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赞大炮爱黑炮2018-09-26 22:281,243

  天台散满了酒瓶子、易拉罐,弥漫着甜香的大麻的余味。靠墙边有张皮沙发,她坐在上面等着小孩。有点像原来家里的沙发。夏夜也不冷,已经是凌晨三点,她抱着腿,渐觉眼皮打架。再睁开眼,小孩侧倚在一旁,一双大眼眨也不眨地盯着她。

  他笑,像以前一样露着牙龈,把一只玻璃杯塞进她手里。她迷糊揉着眼睛:”人走干净了?” 他点头,往她手里的酒杯倒红酒。四年前,小孩初到她家,要尝她藏在冰箱里的红酒。

  两人干了一杯。“不是喜欢rap么,最后做了DJ?”肩宽了手臂坚实了,但真正让她体会到小孩长大了那一刻,还是他搓盘的样子——用句俗气的表述,一个人填满全场。

  “现在还没成样子。rap没天分。人总要服从局限嘛。“ 小孩的傻笑凝固了,摇着杯子里的冰,沉默了一会儿才:“你呢,过得怎样?”

  她伸了个懒腰:”好着呢。业务做大了,赚了小钱……“ 他望向她的眼睛:“我说的不是这个。” “现在没有,以前没有超过三个月的。”

  她答得快,孩子接着低头给自己倒酒,似乎没想好如何消化这信息。当年他们只有一个夏天。自那以后,她再也没有和任何男人在一起超过三个月。

  如果再同一个人纠缠太多,就不是她本来的意思。她赶他走,本是想放了他,也放了自己。

  “Kuan呐,我做得不好。可那时候,也没有更好的做法了……“ 她也犹豫了下,才打破了横亘在他们之前的沉默。她应该是没有自己想象得干脆。她还在斟酌着,怎么补上当时欠他的解释,但小孩打断了她:“我知道。”

  只有三个字。他依然睁大着眼,眼周有一圈淡淡的粉色的晕,显得这真还是个孩子。她曾想象过再度重逢,她将因为欠小孩一个解释,而在他的目光前心如刀绞。但她最初的尴尬过了,她现在很舒服。她前两日去了中央公园。孩子的眼睛好像大都市里的湿地,被一圈圈绿树围着,保护得很好。

  “那,你恨我吗?“

  “恨过。“

  越接近天亮,便有些凉了。

  晨光从地平线爬升上来。世界像一层包糖的半透明玻璃纸。

  “我该走了。“ 她腿着地,却没立马站起来。小孩呆呆应着:“嗯。”

  她歪了头,嘴角抿出两个酒窝:“你不抱抱我吗?”

  小孩苦笑着,吐了吐舌头:“想来着,怕挨骂。”

  他伸着两只绷着青筋的手把她揽进怀里,她居然只能到他胸口了。这次不是头发,是他的白衬衫,发散着未熟透的苹果的味儿。她贪婪地吸入了几鼻子这不知是洗衣液还是沐浴露的味儿,才后退出来,恰好听到跑步上楼的脚步声。

  门里冒出个留着茶色长卷发的亚裔姑娘,和她当年一样,但模样明朗多了。姑娘气喘吁吁,还搞不懂眼前这一切:”晚上都没回来,也不发个信息啊!“ 说得也是她一样北方口音的中文。

  她看得明白,摊手:“宝贝儿,他是我学生,被我留下来谈了谈。没我,他都考不过来遇不上你呢。” 她与女孩擦身而过,拍了拍她肩膀,也不多做解释。她想到她以找到自己的土坑儿,看惯几度寒暑,而他,才刚结下第一轮青色的果实。

  他的人生才刚展开。

  她头也不回地下楼,迈到大街上,霭霭晨光里惊起一片灰色的鸽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