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城边幕府
龙头蛇与鼠2018-09-29 09:061,000

  月黑风高,冰天雪地,大雪如鹅毛般飘飘洒洒,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城边幕府,灯火通明,府内幕老爷的夫人正值难产之时。

  幕府一支,一直男丁旺盛,如了幕府历代老爷重儿轻女的愿。甚至家里至今都未出女,可惜家中男子都无能,既不能在朝中为官,也不能在江湖中闯出天下。偏又肩不能提手不能抬,只得做些小生意,赚不得大钱,在城边落成小小宅院,倒也称为幕府。

  之所以会称为幕府,还是由于之前幕老太爷羡慕着人家的大府大院,却又无人家的实力,只得挂上个木牌,虚称做府邸。

  如今一代,夫人在西厢房中难产,幕老爷在东厢房喝茶,面上全无担忧之色。只说着府中历代皆产子,又无难产先例,她定会无恙。

  幕楚诤,幕府长子,年方十岁,为幕老爷倒了杯茶:“爹爹,您喝水,娘亲定会无恙。”

  幕老爷恍若未闻,“我幕峰,样貌堂堂,读过书,比起那城边只靠的土地吃饭的贫苦农民又家底丰厚,却娶妻如此,不能帮我助我,真是我人生一大悲事。”幕老爷压着水杯,愤愤不平。

  幕老爷和夫人其实感情已无,只因着家中没有家底,无钱买妾,又不能休妻,只得和幕夫人将就,又加上幕夫人是个有主意之人,两人冲突不断。就在幕夫人进生产的前一刻,幕老爷还对着夫人动手,骂她无福气,不能带给幕府财运旺盛,风调雨顺。

  “爹爹,你别这样。”幕楚诤皱眉轻劝。

  外边忽然兵器声交响,幕老爷站起来向门外看去,眼睛一转,只吩咐旁边郑管家:“郑管家,出去看看夫人什么状况。”

  “是,老爷。”郑管家作揖道。

  就在这时,婴儿尖锐的啼哭声划破天空,伴随着门被撞开的闷响,格外尖锐刺耳。

  一夜之间,城边这小小幕府便在城中消了踪迹。只不过府中宅院遍布死尸,倒是比这幕府原有家丁多出三倍不止。

  当晚流匪攻入城中,城中并不只是是少了一个小小幕府,幕府老爷又有些目中无人,交不下亲朋好友。一时竟也无人打理。世人皆忙着安顿己家,没人议论别人怎样,没人会知道少了谁,死了谁。

  世道开始混乱起来。

  后来,陆续听说朝廷派来的官员们进了幕府的西厢房都神志不清,说起胡话。甚至倒地不醒,口吐白沫,便流出传言,这幕府也许是死人太多,阴气太重,又传说幕府新婴儿被流匪大卸八块,难免有怨气。这幕府旧宅,太不干净。

  世人皆躲避,本就因流匪而生活的苦不堪言,再加上这不详之地,更把幕府周围隔了出来,使得此地荒草丛生,无人问津。

  时间一久,便也再无人提起这城边幕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谜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谜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