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怒烧鸦片
松洲绿2018-10-01 16:331,580

  吴令德跳入地道以后,他随手点了根火把。因为这个地道已经20多年没人进去过了,所以他也不确定这个地道里到底有什么东西。

  还有一方面就是为了照明。这个地道大约长约50米,整个地道乌漆嘛黑的。地道的地面儿是土路,再加上地下水总是从土里渗出来,一来二去的,这条土路也就变得泥泞不堪了。

  吴令德在心里暗骂一声:“操!这修的都是嘛破玩意儿啊”要说吴家也是在天津称有一号的,这不是打我们的脸吗?修个地道连几块儿石头都不舍得铺。这还没到偏院呢就踩了一脚的泥,今儿个可是真他妈的晦气。”可他又转念一想:“这事儿也不能全赖我奶奶,我爷爷辛辛苦苦的都那么大个家业都让她给败光了。”

  他走到地道尽头了,在他的面前有一扇大铁门,那扇大铁门使用鎏金的大锁锁上的。得,吴令德又开始抱怨了:“介弄的都是嘛玩意儿?,一个大破铁门还用鎏金的大锁着,难道祖宗知道有这一天?吴家都介这样儿了,还充门面呢。”吴令德试了半天,门压根儿就打不开,只好叫他三叔来帮忙了。

  因为地道挖的很浅,稍微大点儿声喊地面儿上的人就能听见,三婶子,你能听得见吗?叫我三叔下来一趟帮我个忙,顺便带把斧子下来。三婶子觉得很纳闷,他自言自语的说:“介孩子,着了魔了是怎么地,刚才要簪子现在要斧子。”旁边的三叔听见了说:“孩子,你要斧子干什么?”

  吴令德在底下喊:“三叔这底下有个大铁门我打不开,你下来帮个忙行吗?”三叔拿着一个斧子也下去了,他们在地道口相遇了。吴令德说:“哎呦,三叔,你可来了, 前面儿有个大铁门上面儿挂着鎏金的大锁,我实在打不开了,才叫你下来的。”

  三叔往前凑了凑说:“在哪儿啦?你三叔别的能耐没有,就是有劲儿。”吴令德说:“您看见了吗,就是前面儿这个大铁门,而且上面还挂着把大锁。”三叔说:“少爷,这门我砸不了,你看见那个大锁了吗?你奶奶花1000块现大洋从静心寺求来的。后来让风水先生给算了算,说咱们吴家缺土,所以就挂在这儿了。”

  忽然,从大铁门后边船出了一点点响声,咣当!吴令德说:“三叔,你听见嘛响了吗?”三叔说:“没有哇,你别自个儿吓唬自个儿。”铁门后边又传出了小声的叫声。救命啊!有没有人呐?三叔也听见了说:“少爷,我好像也听见了,好像是个女人的声音。”

  吴令德着急的说:“顾不上风水不风水的了,我是吴家少爷我做主了。出了事儿我顶着,三叔把门给我砸开!”门开了以后,吴令德看见了那几个箱子,旁边坐着一个衣衫褴褛的女人,头发也都白了,乍一看都白毛女似的。”那个女人抬头望了望吴令德:“”别过来,别杀我。”吴令德无奈的说:“这位大婶儿别误会,我们是好人,你怎么会在我家呀?”女人说:“你个挨千刀的吴远志,要杀要剐随你便,你不要派人再来折磨我了行不行?”

  吴令德也蒙了,他说:“吴远志是我爹的大名儿,这位大事儿是怎么知道的?”吴令德问道:“你怎么会知道我爹的名字?你到底是谁?”那个女人哭着说:“我是瓜尔佳-颜琪,是吴家大院儿的大少奶奶。”吴令德不敢相信说:“不可能啊,我娘都被我爹卖了十年了,你怎么可能是我呢娘呐?”:那个女人问:“你是谁?吴令德,摸了摸那个女人的脸,娘,是我呀!我是德子,我来救您了。”那个女人起来以后说:“德子,是你?你先把娘放下,看那几个箱子了吗?那里边装的全是大烟膏子,把这点了别让他再害人了,还有那些金条全是你爹赚的不义之财,也一块儿点喽。”

  三叔见到是大少奶奶,连忙跪下给大少奶奶请安!吴令德嘱咐他三叔,把他二弟也叫下来看看她娘,但是千万不要让他爹知道了。吴文海闻讯赶来,给他的娘扣了两个头以后,提着斧子就要杀了他的爹去。此时,官府的人也到了,天津总兵谭大人,带率领500精兵 把吴家大院儿围得水泄不通,原来是吴令德的三叔给官府报信,天津总兵谭大人才知道有人要谋杀朝廷命官。定于十天后,升堂审理津海县令吴远志倒卖鸭片贪污公款一案。

继续阅读:第五章:千钧一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族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