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一支簪子
松洲绿2018-10-14 10:141,494

  兄弟二人跑出去以后,吴文海觉得这样做对他父亲很不礼貌,想回去和他父亲道个歉!他正准备往回走的时候,大哥吴令德叫住了他:“嘿,你干什么去?那个老头儿不值得同情。”吴文海不安的说:“哥,你怎么能对咱爹说那样的话呢?就算咱爹再不是东西毕竟也是咱爹呀,你和我给爹道个歉去!”吴令德说:“海子,你怎么想的呀你,你忘了咱娘怎么被咱爹卖的吗?”吴文海说:“哥,我怎么会忘呢?咱爹当初染上了大烟瘾,三天两头的去烟馆儿,后来和烟馆儿的掌柜的闹翻了,为了一块儿大烟膏子把咱娘又给卖了吗?咱爷爷后来也被气死了!”吴令德拍了拍老二的肩膀说:“老二,所以咱们只有争气当个好官儿,百姓才会拥戴你,你难道想像现在这样出门儿就让人戳脊梁骨吗?所以呀,咱们这次一定要把腰板儿挺直喽!”

  突然,吴文海想起来今天,是宫里边下来人宣读圣旨的日子。大哥,今天宫里边太监要来宣读圣旨吴文海说:“,你快去咱三婶家躲躲,没有我的信儿,别出来,我去拖住咱爹。”吴令德笑了笑说:“我身正不怕影子斜,我谁都不怕,难道还怕一个太监吗?笑话!等我进了宫去,我就跟老佛爷说这事,让朝廷派人,把咱爹那些不义之财全都给抄了。”我就想问问他:咱们津海县,到底还有没有他这个七品县令?”吴文海说:“你说怎么办吧,我都听你的,只要能为咱娘报仇。”

  吴令德说:“这宫里的太监还得等一会儿才到,我这几天偷偷跟着爹发现他老去偏院。我觉得偏院儿里应该有什么秘密,这样,你跟我去一趟,看看那里到底藏着什么东西。”吴文海挠了挠头,哥,偏院的钥匙在爹那儿呢,进不去怎么办呢?吴令德说:“老二,你在这儿盯着我去三婶家,看看能不能找三婶儿借个簪子用用。”吴文海很疑惑:“不是说要开锁吗?去咱三婶儿家要簪子干什么?”吴令德拍了一下老二的脑袋说,你读书读傻了吧?你有钥匙是吗,既然没钥匙,不借个簪子怎么开门?吴文海恍然大悟。哦,我知道了我回去帮你拖住爹,你快点儿啊!

  吴令德快步来到三婶子家,敲了敲门,三婶子开门呐!谁呀?三婶儿从屋里出来,来啦。一开门,呀,你怎么来啦?正好三婶儿烙的糖饼,还热乎着呢,快来尝尝。吴令德火急火燎的说:“三婶子我这次就不吃了,您有簪子吗?借我用用。”三婶儿说:“哟,簪子我都给你二姐当嫁妆了,家里也没剩下。”三婶儿奇怪的问吴令德:“你要我簪子干啥?你娘那儿不有的是吗?”吴令德哭着说:“提别了三婶儿,我娘那些金银首饰全让我爹给糟践了。”正说着,三叔出来了,哟,德子来了,留下吃饭吧:“你刚说嘛玩意儿?找你找你三婶儿要簪子,宝儿啊,你没病吧?要簪子你干嘛使啊?”吴令德说:“我开锁用,我这几天老跟着我爹看着他老往偏院跑。我觉得,偏院儿里边儿有点儿秘密,我想去看看,但钥匙被爹藏起来了。”

  三叔拍了拍脑袋说:“孩子别着急,三叔帮你想办法,如果我要是没记错的话,在我们家水缸底下有条密道,20年前还是我带着人挖的了,干娘吩咐过,你这几个叔叔他们都知道,但唯独没告诉你爹,你爹那时候不正混,怕他知道了又去惹事儿去。我今儿个要不是看你这么着急我谁都不告诉。”吴令德说:“三叔,麻烦你的事儿呗!介大水缸我台不起来,您了个,帮个忙?”三叔开了句玩笑:“爷们儿,看你平常不是挺有能耐的吗?”吴令德说:“介都嘛时候了啦,这不糟改吗?”三叔说:“行了行啦,不逗你啦,我帮你弄。”吴令德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这可把三叔三婶儿吓了一跳。三婶儿说:“哟,孩子今儿个是怎么的啦?男儿膝下有黄金你不知道吗?快起来啦!”吴令德激动的说:“三叔,三婶儿,自打我娘走了以后,您对我和我兄弟就跟亲爹娘一样,三叔三婶儿我先下去了。”说完,吴令德便跳入通道中,他会看到什么呢?

继续阅读:第四章:怒烧鸦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族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