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裴晏夜访
龙头蛇与鼠2018-09-30 12:181,157

  “钟引”此香味道极大,它靠的便是浓烈的气味冲击人的大脑,而带来迷惑的效果。

  幕醉从来没有教过沈亦舍毒香的制作方法。她觉得亦舍看着单纯,她希望沈亦舍能带给人世间好的香气。

  幕醉笑着把沈亦舍推出房间,要他去外边采一些花草,用来调香。回过头就让人帮忙把材料抬入了调香室。

  裴晏啊裴晏,你给了我这么多材料,是想让我做出多少“钟引”。

  幕醉看着如此大的工程,心里想着,这自己实在是太吃亏了,就一个珠顶红,变把自己变成了廉价的劳动力。

  不过自己可能再也不会见到裴晏了吧?这样想着幕醉又有点开心,虽然裴晏是幕醉看过的人中长得最好看的,不过如此之人,还是小心为上。

  幕醉每天泡在制香室中调制“钟引”,先前沈亦舍还每天过来粘着她,后来她的身上沾染了太多“钟引”的味道,沈亦舍吵着说头痛,幕醉便赶了他,终日不见人。

  幕醉做出了大半的“钟引”之时,已经小半月过去了。不过幕醉万万没想到裴晏竟然会来。

  这个时候外面的天已经黑了,幕醉做香做的昏天黑地。幕醉想着快些做完这些“钟引”,连晚饭都没有吃。

  突然听到门口有“吱呀”的声音,幕醉抬头便看见裴晏站在门口。

  裴晏的容貌还是和上次一样出众,衣服却换上了一身青衣。衣冠衬人,青衣的感觉与上次的一袭白衣散发出温润如玉的气息截然不同,倒更显沉稳内敛。

  幕醉惊讶的小嘴微张,手中的动作不由得停了下来。

  “很惊讶?”裴晏走到幕醉旁边,评论到:“不愧是‘钟引’,如传说般味道很大。”

  “啊?”幕醉回过神来,双手推着想撵他出去:“裴公子,‘钟引’的效果不是开玩笑的,你快出去吧,闻久了对身体不好。”

  “没关系,我封了我的感官,现在这香对我没什么用处。”裴晏嘴角微微挑起,“我只是路过,来看看幕姑娘进展如何。”

  “说到进展,裴公子,你这也太能占人便宜了。”幕醉皱眉,“一个珠顶红,就要我做这么多香来,你该不会是要贩卖吧?”

  “贩卖?”裴晏看起来是觉得此话很好笑,可是风度仍在,“幕姑娘,‘钟引’如此珍贵,我留为己用都不够,怎会贩卖?”

  幕醉想着,倒也是。可还是觉得自己太亏,又不甘道:“我都不知道你们究竟要做什么。”

  “姑娘想知道?”裴晏挑眉,手上拿起做好的“钟引”那墨绿色的粉末,虽然自己感官已封,也觉得自己的鼻尖儿有浓烈的香味萦绕。

  “我……”幕醉看着裴晏的表情,觉得说想知道的话肯定会中计:“我才不想知道。”

  裴晏看了她好几秒,觉得这幕醉性格也真有意思,嘴上说道:“哦。那我就不告诉你好了。”

  “你……”幕醉说不出话来,低头避开裴晏的眼睛,却看见了裴晏腰上的纯白色的玉佩,上边刻了一个“天”字。

  “天”?幕醉仔细搜索着之前师傅给她讲的江湖门派,心里不禁暗想道:自己明明偷偷传给师傅信去问了,怎么能还没有回信?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谜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谜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