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妻不如狗
雁南妃2018-09-18 15:081,097

  膝盖已经麻木到没有知觉,跪了一整天滴水未进的身体,开始严重抗议。

  小腿上被狗狗咬到血肉模糊的伤口已经凝出了血痂,但仍旧狰狞不堪,带着连绵不断的刺痛感,让沈棠梨面带冷汗嘴唇惨白地晃着身子。

  她抬头有些迷茫地看着眼前紧闭的大门,嘴角扯出了一个虚弱至极的苦笑。

  是了,她被丈夫祁斯衍让她照顾着的狗狗咬伤,还没看住让它跑走了。祁斯衍为了惩罚沈棠梨,让她在门口跪上整整一天。

  在祁斯衍的眼中,她连一条狗都不如。

  沈棠梨闭了闭酸涩的眼睛,委屈和伤心梗在喉咙口不上不下。

  当初本是祁斯衍向她表达爱慕,沈棠梨也至今仍记得他深情款款的眼眸。那样一个优秀而强势的男人,用如此情深待自己,何况他本来就是住在她心尖尖上的男神,沈棠梨又怎能不深陷其中?

  只是新婚之夜,一切的爱都化作了烟云,只剩下满地的疮痍。

  凝着化不开愁云的眼眸浸染了一些泪意,沈棠梨今生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忘记,那一晚祁斯衍冷笑着看向她,说出的那些残忍到极致的话:

  “杀人是不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他狭长的眸中再不见爱意,只剩下数不尽的冰寒,刺透沈棠梨的心。

  “好奇我为什么会娶你?因为我想替霜雪做一些事。她死了,而你活着,这不公平。”

  直到那一晚,沈棠梨才知晓,自己陷入了一个圈套。从恋爱到结婚,从祁斯衍对自己无微不至的爱护到蓦然转变的态度,都是他精心设计的。

  目的,就是为了给沈霜雪报仇。

  沈棠梨嘴中苦涩,强压不下的痛苦让她本就虚弱的身体更糟,带出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牵动着腿上的伤处痛得她浑身打颤。只是这样的苦楚却禁不住像是被万箭穿过的心,铺天盖地地淹没她的神智。

  她没有杀死沈霜雪,可这又如何呢?

  祁斯衍不信她,他认定了她就是杀人凶手。

  阴云密布的天空响起一阵阵轰鸣,沈棠梨恍若未闻,任由越来越冷的风吹僵她的身躯。

  “怎么,这就撑不住了?”淅淅沥沥的雨点砸下,伴随着头顶传来的一道冷漠至极的声音。沈棠梨艰难地抬起头一看,那面无表情眸含严冰的人,赫然便是她深爱的丈夫,祁斯衍。

  沈棠梨缩了缩脖子,面色被浸满冷意的雨点打得越发凄白,紧咬着的唇瓣渐渐渗出了血红。

  擦得锃亮的皮鞋缓缓行至沈棠梨身前,面前的男人居高临下地看着沈棠梨,冷哼一声嘲讽:“啧啧,沈棠梨,你说你连面对我的勇气都没有,那么当年怎么有勇气杀人呢?”

  字字诛心,沈棠梨垂下了眼眸,任由雨滴顺着她的长睫滑落。

  早已千疮百孔的心在此刻瑟缩不已,她眼神涣散,嘴唇无意识翕动了两下。

  每次看到他冷漠至极的眼神,沈棠梨都忍不住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杀死了妹妹?

  亲手将她推到车轮下,看着她惨死?

继续阅读:第二章 别脏了我家的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余生山水不相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