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高仁宗
逍遥两声2018-10-25 22:363,386

  行十三他们这次的目标是武林盟主的得力助手,高啸天。

  最近他们一直在观察高啸天的一举一动,他是一个不寻常的人。

  高啸天长得像一头狮子,可是他的做法或则说为人和他的外貌不一样。

  他基本上足不出户,他没有住在高府中。令人想不到的是他这样的人会住在贫民窟,一个非常肮脏,臭气熏天的地方。

  他的房屋不大,他总是一个人住,而且他从来没有掩饰过自己就是高仁宗,这里就是高仁宗的住所。

  就行十三他们观察的三天来,已经有两泼人在深夜前来杀他,可是那些人气势汹汹,似乎与高仁宗有不共戴天之仇的进去之后,再出来脸上就挂满了笑容。

  高仁宗了解人心,了解各种各样的人,他知道别人想要什么,所以三言两语就能请别人怎么来的,怎么回去。

  当然也有聋子,瞎子,可别小看这些残疾人,单说行十三认得出来的,就有三个在杀手中排的上号的。

  他们既然是聋子和瞎子,那么高仁宗不管说什么都没用,可是这些人就没有看到再走出来的。

  奇怪的是,尸体去了哪里没人知道,好像他们从来没有来过高仁宗的住处。

  高仁宗对于吃穿并没有什么讲究,但他总是自己动手,自己做饭,自己缝衣。关于材料他一定会认真检查,确保没有任何问题。

  他是如此小心地对待生活中的小事,那么别说关于他命的事情了。

  反正行十三他们不敢出手,监视了一个星期之后,行十三带着剩下的八个人给郅云报告情况去了。

  行十三等人跪在地上,郅云阴沉地看着他们,问道:“为何会少了两个兄弟,人呢?”

  行十三拱手道:“禀公子,属下等人不知,目前也联系不上他们,像这种情况,多半可以推测出他们已经……”

  郅云扶着额头道:“当时谁与行十九和行二十一在一起的?”

  行十三又道:“是行十五,我们十人,三人一组,我单独行动。”

  行十五走出来,他并没紧张,或露出奇怪的神色。

  郅云紧紧地注视行十五道:“你说说最后见到他们,发生了什么,可有什么奇怪的,不寻常的事情发生。”

  行十五道:“当时我与行十九,行二十一,一起负责高仁宗夜晚的跟踪任务。可是高仁宗至从黄昏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应该是在睡觉。到了中月,行十九和行二十一还在我身边,之后来了一阵乌云,等乌云过去,他们两人就消失了。”

  郅云眉头皱得更深,他有预感应该是高仁宗下的手,若是这样,高仁宗的武功恐怕比高啸天也差不了多少了。

  一瞬间,能将两名大漠教的高手掠走,同时又让行十五毫无察觉,甚至是另外两人连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

  郅云手敲着椅子,行十三他们已经消失了,他觉得有必要亲自走走。

  郅云准备出门,他已经习惯了琉雪儿的,出门前必须要披上大衣,不然回来一定会被说一顿。

  郅云大叫:“嫂嫂,我要出门。”

  琉雪儿急忙跑过来,声音在前:“等一下,先把大衣穿上。”

  琉雪儿走到郅云面前,给他披好衣服,戴好帽子,问道:“你出去干什么?”

  郅云笑道:“走走!”

  琉雪儿柳眉一挑,显然并不相信郅云敷衍的回答,道:“我和你一起去。”

  郅云思忖一会儿,道:“行,走吧!”

  两人都戴上帽子,出门,他们好久没有出现在光天化日之下了。琉雪儿在街上兴奋地东看看,西瞅瞅,郅云则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郅云回头一瞅,他觉得他们好像被盯上了,暗中有不少的毒蛇与蝎子。

  这些平时生活在黑暗中的生物,为何会出现在白天,这是一个耐人寻味的问题。

  郅云笑笑,拉着琉雪儿走进一家酒店,最近没酒,嘴里都要发苦了。

  他们要了几碟小菜,一盘牛肉,五斤烧酒。

  琉雪儿笑道:“当真是出来走走啊!我还以为你要一个人去逞英雄呢!”

  郅云喝着酒,道:“在嫂嫂眼里,我就是个不知道危险,只晓得往前冲的愣头青。”

  琉雪儿大笑:“差不多,反正不聪明。”

  郅云没好气地看了琉雪儿一眼,道:“你可以直说,就是笨吗!”

  琉雪儿大笑,夹起……

  啊!她尖叫一声,竟然从菜中夹起了一条蛇,还是活的。

  郅云手疾眼快,将小蛇的颈子捏住,拿在手中查看。郅云阴恻道:“别吃了,菜中有毒。”

  琉雪儿惊呼一声道:“那刚才我们都吃了。”

  郅云轻声道:“刚才没有,就在你我大笑阖眼的霎那间,有人将饭菜下了毒。”

  琉雪儿有些后怕道:“什么人如此厉害,能瞒过你的双眼。”

  郅云淡淡道:“恐怕是我们这次的目标了。”

  琉雪儿咋呼道:“高仁宗,他会亲自出手?”

  郅云道:“他已经出手了,走吧!我本来想去调查他的,没想到一出门,反而被高仁宗盯上了。”

  琉雪儿叫道:“那么密室?不好,如明他们还在哪里。”

  郅云起身,走到窗边,看着外面落下的夕阳,又是一天时光的逝去,心中有些伤感。

  郅云回头道:“不用担心,我们走的是正门,而要进入密室只有后院,一时半会他们是发现不了的,但我们也得行动了,提前行动。”

  琉雪儿毅然道:“今晚。”

  就在郅云两人准备离开的时候,一个胖胖的,富态的人走来。

  他笑道:“公子,今晚,野狼墓,高二爷有约。”

  郅云笑道:“请转告高二爷,在下一定不会爽约。”

  郅云他们走出酒家,琉雪儿急道:“这么明显的陷阱,你可不能上当啊!我不准你去。”

  郅云乐道:“嫂嫂,不会,高仁宗用不着埋伏,你看我们前脚出门,后脚便被跟踪。他就是在告诉我们,不管我们有何种计谋,算计,在他面前都是没用的,所以要想杀他,就用就直接的方法。”

  琉雪儿黯然道:“你有把握吗!”

  郅云笑道:“走吧!我们一起去,你说我有把握吗!”

  天黑了,还下起了小雨,在冬天中,小雨会特别冷,比大雨冷。

  月亮自然早躲雨去了,郅云不知何时拿出了一把油纸伞,给琉雪儿打上。

  野狼墓以前是野狼谷,只是曾经一场大战,尸体太多,而无法搬运,就直接将谷地用泥土填满了。哪里的草,树还长得相当茂盛,当然指的是春天。

  郅云忽然停了下来,琉雪儿奇怪道:“怎么了?”

  郅云看着自己的鞋子,道:“鞋破了。”

  琉雪儿不当回事道:“没关系,回家我给你再做一双。”

  赫然,郅云的头巾又断了,头发披散开来,郅云心中响起了不好的预感。

  郅云看着琉雪儿道:“嫂嫂,你先回去,接下来我一个人过去。”

  琉雪儿死活不愿意,道:“不行,我早将你我当成了一体,绝对不会让你一个人去冒险。”

  郅云摸着琉雪儿的脸颊道:“嫂嫂,吻过林厢之后,我发现我心中想的人其实是你,听话,好吗?”

  琉雪儿一震,颤颤道:“嗯!你要早点回来,我和如明等着你,你要是不回来,我就不睡觉了。”

  郅云很想吻她一口,可忍住了,转身朝着野狼墓而去。

  到了墓地,高仁宗果然在,而且还是一个人。

  郅云笑道:“高叔,请我来,准备好酒没有。”

  高仁宗冷冷道:“你知道什么人最可怕吗?”

  郅云含笑道:“不知道。”

  高仁宗道:“未知的人最可怕。”

  郅云道:“哦?为什么?”

  高仁宗低吟道:“因为你不知道未知之人的一切,他是否会武功,武功有多高。他性情如何?他擅长什么,讨厌什么,会用什么方法对付敌人,这些都不知道,则代表没有胜算,而输的一方,就是死!就像你不知道我一样。”

  郅云强笑道:“没错,可我不认为我会输。”

  高仁宗伸手,示意郅云请。郅云毫不客气,出了一剑,可是高仁宗竟然依旧站在原地,而且并没有死。

  郅云大汗淋漓,身子控制不住地颤抖,有人躲过了他的剑,而且对方的身法他根本没有看见。

  高仁宗颔首道:“厉害,要是我的轻功不好,可就成了剑下亡魂了。”

  郅云暗道:“这叫轻功太好了吧!”

  高仁宗道:“走吧!今天我不杀你。”

  郅云觉得从来没有受过如此大的侮辱,怒道:“你是看不起我的剑,连杀我都不想动手。”

  高仁宗摇头道:“走吧!还有事情没有做完,现在你还不能死。”

  说完他就消失在郅云面前,郅云想不明白高仁宗到底是什么意思。他怔怔地站在墓地中久久不动,似乎心沉静在了另一个世界当中。

  有些人,你永远无法看清他的真面孔,他可能戴着无数的面具,到底哪一个是他的真面目,可能只能到了他死的那一天才会出现。

  高仁宗可以肯定是一个只为了利益服务的人,像这样的人难道也会有某些感情,与你我相同的感情,可能说他有感情任何人都不会相信。

  他们这些人对于人生又是怎样的看法,他们会不会有痛苦,伤心,和愤怒呢?恐怕连上天都不知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追魂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追魂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