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第二个故事(二)
傻子毛2019-02-09 19:164,630

  老楚全身的汗毛一下子竖了起来,这是第三个人问自己看到了什么,自己看到了什么?只不过是看到了一副和镜子一样的油画或者说是色彩,再就是看到了图画里的那个小男孩。

  一想到那个小男孩,老楚忍不住想起了他的笑,就在这时,那民工模样的人将脸凑了上来,问:“你笑什么?”

  老楚一愣:“笑什么?我没有笑啊。”

  那人将脸凑得更近了,说:“你笑了,你就是这样笑的。”说着裂开了嘴对他微微一笑,老楚骇得连退好几步,这个笑容太熟悉了,和图画里的小男孩一模一样。

  那人却逼的更近了,盯着老楚的眼睛,一字一句的道:“不要上去啊,千万不要去楼上。”

  老楚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进入了自己的屋子,像他这样受过高等教育的自然不信有什么鬼神,更何况他经常工作到半夜,也没碰到传说中的灵异事件,但不知为什么,那个民工模样的人却让他感到一阵心悸,不,或许,他害怕的是那个笑,图画里小男孩的笑。

  老楚没有心思再去整理自己今天的收获,而是开着灯躺在床上瞪大了眼睛盯着上面的天花板,“当”的一声钟响,又是晚上十二点了,就在这时,“哒哒哒哒”,楼上又传来了玻璃球的落地声。

  老楚的心立刻揪了起来,从床上一把坐起,仰着头看着天花板,似乎想从那里看出点什么,但这样当然什么也看不到,而“哒哒”声却依旧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这个声音渐渐的越来越响,似乎这颗玻璃球已经不是落在楼顶的地板上,而是落在了老楚的心底,老楚终于忍耐不住,冲出房门再次按下了九楼的门铃。

  这次开门的是男主人,他见来的是老楚,先是愣了一愣,然后很热情的将他请进了屋。

  屋子里还是和上次一样点着蜡烛,蜡烛的颜色也还是白色的,小女孩依旧低着头坐在沙发上,看老楚来了,抬头看他一眼又继续低着头玩自己的玩具。

  老楚忍不住向墙上那些斑驳的色彩看去,但这次却不敢多看,男主人见老楚看那面墙,突然笑了一笑,问:“你看到了什么?”

  老楚被男主人这突如其来的一笑弄得毛孔悚然,急忙后退一步,说:“你的孩子又在玩玻璃球了。”

  男主人“啊”了一声,连声道歉,转身又走进屋去,过了一会,出来说道:“好了,下次不会了,小孩子不懂事,真是抱歉。”

  说了几句话的时间,老楚耳边的“哒哒”声渐渐消失,他对楼上的这间屋子一直怀着一种莫名其妙的惧怕,不敢也不愿逗留,见男主人已经说服了小孩子,便起身告辞,走到沙发边的时候,对那个小女孩微微一笑。

  就在一抬头的时候,却见男主人满眼的惊恐,用手指着他,连声音都发抖起来:“你……你看见了什么?”

  自从上次看过那墙上的色彩之后,这是老楚听得最多的一句问话,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却不知怎么向别人开口解释自己看到了什么。这时见男主人一脸的惊恐,忍不住就又往那面墙上看去。

  图画里,还是这个房间,沙发的位置上,坐着的不是那个小女孩,而是老楚上次看到的那个小男孩,他手上拿着一个玻璃球,正对着老楚裂开了嘴在笑。

  老楚大叫一声,再也顾不得和男主人说些什么,转身就跑出了屋子,慌乱之中险些把玄关处的屏风给推倒,一口气跑到自己房间里,老楚坐在床沿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楼上的“哒哒”声没有了,但图画里小男孩的笑在自己脑子里却越来越是清晰,这是一种异样的恐惧,因为你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就在这时,“叮咚”一下,门铃响了起来。

  老楚被这突如其来的铃声给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的抓起了一旁的铁钩子,走到门边,问:“是谁?”

  门外一个声音轻声说:“叔叔,是我。”

  是那个小女孩的声音,老楚松了一口气,开了门,小女孩仍旧穿着一身黑色的睡裙,在门口仰着头看着老楚,那一身的黑色和脸上皮肤的白皙给人一种异样的感觉,刹那间,老楚心跳竟然不由自主的加快了。

  老楚问:“你找我有什么事?”

  小女孩仰着头,说:“叔叔,你看到了什么?”

  老楚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就在这时,小女孩又说道:“叔叔,其实我是没有哥哥的,我爸爸只有我一个女儿。”

  “你说什么?”老楚被这话吓了一跳?如果小女孩说的是真的,那么她的父亲只怕就患有严重的精神病了,很多妄想症患者的症状都和这个差不多,这样一想,老楚暂时忘记了墙上的图画和那个小男孩,弯下腰问:“你说的是真的?”

  小女孩点了点头,老楚想了想,说:“叔叔明天带你去找警察,你不要和你爸爸靠的那么近。”

  小女孩点了点头,说:“谢谢叔叔,你对我真好。那我先上去了。”

  老楚担心小女孩的安危,有心想留她在自己这里过夜,但一来她的父亲未必会答应,而且自己也不知道如何开口,更何况他们父女已经在一起相处了这么长时间,想来多呆一个晚上也不会真出什么事,等到明天自己带她去派出所把这事说个清楚,让公安局安排一下她日后的生活就行。

  这样想着,心里也踏实了许多,原先的一丝不安也渐渐淡去,一个精神病患者的家在外人看来总是回莫名其妙的,也许自己在那样的环境下不知不觉受了他的影响,也变得神经兮兮起来,自己所见到的那些肯定都是幻觉。

  有了这样的想法,老楚这一觉就睡得很踏实,迷迷糊糊中,仿佛有个人站在自己床前,老楚吓了一跳,急忙开了灯,却什么也没看到。

  也许是最近自己太紧张了没休息好,老楚这样想着,又躺在了床上,因为刚才这一吓,睡意全都跑了,老楚抬头看着天花板,想着那个小女孩的处境,心中对她大是怜爱。

  就在这时,老楚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越想下去就越是心惊,渐渐的连身子都颤抖起来,冷汗从脸上不断滑下,但老楚根本无心腾出手去擦,因为就在刚才,他发现了一个被自己忽略的地方:

  这个小女孩实在太矮小了,根本不可能够得到自己的门铃,那个时候自己出去看过,只有小女孩一个人,而且她空着手,身边也没工具可利用,这个门铃到底是怎么响起来的?

  匆匆的收拾了下东西,老楚打开门冲了出去,尽管现在外面的天色只是微亮,但他已经没有胆子继续留在这里了。

  老楚不是个胆小的人,甚至曾经有一次在半夜捡垃圾时还捡到一个装满了碎尸的包裹,最初的惊慌过去之后,他依然很镇定的打电话报了警,而且此后工作中也并未因此而留下阴影,见了丢弃的包裹依旧会捡起来打开,但所有恐惧都源于未知,眼前所碰到的一切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

  从楼道上的窗口向外望去,映着远处的路灯,这微亮的天空竟然显出一种异样的苍白来,这异样的苍白竟然有些熟悉,就好像……是那个小女孩的脸。

  老楚奇怪自己在这逃命的当口居然还会有闲情去看这些去想这些,但这些想法不受控制的在自己心底滋生,每下一级阶梯,就仿佛看到那个小女孩站在楼梯口等着自己,一肩的黑发,仰着头露出苍白的脸看着自己。

  这莫名的想法令老楚越加的害怕,脚下也走得更快了。半夜的楼道空无一人,哪怕老楚穿着工作用的运动鞋,踩在楼梯上发出的“沙沙”声在这个时候听起来依然显得格外响亮,老楚走得越快,这“沙沙”声的节奏也就越快,渐渐的这声音仿佛变成了“哒哒哒哒”的声音,不是响在脚下,而是响在心里。

  老楚拼了命的往下赶,平时爬惯了的楼梯此刻候显得异样的漫长,就在这时,突然手上一紧,一只冰冷的手已经从后面紧紧的抓住了老楚的手腕。

  冰冷,比冰还要冷,这是那一瞬间老楚的唯一感受,他已经害怕得没有力气开口呼叫了,书上说人到了危险的时候出于自我保护都会陷入昏迷,但老楚却感觉全身的每一根神经都分外敏锐起来,就在这时,一张脸从后面凑了上来,小声的问:“你看到了什么?”

  是楼上的男主人。

  他紧紧的抓着老楚的手,四周看了看,小心翼翼而又异常紧张的低声问:“你是不是看到TA了?”

  老楚张大了嘴巴,但只能从喉咙底发出几声沉闷而又毫无意义的声音,这突如其来的恐惧虽然让他神经更加的敏锐,但却再也无法自如控制自己的肌肉。

  男主人继续压低了声音:“你为什么会在那个时候笑,是不是看到TA了?”他的声音让老楚知道,这个男主人和自己一样在害怕,只是他不明白他害怕的到底是什么。

  老楚不知道男主人说的是哪个“TA”,他看到了“他”,也看到了“她”。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老楚终于费力的吐出了一口浊气,问:“看到了谁?”

  男主人脸上的神情更加紧张了,手也抓得更紧:“你一定看到TA了!”他盯着老楚的眼睛,一字一句的道:“我只有一个儿子,从来就没有过女儿!”

  “哒……哒哒哒哒哒”,空荡荡的楼道里突然又传来这奇怪的声音,不是响在心底,而是头顶。

  从顶楼传来的“哒哒”声在这死样寂静的漆黑楼道里听来有着说不出的恐怖,而这“哒哒”声渐渐的越来越响越来越近,男主人握着老楚的手松了松,说:“是小伟,我去看看他。”

  就在他松手转身的一瞬间,老楚一声大叫,连滚带爬的往楼下跑去。五楼……四楼……三楼……快了,就要到底楼了,那个男人没追上来,以后我再也不回来了,老楚这样想着。

  二楼……一楼!终于到了!

  老楚刚刚略有些松下来的神经突然又绷紧了,在一楼的楼梯口坐着一个人,是那个民工。

  “你看到了什么?”民工一把抓住了老楚,这双手比楼上的男主人更加冰冷,这张脸上流露出的神情出卖了他的内心,他比男主人更加的害怕。

  老楚根本无法回答他的话,这时候他已经连气都快要喘不过来了,那个民工将脸凑了上来:“你不要再上去了,第九楼还没建好,很危险的。”

  老楚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记住了民工说的“不要再上去了”,等他的手一松开,立刻逃离了这个地方,再也不回来了,永远不回来!

  天已微亮,这种蒙蒙的亮让人觉得身上起了一层寒意,老楚逃离了那个小区,直到看见路上有了早起晨练的老人,才敢停下脚步弯着腰不停喘气。

  “第九楼还没建好,很危险的!”民工的话在老楚耳边响起,老楚望着远处小区里的高楼,自己住在8楼,上面就是9楼,自己已经上去两次了,怎么会还没建好?

  高楼就在那里,可是自己却仿佛什么也看不清,身边跑过一个早锻炼的老人,老楚一把拉住他:“你告诉我,那里一共有几楼?”

  老人很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但还是没去计较眼前这个人的无礼,看了看老楚指的方向,说:“你想买那里的房子?还是不要买了,虽然便宜,不过在施工时死过一个民工,据说是因为开发商修改设计图想多建造一层,结果就出了事,小伙子,还是不要买在这里的好,不吉利。”

  老楚的身子越发的冰冷,他粗暴的打断老人的话,大声问:“告诉我一共有几楼?!”

  老人被吓了一跳,尽管心里不舒服,但还是告诉了他答案:“这个小区所有的房子一共都只有7楼。”

  7楼?我住的地方明明就是8楼,怎么会只有7楼?老楚的头开始痛了起来,这个地方充满了太多不可思议,他再也不敢呆在这里了,哪怕只是远远的看一眼也不敢。

  虽然已经有人早起锻炼,但毕竟实在太早了点,起来运动的人并不多,老楚坐在公园的石凳上,夏天的凌晨还是带着些寒意,不知道从哪里吹来的风让老楚忍不住缩了缩身子,就在这时,“哒”的一声在自己身后响起。

  老楚一个激灵跳了起来,在他身后站着一位小姑娘,穿着黑色的睡裙,一头黑色的长发披肩,她仰头看着老楚:“叔叔,你怎么不和我玩了?”

  她就这样仰着脸,脸色依旧是那种异样的苍白,老楚紧张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想迈开脚步,可是却一步也动弹不了。

  小女孩轻轻的说了一句:“原来你也不要我了。”然后低下头用手在眼角擦了擦,似乎要拭去眼角的泪水,就在这一低头的瞬间,一颗眼珠掉了出来落在水泥地上,紧接着上下弹了几次。

  “哒……哒哒哒哒哒哒”的声音再次响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九口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