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一碗田粥2018-09-28 09:582,656

  07

  9.8日星期六

  已将近中午,林佳还躺在床上,一本东野圭吾的‘白夜行’呈‘偏分状’敷在在脸上,书页显示还停留在几天前的页数上。

  像想起什么来,林佳猛然坐起身,脸上的书也猛地落到大腿上。林佳拿起腿上的书放在一侧,看了一眼穿着短裤露出的光滑小腿上,一片红色小点,胳膊上也同样没有幸免,这全是拜昨晚的蚊子所赐,虽然夏天已过,但乡村的蚊虫不减,反而咬的更凶,像极了在濒死之前用尽所有力气。

  林佳挠了两下胳膊上被蚊子‘亲’过的痕迹,下了床,走向窗前的桌子坐了下来,昨晚没有写完的日记本还在桌子上,黑色碳素笔夹在本子里面。林佳拿过本子打开,拿起碳素笔摘下笔帽,手指夹起笔重重压向纸张。

  良久,纸上没有添写字迹,只留有小小的黑色凹点。

  每天记写日记是林佳坚持多年的习惯。小时候作文不及格需要回家让家长签字,杨美萍自然没意见,只说了下次加油哦,慌忙签完字就去厨房里看还在熬煮的汤了,但林义民知道后,作为律师的胜负心燃起,每天督促林佳写日记,并每日检查,效果还算不错,在一次校园作文大赛上,林佳得回了一枚第二名奖牌。后来随着林义民的工作越来越忙,也就没什么时间督促林佳了。虽然没人每天检查了,不过习惯已经养成,林佳还是经年累月的这么写着。

  今天林佳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写了,手拿着笔时,大脑如搅拌中的混凝土,一片混沌,不知道写的意义,也不知道生活的意义,一切的意义都变了,变得没有意义。

  昨晚林义民久违的来了电话,两人握着手机都等着对方先开口说话,空气中只漂浮着秒针的‘嘀嗒’声,过了一分钟林义民那面开了口:

  “佳佳,最近好吗?”

  “嗯,很好。”

  ……又是一阵沉默。

  “佳佳,不管我和你妈妈……”林义民停顿了一下,“不管我和你妈妈怎样,我和你的关系是不变的……”

  该来的还是来了……林佳心想。

  林义民继续说道:“觉得有必要让你知道,所以打电话告诉你——今天我和你妈妈离婚了。”

  沉默……只有笔尖反复磨砂纸张的声音。

  “佳佳……”

  “嗯好,记得把赡养费打我卡里,卡号还是原来那个。”淡淡的语气里透着冰凉。

  “佳佳,谢谢你理解。”林义民话里带着一丝欣喜,又说:“爸爸对不……”

  不想再听那些推脱责任安慰自我的话,林佳摁下挂断键。

  林佳看着昨晚被自己反复乱画的纸张,撕下来,扔进桌子一侧的垃圾盒里,下一页上是凹下去的痕迹。

  ‘嗵嗵’有人敲门。

  “姥姥,你先吃吧,我一会吃。”林佳没有起身,因为刚才姥姥叫过她一回,平常林佳都准时吃饭,但今天她实在提不起吃饭的食欲。

  “是我。”

  他怎么来了,林佳心想。

  “门没锁,进来吧。”

  门外没有声响,停了几秒钟,魏大霖手扶上门把手,轻轻的推开门,屋外的阳光也同他进了门。

  “怎么了?”林佳抬头看向门边的魏大霖。

  “奶奶让我看看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一直没有吃饭……”魏大霖始终没有松开门把手,眼没敢看向林佳,始终盯着某一个点,这是他第一次进女生房间——还是她的房间。

  “我没事,只是星期天想多休息一会儿,我马上就过去吃。”停顿了一下,又说,“下午有时间吗?”

  “嗯?……嗯,我下午没事。”魏大霖惊喜的看向林佳,在与林佳眼神相对后,又迅速收回了目光,脸颊上也晕染了一丝绯红。

  穿过马路,进入一条土路,土路本来是能‘装’下三马车(柴油机农用车,现分为三轮和四轮,方向轮分为把式和方向盘式。)宽度,不知道什么时候农户开始在各家地头播种,直到地里收秋才把路‘割’出来。现在只能找着空隙‘钻’过去。

  魏大霖在前面边用双手推压两旁的玉米秸秆,边回头叮嘱身后的林佳小心。林佳静静的跟在魏大霖的身后,八岁那年的记忆与此刻重叠。那时林佳醒来看不到杨美萍,哭的正伤心时碰到了门口带着小金毛犬玩耍的魏大霖,也是现在一样走在魏大霖身后,穿过一片片的绿色玉米地,找到了脸上还挂着泪痕的杨美萍。

  “到了。”魏大霖站定,侧过身看着林佳。

  林佳从魏大霖侧面穿过,站在一座泥土堆筑的坟冢前,坟冢上面长满了与之对比泛着勃勃生机的绿草。林佳从身后的背包里,拿出了一个黑色的塑料袋,袋子里装着昨夜杨美萍打来电话叮嘱林佳好几遍要买的黄纸。拔了草腾出一块干净的地方把黄纸放上,林佳伸进黑色裤子口袋,翻出了绿色火机,‘嗒’一声蓝底黄尖的火苗窜起,轻轻对准黄纸,瞬间化为一缕缕黑色烟雾扭曲着身姿飘向天空。

  “世界是不公平的,有的人想得到东西得不到,有的人手上拥有别人梦寐以求的却不珍惜。”林佳盯着燃烧中的黄纸缓缓说道。

  魏大霖从火光中收回眼神,看向林佳,她的眼神闪现着哀伤,嘴角却透着一股不向世界低头的倔强。

  从小路上出来后,两人沿着修好的马路右侧往村庄走去。现在已然初秋,但午后的太阳还是如同夏天般炙热,尤其穿着长袖走在这样没有树荫的马路上。林佳脱下为防止玉米秸叶划伤穿着的黑色长袖外套,露出里面的黑色半袖T恤,确实比刚才好多了。

  魏大霖感觉身后的脚步声停了,扭过身望向后面的林佳,引入眼帘的是女生脱了一半的外衣,露出了细白的皮肤,他急忙别过脸,红色的染料爬上了耳根,左心房仿佛被人按着音量+键,心跳声越来越大。

  “怎么了?”从身后走过来的林佳望着有点异样的男生问道。

  “没什么……天……天太热了……呵呵。”魏大霖用双手在脸两侧扇了几下来缓解心中的潮热。

  “嗯,是啊。”林佳从包里掏出纸巾,边轻轻擦拭鼻尖和额头沁出的汗珠,边想这炎热的天气什么时候才离去呢?

  是和我一起走吗……

  临近傍晚,林佳把门闩插好,洗完澡换上睡衣裤,厨房的粥也熬好了,炒了一道方便老人吃的红烧豆腐,正准备喊姥姥吃饭时,林佳听到门外有敲门声。

  “谁?”

  “我。”

  林佳把门闩拉开,打开一扇门,熟悉的清瘦人影走了进来。

  “怎么了?”林佳疑惑着看着刚分开的人。

  “那个……我看你手臂上包给你拿了这个。”下午林佳擦汗时魏大霖注意到了女生手臂上的一片红色小包。

  林佳伸手接住男生手中的——一盒蚊香。

  蚊蝇蟑螂通杀三合一,上面写的。

  “那个……我走了,你早点休息。”男生往门口走去,走了两步扭头说:“一次不要点太多,窗户稍微开点缝隙,不要放在离身体太近,如果不舒服赶紧出去透透气。”又想了一下“还是不要睡觉的时候点燃了,睡觉前点燃等香灭了再睡。”

  “嗯。”林佳温和的笑着。

  男生看着女生笑了,自己也不好意思的笑了。

  林佳望着男生离去的身影,心中突然泛起一丝奇怪的涟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高校奇案之旁观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高校奇案之旁观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