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好奇裴晏
龙头蛇与鼠2018-10-11 12:001,048

  “不好!”亦舍突然有些失控,他已经确定幕醉想抛弃他,他不知道为什么,只道:“醉醉,你是不想要我了,难道是因为我向你提出要学香的原因吗?”

  “不是。”幕醉摇头,她看见沈亦舍铁青的脸色,意识到他可能是真的离不开自己。幕醉变得更加心酸,可她不想让他因为自己一起去四处飘荡,陷入江湖险恶之中,她想让他过着自己想过的生活。

  “我可以留一本关于制香的古书给你,如果你能领悟其中精髓,那么再见面时,我就教你。”幕醉实在别无他法,觉得如果他想要学习制香的话,他有足够的天赋,而且她信任沈亦舍为人纯善,所以她可以教他制香。

  “呵,再见面?醉醉,你都已经想好了是么?”沈亦舍失望极了,出言嘲讽。他觉得幕醉根本就不在乎他,他并不在意古书,他之前考虑的事情对她来讲都是无物。

  幕醉没料到沈亦舍会有这么强烈的抵触情绪,有点不知所措。要么破例带他一起也不是不可以,只不过……

  沈亦舍把幕醉的脸色看在眼里,心里更加冰冷下去。他明白,幕醉不想带他走,他这么依赖她,却还是将要被她抛弃,独留一人。

  屋中顿时安静下来,沈亦舍是在一旁生气,而幕醉则是不知道此时此刻应该说些什么,两人相对无言,各有心事。

  “和我走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我想让你过上安静祥和的日子。一切全在你,你先考虑吧,明早告诉我你的想法,我也好早些准备动身启程。”幕醉叹了口气,三年的相处,使她还是不能狠下心来,说完这句话便站起身离开屋子。

  幕醉不知道沈亦舍现在是什么想法,她只是知道沈亦舍舍不得自己,自己当然也舍不得他。但是自己身上的秘密太多,而且从小独立一人,别离的事情不是第一次。

  和沈亦舍在饭桌上耽误的时间太多,出门的时候夜深人静,月亮已经升出来了。空气中有些微风,吹起来不是那么舒适,感觉有点冷。

  幕醉裹了裹衣服,苍白的月光把整个庭院染得很凄凉,幕醉呆呆地往卧房走,看着地上已经有几片落叶,树枝映下来的影子交叉,又是离别之时,已经几年没经历过了?饶是自己习惯如此,临分离时还是会伤感万分。

  看着院子里这样清冷,幕醉不知怎么突然又想到了裴晏。第一次见裴晏时,一袭白衣,长身玉立,就是一副清清冷冷的样子。开口说话时,声音又有些低沉,但依着幕醉的感觉,裴晏绝不是表面上那样的翩翩君子,能在天止门有领导的地位,绝对不会是心慈手软之人。

  幕醉想到了师傅的提醒,是了,要自己远离他。师傅最了解自己,知道自己不参与江湖纷争,裴晏,就是那个能带人走向风口浪尖上的人物。

  可是,幕醉突然很想了解,裴晏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谜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谜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