却是一点没有在意她的魅力,甚至有些不耐烦地将杯中烈酒一饮而尽,低沉烦躁地吐了句:“别烦我。”

  祁斯衍的态度让温婉挑了挑眉,却并没有多说什么。

  酒桌上的气氛一度有些凝滞,有人灌了口酒,八卦着开口道:“你们听说了吗,今天凌江大桥那边有个女人跳江了!”

  八卦是最能带动气氛的,当即便有不少人来了精神,纷纷询问:“真的假的啊?”

  “应该是真的吧,我听朋友说,有不少人都看到了,跳江的是一个女人……”

  正在给自己倒酒的祁斯衍修长的手指一颤,顿时有酒液溢出了杯口,浸湿了小半边桌子。旁边的温婉眼神一变,紧紧盯着他。

  凌江大桥……就是今天他把沈棠梨扔下来的地方!

  祁斯衍的脸色瞬间就不对了,他心中隐隐有了猜测,却又不相信沈棠梨会做出那种事情。

  他以前对她做过更过分的事情,她都撑下来了,又怎会轻易寻死呢?

  她是个生命力顽强的女人,他根本就犯不着为她担心!

  心里这么想着,祁斯衍倒酒的动作却是一直都没有停。不知不觉间,一瓶酒已经下肚了。

  终于在瓶中倒不出半滴酒液的时候,祁斯衍眸色一暗,拿出手机给沈棠梨打电话。

  几个电话未接,心底一直躁动的情绪在这一刻终于按捺不住。祁斯衍黑着脸站起身,把桌边几人吓了一跳。

  “有点事先回去了,你们继续,酒钱算我的。”

  没人敢在祁斯衍明显浑身冒火的时候拦他,都只笑笑说没事,只有温婉一并站了起来,拽住祁斯衍的胳膊蹙眉说:“平时不都很晚才回去吗,今天怎么才待一会儿就走了?”

  祁斯衍心中杂乱得很,眼前一直闪现出沈棠梨跳江的画面,令他头疼万分。

  毫不留情地打开温婉拽住他胳膊的手,祁斯衍一言不发地离开。

  坐在驾驶座上,祁斯衍狠狠砸了一下方向盘,他为什么要担心那个可恶的女人?她死了最好!去那个世界向霜雪赔罪!

继续阅读:第四章 你怎么不死在外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余生山水不相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