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景衡出宫
龙头蛇与鼠2018-10-07 10:231,087

  “哦?”皇上装作好奇问道:“怎么回事?”

  景伦便原原本本把在大牢里事情说了出来,末了又加了一句:“父皇,依儿臣此事必有蹊跷。”

  “嗯,倒是有蹊跷,那股异香从哪里来呢?”皇上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香味上,皇上知道那证人是暗卫,那香定是不同寻常才能逼得暗卫开口。

  景伦看皇上的样子就知道皇上又会把话题扯到香上,虽然他也很想知道那股异香是什么,不过当务之急还是太子这事。

  景伦刚想开口,就听见全太尉接着他的话说来:“这么说来,那犯人说太子……”

  “大胆!”皇上拍案,直瞪全太尉:“太子怎样!来,太子你说,到底怎么回事?”

  太子吓了一跳,怯懦道:“儿臣……儿臣……就是那个人血口喷人,污蔑儿臣。”

  “什么?”皇上突然把语气放缓,“没事,你好好说说。”

  太子确实慌张到一下子懵在那里,缓了好一会儿,又看着皇上定了定神,才意识到皇上是站在他这边的,底气马上足了起来:“父皇,他们不清楚事实原委,那人定是被香味刺激的胡

  言乱语。再说,谁都知道七弟是在宫中休息,陪父皇身边尽孝呢,哪有其他那么多荒谬之事。”

  景伦不服,马上申辩:“可是父皇,那大牢里的人明明就是大哥押过去的,犯人说的事与大哥有关,怎么能……”

  “够了!”皇上一声怒喝,把桌子上的竹简摔下案台:“你们既然这么关心景衡,就让他即刻出宫吧,这么心急不知道的还以为朕苛待皇儿,一群不知好歹的东西。”

  全太尉心下欣喜,掩着神色向皇上行大礼:“多谢皇上。”

  景伦看着太子忽明忽暗的脸色,心下痛快,向皇上说道:“儿臣告退。”

  太子虽不情愿,但也知道这是目前最好的办法了,只能微微俯身:“儿臣告退。”

  等到这些人都走了,皇上更是十分郁闷。虽是十分不情愿把景衡那个对他有威胁的人放出去,可是没办法,他指定的未来皇上人选太过蠢笨,意气用事。

  皇上根本不想早立太子,可为了堵住朝堂上那些大臣每天唠叨“国之基本”的嘴,不得不立。只不过立长子为太子,既是因为长子身份相符,也是因为这样不中用的太子在他在位时不会对他有威胁,只会仰仗他的羽翼下做些小事。

  景衡出宫后马上回了自己府里,全太尉却没急着去见他,而是直接回府见了安裕。

  “你这办法是不错,把七皇子给救出来了。你自己没被发现吗?”全太尉好奇问道。

  “没有。”安裕答道。他本是想亲身范险,放香过后亲自现身在太子前直接问那暗卫问题,可主上说这样自己的安全得不到保障,把全太尉搭进去不说,也没有拥有足够力量的证人在皇上面前觐言。倒不如暗中放香,请景伦和太子同来,景伦与太子本就不和,发现异常的时候自然会针对太子,也免去许多麻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谜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谜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