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上套
松洲绿2018-10-14 10:101,152

  吴远志想做最后的反抗!在他的正前方,有一个道光年间皇帝赏赐的一个大铜鼎。吴远志挣脱开旁人的束缚,开始念起了文天祥的诗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吴令得苦笑道:“嘿,老头活着的时候没做过好人,到了阴曹地府做个好鬼吧,”

  突然,吴远志想发了疯一样,撞向大铜鼎,幸亏谭大人武功高强一把将他推开。吴远志见求死不能,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哀嚎道:“谭大人饶命啊!我不能死,我要死啦津海县的百姓怎么办呢,他们没我这个父母官儿该怎么办呢?”

  在吴家大院儿门前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许多乡亲扯着嗓子喊到:“吴远志今天你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你自己造的孽!我们看哪,你落到今天这个下场就是罪有应得,我们早就盼着官府能砍了你的脑袋呢。”

  吴远志对着人群中叫喊道:“你们这些个刁民!本县令平常待你们不薄吧。现在可倒好,本官出事了不但没有一个人救我。你们还一起诬陷本官,你们是何居心?

  突然,吴远志像发了疯似的仰天大笑,哈!这就是报应,没想到今天抓我的竟然是我的儿子,可是已经为时已晚了。吴远志眼看就要被带走的时候!吴远志又大喊道:“放开我,我要跟谭大人说话。”谭大人正要往前去, 吴令德拍了拍谭大人的肩膀说:“大哥,别去,我爹坏的没边儿,小心你中了他的道!”谭大人说:“放心,我就是要试试这个厚颜无耻之人!”

  谭大人走到吴远志面前说:“吴家老爷,有什么话请说吧!”吴远志丧心病狂地说:“谭大人,我知道您一向勤政爱民,看在咱俩同朝为官的情分上,饶我一命行不行?只要能饶了我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我们吴家别的没有,就是有钱。”谭达人大声的说:“”你有钱是吧?但是你想过你欠国家多少钱了吗?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和中宁县令张檀一起合伙捞钱吧。”

  吴远志这才明白,自己是被吴令德下的套骗了,原来吴令德一年前已经是正四品副将了。一年前,天津知府在查账时发现将要上交国库的库银竟然不翼而飞,于是就派吴,谭二人负责调查此案。

  吴、谭二人联合调查发现,津海县令吴远志与中宁县县令张檀,贪污赈灾库银折合成现银800余万两。其数额之大前所未见,原来,所谓的刘公公是朝廷派下来的。宣读圣旨只是个幌子!其真正的目的,就是为了引诱吴远志上钩。

  早在半个月前,打入吴家大院儿的眼线就把多伦格格关押的地点摸清楚了,吴令德原来以为他的母亲是自己出意外死的,没想到是自己的父亲将自己的母亲囚禁了起来,使吴令德想要扳倒自己的父亲的念头越来越重。

  就这样,一个聪明一时,糊涂一世的大贪官终于被绳之以法了,吴远志被官府带走之前感叹道:“老子玩儿了一辈子的鹰,倒让自己的崽子给耍了!”吴远志因为贪污数额巨大被移交刑部处置。

  而谭、吴二人此次功劳甚大,谭清擢升为,正二品天津府总兵官,而吴令德擢升为正三品参将协助谭清统领并兵士。

继续阅读:第七章:经商的头脑带兵的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族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