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别脏了我家的地
雁南妃2018-09-18 15:081,172

  酷刑一般的嘲讽结束之后,祁斯衍冷笑着回了别墅,而沈棠梨的惩罚却还没有结束。

  天色渐昏,冰冷的雨未停。

  别墅二楼的主卧室内,墙壁上钟表的时针指向十二点,祁斯衍起身倒了一杯红酒浅抿,站在窗前漠然看着那跪在风雨中单薄的身影。

  他眼神复杂至极,却没有任何行动,只有在沈棠梨恍惚着趴倒在地上又摇摇晃晃爬起来的时候,才在面上浮现一丝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疼惜。

  第一抹晨辉亮起时,沈棠梨已然昏倒在别墅门口。

  她面色惨白毫无血色,凌乱的长发湿漉漉地贴在面颊,衬得她更加惹人怜惜。

  可没有谁会怜悯她,甚至连和自己结婚三年的丈夫,也只是在开门后,冷眼走上前,毫不留情地一脚踢醒了她。

  “沈棠梨,你还学会装可怜了?”祁斯衍冷声嘲道,“不过是在外面淋了一晚上的雨,你做出这副可怜样子给谁看?”

  祁斯衍断然不信沈棠梨的身子这么虚弱,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径直走向了车库,只无情地留下了一句:“惩罚结束,你可以滚了,别给我在这里丢人现眼。”

  周围安静了下来,也不再听到那令自己心痛到无法呼吸的话语。

  沈棠梨揉了揉自己冷硬僵住的腿,打着晃想站起来。奈何跪了一天一夜又粒米未进的身子早已是强弩之末,何况腿上有伤,在她站起来的一瞬间便没了力气,直直向地面倒去。

  后脑勺重重磕碰在台阶上,沈棠梨疼得呼吸一滞,烧灼的嗓子却只细微地发出了一阵压抑痛苦的嘶鸣。

  她颤着手朝脑后抹去,所及之处温热的液体仿佛能够灼伤她冰凉的指尖!

  眼前越来越黑,沈棠梨死死咬住自己的下嘴唇,硬是将惨白的唇瓣磨出了血色。

  她不能就这么倒在这里,她必须活下去,必须在以后找到足够的证据证明自己没有杀害沈霜雪,必须……让祁斯衍知道,她的心里从来没装过半点黑暗,只有满满的他!

  用最后的力气掏出手机给祁斯衍拨电话,沈棠梨颤声求救后,眼前一抹黑又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伴随着时不时的摇晃,沈棠梨只觉周身仿若散架一般。

  她稍稍一动嘴里便发出了痛苦的呻吟,顿时引来前座的嘲讽:“装得挺像啊沈棠梨,淋个雨顶多感冒的事情,你竟然还给我整这一出?呵呵……”

  沈棠梨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可在唇瓣张开一些的时候,却忽然意识到,从那一晚结婚之后,祁斯衍就再没有信过她的辩解。

  所有的力气在瞬间土崩瓦解,沈棠梨满头虚汗瘫在后座椅上,闷声不言。

  得不到回应的祁斯衍脸色阴沉得可怕,他突然猛踩油门,怒打方向盘停靠在路边,待车子停稳后迅捷下车,拉开后门便将沈棠梨拖曳出来摔在地上。

  “你不是说自己要死了吗?要死就死在这里,别死在我家里,脏了我的地儿。”居高临下地说着,祁斯衍满眼鄙夷地看了沈棠梨一眼,随即快速回身上车,扬长而去。

  看着他离去,沈棠梨的眼泪一下子掉下来了,痛苦的呜咽里带着一个女人的绝望。

  没有什么可盼下去的了。

  她撑不下去了。

继续阅读:第三章 有人跳江自杀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余生山水不相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