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铜臭味的腐蚀
松洲绿2018-10-01 15:491,920

  吴家大院儿的偏屋是有5间大瓦房组成的,要不说吴家大院儿有钱呢,就连这5间瓦房的大梁,都是用上好的金丝楠木制作而成的。按理说这么好的房子应该很适合人居住,这院子里边儿应该会有几个丫鬟婆子日常打理吧。可是奇怪的是这里大门紧锁,院子外边儿一棵树都没有,更别说是丫鬟了,不知道怎么的?还没进这偏院呢,就感觉浑身凉嗖嗖的,有点闹鬼的感觉。所以呀,吴家大院丫鬟婆子们宁可绕道走也不走这儿,生怕有一天被鬼呀神啊叼走了。

  可是有个人就是不信邪,三天两头的往这儿跑,而且一进去就是一天。这不吴老爷又来了,我也是真纳闷一个吴家大院儿的老爷,怎么老往就不祥之地跑呢?而且门上还加了把大锁,难道这里边有什么秘密。吴老爷走到门前拿出一串儿大钥匙,三两下就把这把大锁打开了。大门一开,瞬间一股钞票的味道扑面而来,难道他是清朝时期的赵德汉吗?他快步穿过大堂,来到了偏院的厢房里,厢房的门上竟然还有一把锁。不对呀,这不合常理呀,一个大户人家的老爷怎么会给这么多道门上锁呢?难道是为了防贼吗,这也不对。大院儿里有专门儿负责打更的人,不可能进贼。那就说明这个吴家老爷有问题。

  吴老爷打开厢房的那一刻,眼前的画面,简直就不像是真的,厢房里摆着数十个大木箱子,每个箱子还用稻草盖着,木箱子里现大洋和银票光是金条就有数十根。吴老爷拿起一沓五百两的银票闻了闻感叹的说:“有的人问我,您的梦想是什么?我想让我全家过上好日子,有的说我想娶个好媳妇儿,狗屁!媳妇儿,只要有了钱能买多少个?你只要有了钱把窑子买下来都行。还有人说,我想过上好日子,只要有钱,日子不就好过起来了吗?要我说在这世上。唯一能留恋的东西就是这真金白银啦,有了这东西。没人再敢瞧不起你。”突然他指着皇榜笑了,哈哈哈!臭小子,可就看你的了,你一定帮老子多捞点儿钱回来,到时候你爹就算蹬腿了也瞑目了。”

  前院儿大门敞开着,有两个留着长辫子的年轻人坐在那里不知道在谈论什么事?左边这个文文弱弱的是吴老爷的二儿子吴文海!右边的就是吴令德了。吴令德此时已经知道自己考了榜眼,但是它并没有过于张扬,这两兄弟都是深明大义的人。他们不想再像他们爹一样,贪得无厌,整天无所事事,他们俩励志一个要当将军,一个要当县令。一个守卫边疆,一个则作为百姓的父母官 ,为百姓做实事,来弥补吴老爷犯下的罪孽!

  他们正在讨论太平天国失败的原因,吴文海觉得太平天国初期还算不错,起义军的首领H秀全,自从登基以后,实行减租减息的政策。这个政策有利也有弊,富人就可以靠这一点发家致富,而穷人你怎么减租减息都是徒劳的。这样,穷人还得穷,富人也还得富,一个国家的经济如果被摧毁了,这个国家也就到了灭亡的边缘了。

  吴令德觉得,太平天国的朝政有致命的问题,一开始H秀全在位的时候,效仿大清朝进行科举制。大批的使用文臣,使想清朝投降过来的谋士与政客都有一席之地,为H秀全出谋划策,有时竟能处理朝政。H秀全这种放手的精神还是值得学习的,各级大臣都能放开手脚找事情做,文武大臣们只顾做事情了,也就没时间腐败和搞政党了。可是到了后期,新的君王登基了,可是这个皇帝显得十分爱猜疑,他觉得文臣可能会挑唆武将叛乱,所以渐渐的,太平天国的文臣也就退出了历史的舞台。

  吴令德又说:“我觉得,太平天国后期最重要的弊病就是,重武轻文,正如你刚才所说,文臣在朝堂上没有一席之地还有背负着可能叛国的罪命!许多文臣受不了了,也就主动上奏折隐退了。没有文人的出谋划策,武将们只会靠蛮力猛打猛冲,这样受害的还是他们自己。”吴令德又说:“太平天国的武将没有几个是有脑子的,唯一一个有些头脑的人,还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就拿S达开来说吧,原本他和他的部队势如破竹,眼看就要打过金沙江了,只要过了金沙江,以他们的战斗水平,大清的军队根本挡不住,渡过金沙江,紫金城就唾手可得了。可是他就犯了一个非常 致命的错误。他却因为他要娶媳妇儿停了两天不走,可是第三天刚要挥师北进,金沙江却爆发了百年不遇的大洪水,他和他的队伍进退两难,后来 被官府砍了脑袋。”

  正说着,吴老爷叼着烟枪晃晃悠悠的走过来,两兄弟合力劝阻道:“你能别抽你那大烟炮子了吗?”吴老爷强硬的说了句:“呵,这两个小兔崽子,胆子不小哇,敢管你老子!那你们说,没有烟炮让我咋活。”吴文海说:“只要爹能戒掉这大烟炮,我俩啥要求都答应您。”吴老爷说了句可耻的话:“啥条件都答应我是吧?不管你们俩谁当了官,以后给我多多的捞钱,爹就喜欢钱。”吴令德说:“爹呀,我没想到你是这幅臭德行,你记住,我当官儿一天,你就别想从我这儿捞到一分钱。”老二文海也说:“爹,你要这么说的话我宁可不考这个功名,我跟着我大哥当兵去。”说完两个人摔门而出。

继续阅读:第三章:一支簪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族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