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整顿军纪
松洲绿2018-10-14 10:231,757

  下午谭、吴二人快马加鞭来到天津郊外的一处操练场,本来谭、吴二人还是挺兴致勃勃的。吴令德拿着老式望远镜向远处望了望,队伍的前几排站的挺笔直的!可是,在看后几排东倒西歪,甚至还有不怕死的在那儿抽大烟!这明明就是当官儿的在敷衍了事。

  谭清骑在马上说:“怎么样,兄弟,整体情况怎么样?”吴令德说:“大哥,我说句不好听的,你也别不爱听啊?我知道你也是刚接手,可是你看看你你这你手下的兵都训成什么玩意儿了?我拿几棵小树苗戳那儿都比他们直!更有甚者,他们太不把咱们放在眼里了,他们竟然当着我们的面抽大烟,大清的法度何在,军人的灵魂何在?如果都像他们这样,咱们大清朝是要亡国的!”

  谭青摆摆手说:“哎!吴兄。你的这种言论是万万不能有的,要是哪个小人听见了。上奏给皇上。你可就要被杀头了!”吴令德生气的举起鞭子一轮说:“他妈了个巴子的!老子活的怎么这么憋屈,娘的,老子他妈也不管啦,这种军人可有可无嘛。

  谭清说:“哎!贤弟不必和他们置气嘛,这样我马上起草告示,所有官兵一律不得抽大烟,违令者斩。”吴令德看了谭清一眼嘲讽的说“谭兄,咱大清兵士最大的弊病,就是抽大烟,难道你想靠一直告示就能约束住他们吗?”

  谭清又说:“难道贤弟的意思是,你想杀鸡儆猴吗?”吴令德说:“那样太费劲啦,我看呐咱们这批病室里边只留劳苦大众把总以上统领全部免职,改日上朝之时我向老佛爷上折子重新招募兵士,招募一批能征善战的兵,我亲自担任他们的总统领,谭兄意下可好?”

  谭清含糊了一下说:“嗯,贤弟的这个想法到是很好,可是你想过没有,咱们的队伍里还有很多皇亲国戚的公子。就拿武亲王来说吧,他自己能征善战,为咱大清国立下了汗马功劳”,可是他的公子整天在军营里无所事事,我们还得供着。 你说到时候武亲王再咬我们一口,我们这顶乌纱帽可就丢了。”吴令德气氛的说:”娘妈的!要我说呀这群公子哥儿们早他妈该斩了,一群祸国殃民的东西,拿着朝廷的俸禄不干正事。”

  恰巧吴令德说的话让贝嘞爷的狗腿子给听见了,哎呦,贝嘞爷不得了啦,那个新来的参将对您大不敬!此时都贝嘞爷正在床榻上抽着大烟膏子。小喜子,你刚才说的啥?我没听清!”

  小喜子战战兢兢的说:“贝……贝嘞爷外边儿那个姓吴的参将这大逆不道,说要斩了您!贝嘞爷从床上跳下来,伸出他的兰花指,什,什么?你再说一遍?外边那个姓吴参将他说他要杀了你!还没等小喜子说完,一个大嘴巴子就打在小喜子脸上。”

  小喜子捂着脸说:“哎呦,贝嘞爷,他说的,你打他去,您打我算怎么回事儿?贝勒爷走出帐篷,大喊一声:“刚才是谁要杀了我呀!”众人跪下行礼:“贝勒爷,您吉祥!”贝勒爷让小喜子指出刚才是谁骂的他。”小喜子用手一指,爷,就是这小子。”

  贝勒看了看吴令德嘲讽的说:“哟,还是个小白脸儿呐,这要是卖到窑子里去,又能赚一笔。刚才是你妈的本贝勒吧。”吴令德说:“奶奶的,就是老子骂的怎么着吧。”

  贝勒又说:“呦呵,小子挺横啊,知道我爹是谁吗?小白脸儿,听好了,裤子别尿了啊!” 吴令德说:“你甭说我也知道,你爹不就是大名鼎鼎的正黄旗的武亲王吗。”告诉你老子谁都不怕,只要谁敢违反军纪,老子崩了你。”

  贝勒说:“小白脸儿,话别说那么满,我借你个胆儿你都不敢。”吴令德拔出火枪顶在贝嘞爷的脑门儿上说:“怎么着?你现在看我敢不敢!我的手指头只要轻轻一扣,你的小命儿可就没了。”

  贝嘞爷带着哭腔跑了,边跑边喊:“小白脸儿,你完啦我回去告诉我爹,让他派兵来抓你。”操场上的兵士们一个劲儿的叫好,就连抽大烟的烟鬼们都敬佩吴定得是条汉子!

  吴令德慷慨激昂的说:“将士们,从今天开始我将全面整顿军纪,古人说无规矩不成方圆。当兵也是如此,一只优秀的部队必须要有铁打的纪律!下面我宣布训令五条。”叛变投敌者斩、夜不归营者斩、强抢民女者斩!抽大烟者斩、不服从指挥者斩。”

  听完这些话,那些大烟鬼们。把烟枪都给撅折了。他们说要跟着吴令德为国效力。吴令德的部队成立了纠察队,一旦发现违规者,斩立决!我领得写信给自己的师叔,把答应给他的卫队调回来补充到各级部队里,从军队中,抽调一批骨干成立奋勇队,吴令德亲自担任队长。吴令德这么做的原因也就意味着他把自己的后路给截断了,队伍中再也没有那个小白脸儿,所有的兵士们都服他!

继续阅读:第九章:眼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族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