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阴谋
松洲绿2018-10-14 10:261,718

  两兄弟骑上两匹快马直奔亲王府而去,吴令德愣了一下:“哟,他们俩是新来的没有作战经验,况且武亲王也不是什么善茬,!这要是被抓着啦咱们就有理说不清了。”谭清说:“那快让他们回来吧,一会儿他们再远点儿就追不上了。” 吴令德跺了跺脚说:“娘的,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呢。小山子, 还愣着干什么骑一匹快马追去。告诉他们别轻举妄动,,一旦有情况向我和谭大人报信,去吧。小山子骑着一匹大白马准备去追赶两兄弟。”

  谭清指着小山子说道:“贤弟,你难道就那么有把握吗?派个小孩子去恐怕不妥吧。”吴令德笑了笑说:“哎呦,大哥你这啥眼神儿啊?我告诉你啊,人家小山子长得是有点儿小,但是啊,人家都是大小伙子了。论辈分我还得叫他一声师哥呢。”谭清蒙了:“你们家这辈儿排的怎么这么乱呢?我有点迷糊了。”

  吴令德笑了笑说:“这一开始啊我也迷糊,后来我就不迷糊了。是这么回事儿,我爷爷去世以后,我就找了第二个师傅继续学武,恰巧呢这个人的辈分和我爷爷是一样的。在这之前呢,小山子已经在这里练了一年的武了,论辈分,我是不是就得叫师哥呀?”谭清恍然大悟:“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儿,我终于弄明白了。”

  吴令德说:“哎,大哥没时间扯蛋了!抓紧训练吧,如果不出预料的话,这几天应该有场仗要打。”谭清很纳闷儿,一听这个他和另外两个千总,都围过来像吴林哥刨根问底。谭清疑惑的说:“唉,贤弟。你从哪儿得到的消息?我们没接到朝廷的命令啊?”其实吴令德也没有确凿的证据,他只是觉得这些天发生的一切太不对劲了。他说:“各位大人,你们发现没有?那天咱们截获的那杆烟枪上竟然刻了一个武字。”两位千总说:“吴大人,您分析的也太过片面了吧!咱们整个天津卫姓武的多了,您凭什么就确定一定武亲王呢?”

  吴令德反驳道:“各位大人莫急!听我慢慢道来。请问各位大人,你们注意到那杆烟枪上的那个老虎头吗?”刘千总说:“这杆烟枪我见倒是见过,,

  枪杆儿上的确有个东西,但究竟是什么东西我也不知道?” 吴令德说:“这好办,我让我的手下把烟枪拿过来不就得了。”刘千总说:“大人,这万万不可,武亲王可是个人物,就连道光皇帝都得静敬他三分!如果把他惹毛了,吃不了兜着走!”旁边的张千总看不下去了说:“咋的?武亲王是你爹呀,是你娘啊,你怕成这样?我看呢,你应该是被武亲王喂饱了吧!”

  吴令德说:“我不管他是什么狗屁亲王,只要敢卖大烟膏子那我就绝不手软!至于谁要敢包庇他,我就革了他的职,来呀,把刘大人押下去!” 刘大人指着吴令德的鼻子骂道:“吴令德!你他妈的过河拆桥,你不得好死啊。”吴令德命令张大人火速控制军营,谁要敢给武亲王报信,格杀勿论!张大人说:“将军,你说怎么办?我们都听你的!我们早就他妈看不惯那个姓刘的了,仗着他的祖上是二品大员,为非作歹,胡作非为。这种人的确该死!

  吴令德说:“各位大人,计划是这样的。第一步:让我的眼线想方设法搞到那杆烟枪,对比一下图案。”第二步:让眼线密切注意亲王府的动向,,如果武亲王贩卖鸦片,势必会有买家前来验货!确定好交易地点以后,立即把武亲王给扣下,记住,一定要留证据!并且,上奏朝廷让他们拍一个专员下来,毕竟他是皇亲国戚,咱们不能先斩后奏。还有,小贝勒,得知武亲王被扣以后肯定会刺杀我!并且救走武亲王。你们一定要装作外松内紧,只要杀手。一进院墙之内立刻拿下!这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我可能会被朝廷诬告,陷害皇亲国戚抓进大牢。这时候,就该我义父出马了。

  谭清说:“你哪来的义父啊!”吴令德说:“一句两句也说不清楚,反正你们一定要记住,我一旦出事,立即给他写信!他会救我出来的。”谭清说:“就算他能救你出来,那你的官职不就没了吗?”吴令德说:“你也太小瞧我义父了吧,告诉你我义父可是乌尼吉雅·巴图鲁。我义父手上有15万蒙古军,就算是老佛爷也得给我义父面子!谁也不想跟我义父闹翻不是?

  众人都愣了!什么?乌尼吉雅·巴图鲁是你义父?就是那个帮助先皇平定太平天国内乱的巴图鲁将军。吴令德笑了笑说:“这也没啥嘛,其实我是有一半儿蒙古族血统的,行啦,好奇心害死人你不知道吗?别问了,该跟你们说的时候我会跟你们说的。”行啦,希望各位将军都各司其职,下去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族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族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