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肆 困惑的一天
明有朗令2018-10-18 16:535,452

  “站住!”苏老师从我的背后厉声喝道,把我从半知半醒的梦里惊吓出来,手里抱着办公的行李。

  “走了,终于我要走了,还好我的苦日子只过了一天。”我心中不免庆幸。

  此时同学们都在上课,走廊里安静的连一根棉针掉落的声音也能听清。

  我转过身,表情里埋着大大的疑问。

  “跟我来。”她的语气比刚才温柔了一点,不过听起来还是冷冰冰的。说着她缓缓地把我带到了教学楼外没人注意的拐角处。

  这个时候的我们都已经恢复了平静和理性,她问:“能把向阳给你的那笔钱还给我吗?那毕竟是向阳的财产,理应有向军的一份,那是一份救人前程的钱。”

  “这确实是一份救人前程的钱,只不过是要看是救谁的前程。”我想。

  如此近距离的站在一起,让我更有时间仔仔细细打量一番眼前这个女人,瘦高的身材,黝黑的皮肤,瓜子脸,鼻梁高挺 ,一双外国人般凹下去的眼睛,更显强势和精明,本该过着衣食无忧的小资生活,却未料老公偷税漏税,不仅交了很多罚款,人也进了局子。瞪大的瞳孔,愤怒的微张的鼻孔,手背上凸起的青筋,她的心急气躁,已经爬上了身体的每个部位。

  一个人还罚款,一个人带孩子确实过的不容易,我的心竟然软了下来,对这个女人略有一丝理解和同情,转念又消失了。

  “向阳说的对,她丈夫是罪有应得。”一个声音在我耳边说。

  “向阳给我钱?你听谁说向阳给我钱了?”我挺了挺肩膀,装作一副连自己也不知晓此事的样子。

  “他日记本里清清楚楚的写着,会把剩下的财产都给你,供你读书。”她焦躁的说。

  “可是他并没有给我,苏老师,不管您相不相信我,自始至终我不明白你想做什么,在说什么。但我与向阳,只是互相怜悯互相同情的两个人,从未有过金钱上的牵扯。”

  她依旧半信半疑,说:“那迟早也是你的,我比你了解向阳,他一定会给你的,他一定会做出那种大义灭亲的事,这太符合他的风格了。”她微微的摇头,睫毛盖住那双凹陷的眼睛,失望的说。

  柳叶随风伴着沙沙的响声,天色已经暗淡了下来,暮色将我们紧紧的包围住,校园的路灯开始工作了,把树儿花儿草儿照的通明,像是不知不觉的走进3D电影里的效果,地面上映出一个高高瘦瘦一个矮矮瘦瘦的影子。

  沉默半晌:“好吧,苏老师,如果向阳老师给了我这笔钱,我就立刻去历城大学,把这笔钱给你。”我弱弱的说,平生的第一次撒谎,可能是因为心虚说的特别没有底气。

  “真的?”她的瞳孔立刻放大,闪烁着一种比灯光还要强烈的光。

  “嗯。”我应着。

  她激动地把我那双白净的小小的双手捧到了手心里,温柔的说了一句:“谢谢你。”

  我发呆的望着那道修长的背影,渐渐远去成为一道弧线,再到消失不见。

  突然意识到钱是一个极其极其重要的东西,它虽然不是万能的,没有它却是万万不能的。忽的想起来那张银行卡还被缝在了书包里,赶紧跑回教室看一看。

  最后一节自习课,石明宇正趴在桌面上发呆,看见我回去才醒过神来。班上别有用心的同学看见我就更加热闹了,许亦菲杨茜茜几个女生偷偷和同学换了座位,碍于石明宇的面子,什么都不敢大声讲出来,一天到晚小声的唯唯诺诺的对我议论纷纷,评头论足,指指点点,我似乎比她们的功课更重要。

  她们硬生生的把我捧成了班上的主角,自己心甘情愿当配角,去趁托我的无争和沉默,越来越多正义凛然的同学对我也关注和心疼了起来,管束她们不要再多嘴,我无奈的摇摇头,无心理会。

  石明宇摊开桌上的笔记给我看:“今天的笔记我给你做了一份,我妈说初二是初中最重要的一年,你理科不好,这一年来所学理科知识点我给自己整理的时候也给你手抄了一份,你回去好好看一下,和听课的效率差不了多少。”他急霍霍的说。

  “到了初三,应该大多数时间都只剩复习了,这本笔记应该会很有用。”他补充道。

  “这本是物理。”他说。我斜眼一看,电荷,电流和电路,串联并联,电流的强弱,光的反射定律这些我平时学起来掌握比较薄弱的内容和公式都整整齐齐的排列在笔记本上。“这本是化学”元素的名称符号,物质的化学式也清晰的排列在上面。我眼角挂起一丝笑意,还是忍不住先把一只手伸进书包里开始摸索。

  “嗯,还在,银行卡还在。”心中漾起一丝欢喜,又注意到桌上一本本字迹清晰满满暖意的笔记,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这本是数学,函数,象限还有你平时不容易记住的公式我都给你整理了。”他憨憨的说。

  “天才石明宇,真的,你可以出书了啊。”我惊叹。

  他真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理科天才,那一本本笔记整理的太清晰太漂亮了,层次分明,重点要点都用不同颜色的笔详细说明,使我惊异这竟然是一个学生做出来的,简直比课本还要好。

  “石明宇,你太偏心了!”周武生噘着嘴说。

  “许亦菲,看,你的石明宇早就对别人一厢情愿了,你死心了吧。”杨茜茜尖酸刻薄的说,眼角浮起对许亦菲的嘲笑,和张宁相视而笑,这就是日日勾结在一起对别人平头论足的朋友,并非是患难之交。让我想起一《论语》里的一句,用在她们身上再合适不过,“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

  “石明宇,你能不能借我看看!”同学们纷纷起身被那一本本精湛的笔记吸引过来,一双双黑白分明的眼神中装满了羡慕和渴望,班级里炸了锅。获得了那么多仰慕和关注,显然是石明宇意料之外的,他平时冷冷的霸道不见了,羞赧的摇了摇头说:“我现在已经送给行星了,我说了不算,你们去问行星吧。”

  “行星,你看完借我看看吧。”隋唐说。

  “预约预约,隋唐第一个,我第二个!”王冰蕊说。

  “我第三个!”

  “我第四个!”

  “我我我,还有我,第五个。”周武生看了看吕子琪的脸色,也抢着说。

  “等到毕业的时候,我就给你们看。”

  我已经分不太清谁说的他们是第几个,自己也跟着兴奋了起来。

  “切!”一阵唏嘘。

  “行星,别啊,好东西要分享的嘛,我们轮流看吧!”杨茜茜用略带矫情的声音说,许亦菲托着腮狠狠的白了她一眼,杨茜茜瞬间装作没看见似的用眼巴巴的用近乎哀求的眼神看着我。

  我不禁感慨这么多同学有求知想要取得好成绩的愿望,自己和石明宇分享一套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便败下阵来: “好吧,让石明宇班长按座位顺序整理一份名单,轮流看吧。”同学们高兴的叫着,拍打着桌子,鼓着掌,像是打完仗凯旋归来胜利的欢呼着。

  只有吕子琪是默不作声的,不知怎的今天的她和平常大相径庭,一声不发。以前,遇见这样的事,她早该是第一个不安静的,第一个起哄的,第一个引起骚乱的,可是今天,她没有一点要参与我们的意思,一直神色黯淡的张望着窗外。

  待班上的气氛恢复了平静,我轻轻问她:“子琪,你有什么心事吗?”正准备去摇她的胳膊,没想到石明宇先我一步,“啪”的一声,随意的往吕子琪身上丢了一个本子,正中她的脑袋。随口吐了一句:“ 她能有什么心事。”我生气的瞪了石明宇一眼,示意他不该随意的拿本子丢子琪,他尴尬地笑了笑,继续埋头整理借阅笔记的同学名字。

  可我总觉的不对劲,“是因为我吗?还是因为笔记的事?还是吕子琪的家里真的出事了?”各种猜疑迎面而来。

  今天真是让人困惑的一天,不寻常的一天,我暗暗想。我被迫明白了钱的意义,被迫见一个大学老师因为钱发了疯,吕子琪又这样的闷闷不乐,如果不是家里有事,那就是因为我和石明宇了。

  当我的脑子里还停留着各种猜忌,吕子琪缓缓转过头来,一双含泪的眸子充满了委屈,深情款款的不知是看的是我,还是石明宇,她的嘴唇颤抖,放学的铃声一响,不假思索的拎起书包抽身而去。

  我正要夺步追过去,一把被石明宇拉住。

  “别管她,小姐脾气,一会就好了。“石明宇不屑的说。

  “说的轻巧,敢情伤心的不是你。”我一边埋怨石明宇对吕子琪的冷漠一边收拾书包。

  石明宇尴尬,也有些难堪。“一会儿你愿不愿意跟我去个地方?”他问。

  “什么地方?”我好奇的问。

  “走吧,你肯定喜欢。”我们去车棚骑了车,在石明宇的带领下来到西文化路口的一家小书馆。他微笑着说:“别看这个地方小,藏书却不少,不管是专业性强的还是言情的都有很多。”

  我仔细打量了一番,这确实是一间很小的店面,但里面的设计却别出心裁,多用咖啡和石灰冷色系去装点,各种形状奇特的架子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籍,纯粹的实木地板上在贴着墙边铺了一层厚厚的毛毯,零星的几个同学津津有味的坐在毯子上看书,比我的阁楼还要温馨舒适的多。

  迎着门口的地方坐着一个比姥爷年轻几岁的老人,戴着一副仿古眼镜,就像是从《哈利波特》走出来的巫师阿不思·邓布利多,他无意的抬头瞧了我们一眼,确认了一下我们不是坏人,就低下头继续抚弄他手里的正在雕刻的那块顽石了。

  一看到这么多丰富的藏书,我的心痒了起来,浑身都兴奋——爱看书,我的大毛病,一卷在手,可以废寝忘食,听他说这里有那么多内容丰富的书籍,我就按捺不住了。

  “真是一个好地方。”我高兴的说,一看到书,这一天发生的所有烦恼都被抛诸九霄云外。

  “是吧,我就说你会喜欢的。”石明宇转过头来望着我,他的目光锁在了我的脸上迅速盘旋了一圈 ,跟着开心起来,洋洋得意的说,露出两排很洁白的牙齿。

  “除了法律方面的书,你还喜欢看什么书?”他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生怕法律这两个字让我感到不愉快。自然我也不是那么计较的人,大方的说:“只要是积极健康有意义的书,我都喜欢!”

  “那么,你喜欢哪些作家呢?”他说。

  “屠格涅夫、苏德曼、托尔斯泰、徐志摩、冰心、鲁迅、老舍先生……很多作家我都很喜欢!”

  他的嘴边浮起那个深沉而含蓄的微笑,我凝视他,感慨自己又在才子面前卖弄了。不过从他的脸上除了坦然,诚挚没有看出任何一丝别的意思。

  “你有没有看过《月亮与六便士》?”

  我:“没有。”

  “是英国小说家威廉萨摩赛特毛姆创作的长篇小说。”

  “好看吗?”

  他把眉毛挑的高高的,“你应该会喜欢。”

  他脚步轻盈身手矫捷的找到那本书,似乎他常来这里。

  “我有借书卡,你拿去看一看吗?”

  “好,只是,你称赞的书,我看过后未必觉得你说的那样好。”

  “里面的一些东西我也不太懂,也不觉的好,但仔细研究了一番,觉得这本书适合你看。因为你很有见解和思想,我相信你会从中汲取你需要的能量,去其你不需要的糟粕,变成属于你自己的东西,将来你也会实现你自己的梦想,但你的梦想,绝对不是当律师。”他深思地说,眼睛里飘过一阵烟雾似的迷惑,愣愣的望了我好一会。

  “以后我们伤心时候,就来这里吧,寻求书籍的慰藉。”我昂首天真的说”

  “好的。“他点头,灿烂的白色灯光的嵌入他明亮的眸子,发着奇异的光,嘴角扬起一抹谜一般的微笑。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天色很晚了,我们回去吧。”

  “嗯,好的。”我怀里揣着那本《月亮与六便士》,被他谜一般的眼神镇住了,我们之间有一种超乎友情的感情在激增,让我们两人都羞红了脸。

  “他太了解我了,他知道我要做什么,可是他怎么不拆穿我,他爱我?”我满怀自恋的想。

  今天面对的疑难问题太多了,想的心也痛,头也痛,索性不再去想,像一个木偶一般静静的跟在他的身后。

  外面的风有一些凉,我把校服的领子竖立起来,挡住了脖子。石明宇提议我们推着车走回去,我同意了。

  我们还聊了许许多多东西,天文地理,日月星辰,兴趣爱好,我们大声的笑着,闹着,时光在愉快的气氛中飞速的消逝,我们路过热闹的夜市,笑着欣赏那些忙了一整天的人和聚会的学生狼吞虎咽的吃着小吃,穿过无人的小巷,在寂静里聊着对未来的畅想。

  一股踏实而幸福的暖意笼罩着我,我捡了一根小树枝,在走过的墙上有意无意的划着,刚走到巷子的一半,突然间他站住了,若有所思的望着我的脸,好半天,轻轻说:“行星,不要再未雨绸缪了,不要再细思极恐的寻求报复了?过轻松的生活不好吗?”他问

  “轻松?”自生下来,这个词便在我的生活里不存在,“要如何故作轻松?”我暗暗想。

  又装作不知情的样子反问他:“你所说的是什么计划?”

  “我不知道。”他说。

  “你不惜抛弃文学爱好,整日读并不喜欢的法律书籍,我猜一定和你舅舅有关,另有所图,我不忍心看着你过的不快乐。”他断断续续的说。

  他接着说:“别报复了,冤冤相报何时了,我们争取考上同一所高中再考同一所大学,上了大学就没人管得了我们了,我们就订婚结婚好吗?我一定会让你幸福的!”

  我没有防备到他会说这些,不禁大吃一惊,接着一股热流冲进了我的身体,心不受控制的跳着,脑子里很凌乱。

  这样的美好会属于我吗?我的心中浮起一丝心动的感觉,更多的是纠结和惶恐。脑子拂过舅妈,方康他们那一副邪恶的嘴脸对我说:“你不想报复了吗?我们赢了。”

  我清楚这是我做抉择的时候了,我断然不会放弃报复这个念头的。

  “不,石明宇,我一点,一点也不喜欢你,我和她们那些女生不一样,我一点都不稀罕和你上同一个高中,上同一个大学,恋爱结婚,我不喜欢你,我一直把你当好朋友的。”我慢吞吞,一字一句,句句清晰地说着,我仿佛能听到他的心被撕碎的声音。

  他像一只受伤的灵鹊展开双臂紧紧的抱住我,微微颤抖的唇对着我耳语:“我知道这不是你的本意,我知道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我的心跳能让我感觉到,即使你今天拒绝了我,从今天起,我还是爱你。”我使劲推开他,当我仰起头来注视他的时候,才发现那一道道银闪闪的泪光已经滴在了我的眉上,终于我还是挣脱了他的束缚,独自骑着车而去,留他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原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阁楼望繁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阁楼望繁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