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被抢之后!
戚七奇2018-10-19 15:403,168

  “这火力太猛了!!我过不去!!”德欣看了看后,尝试了多次也没有能把地上的硬盘拿过来,抬头看着,已经有两个后面的人向他们方向逼近,“颂哥!!不好了,他们要把硬盘拿走了!!”

  “快!!过去拿给我!!” 颂钢马大声叫着,指挥德欣和昂山两人,“妈的,要不是我受伤了,这点小事还难得住我吗?!你们两个听着,要么我就开枪送你们去见上帝,要么你们就给我去把那个硬盘拿到手!”

  “颂哥!!这不行啊!火力太猛了!!没办法!!”昂山在另一边看着地上的硬盘,此刻三方的火力确实太猛了,基本上除了他们,颂钢马三人这边基本上是没有机会把地上的硬盘拿回来的!

  前方堵截的那帮人走出来一个人,伸手向前要拿走地上的硬盘,颂钢马看到后,对着那人开了两枪,阻击了对方试图拿走地上的硬盘,不过由于对抗的双方活力太猛,躺在地上的硬盘也差点遭殃被打烂!

  颂钢马踢着身边躲避的德欣,并用枪指着说着:“去!!给我把硬盘拿到手!快!!”

  不得已,德欣只得向前爬了过去,缓慢地靠近地上的硬盘,但是这个举动也被正在开火的三方人都看到了,堵截一方领头的人更是拿起枪来朝着德欣方向一阵狂扫,好在此刻是在夜里,否则的德欣已经被那些人打死!

  德欣躲过了堵截方打过来的子弹,自己却掉下一个凹处,完全看不见外面的情况,颂钢马不由着急起来,瞄了一眼不远处的昂山,在雨中大声叫着:“昂山!!你去!!把东西拿回来!!不然这一次你们分不了钱!!”

  这一句话果然起作用了,昂山看了看颂钢马以及正在开火的三方人,恰好所有人都换弹夹,昂山当即站了起来,快步跑着去拿起地上的硬盘,不料,这昂山由于手里雨水太多而手滑,结果刚走两步后掉下来了!

  昂山发现后,再回头捡已经不可能了,对抗三方人已经换好弹夹,继续对抗了,昂山不得不再一次躲起来。

  颂钢马自己带着人前去李佳明别墅抢夺数据硬盘,本来应该是没有人知道的,但是回到这边怎么有三拨人出现来堵截自己呢?!难道真的就是姚小兵泄露了消息?!此刻黑夜里面都看不见都是谁,又怎么能知道是哪一伙人呢?!

  火力那么强,人又那么多,应该是有一定实力的人或者说他对我们去抢李佳明的硬盘这个事情早就知道了,为了抢我从中国境内拿到的东西,准备了很长时间,想想除了巴颂以外,到底是谁会有这个能力和野心呢?!

  躲在一旁的昂山竟然发现自己身边多了一个人,不是颂钢马也不是德欣,趁着闪电亮光及车灯仔细一看竟然是围攻自己的那些人,昂山随机开枪把那人打死,整理一下后,用力抱起来向前慢慢走去。

  果然,昂山走出来后,就被堵截的人看到,刚走两步就对方开枪打过来,子弹打在已经断气的人身体上,昂山每走一步都觉得很是沉重,眼看就要拿到颂钢马丢在的包时,双手一滑,拿尸体从自己手里掉地上。

  堵截的人看准了机会,对着昂山开枪狂扫过去,枪声就像炮竹声一般狂响着,昂山身体上顿时被打着像筛子一样,鲜血从子弹孔里面像喷泉一般喷涌而出,片刻后昂山倒地抽搐几下后断气死亡!

  颂钢马躲在一旁看着昂山死去,内心一阵阵怒火!!这昂山脑子想什么呢,竟然想用这个办法去把硬盘拿到手,这么密集的子弹,这么可能会让你得逞呢?!就这么死去也不能怨我了,钱你是分不到了!

  德欣不知道哪去了,昂山又被那些人打死,颂钢马内心不知道说什么好,一阵阵恼火,阵阵懊悔,此刻不由想起来自己去做这个事情到底是谁放出风声让自己和自己的人全被杀死掉!

  思考着,颂钢马倒下来装死,一动不动地,约莫十分钟后,枪声逐渐小了起来,片刻后基本上全都消失了,雨也小了起来,颂钢马偷偷地看着前方,发现堵截的那帮人还剩几个,为首的人拿起数据硬盘后随即开车离开!

  待所有人都离开后,颂钢马在原地坐了起来,全身湿透,伤口隐隐作痛地,并突然感觉到了身体忽冷忽热的,身体不由颤抖起来,他也是经历过生死的人,这点小伤对于颂钢马来说也仅仅就是多了一个伤疤而已,只是数据被抢了,颂钢马内心一阵阵恼火,此刻他的心里面已经确定自己要追查到底,看看到底是谁抢了自己的东西!

  “颂哥!!颂哥!!”颂钢马刚想离开时,听到了德欣叫自己的声音,本以恼怒的他听此刻大怒,用力站起来向前行走着,趁着仅剩的闪电寻找着。

  “颂哥!!颂哥!!我在这里!”颂钢马身后传来德欣声音,回头看着,德欣全身泥泞地站在远处看着自己,颂钢马不由大怒起来:“妈的!!你们到底怎么回事?!这点小事都办不好?!是不是不想活了?!”

  “颂哥!!不是我不想办好,刚刚确实火力太大了,我都没有机会下手!!”德欣解释着,不过并没有走向颂钢马,“你也知道,这抢硬盘的人不是一伙的,他们的目的都是为了数据硬盘,我这么过去,万一被他们杀了,以后就没有人帮你了!!”

  德欣的话听起来有道理,自己这件事损失那么多人,尽管回去自己也许什么事都没有,但是万一塞纳叶追究起来,自己一来势单力薄的,二来也许到时候可以把这个责任推向德欣和昂山两人!

  “你过来,我这伤好像有点不大对,有点冷又有点热的!”颂钢马一边说着一边把枪整理好后挂着自己肩膀上,德欣看到了他这个举动,完全放开对他没有戒备了,摸了下脸上的雨水后来到颂钢马面前。

  “颂哥,你可能感冒了!得找个医生看看,这应该是伤口感染造成的,应该快点找医生看看,不然的话要是处理不好麻烦事就大了!!”德欣说着:“正好过了这个树林外面我认识一个医生,我们到那边去看看!”

  “好!”这会颂钢马与德欣两人并排着向外面走去,雨水已经完全没有,而经过激战的树林变得面目全非了,零星的几辆车也被子弹打不成样子,看来他们两个想要去德欣的医生朋友家,只能依靠他们两条腿了。

  有一天清晨,天刚出点亮光,云南省某边防团部队驻地内就响起了起床号,短短的十分钟内,驻地所有官兵全都从睡梦中醒来,在团长办公室内灯亮了一夜,待起床号吹完后不久,某边防团团长谢东林来到窗边看着陆陆续续出操的官兵们。

  短暂的休息时间让他记忆深处回忆着过去,几年前,就是新兵与老兵退伍的时间,谢东林看到了一个很好的面子,一个来自广西钦州某地的农村兵,极强的身体素质让他对这个农村兵很是感兴趣。

  和他想的一样发展,这个来自广西钦州的农村新兵不仅训练刻苦,还服从上级的命令,经了解,他高考成绩可以让他去某个大学就读的,但是由于家庭原因他放弃了这个机会,选择了走进绿色的兵营!

  这人就是陈涛,谢东林从他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当兵时的身影,而在进下来新兵训练及后面常规训练中,陈涛表现更是令所有军官赞赏,在某部特战选拔中也陈涛成绩优秀而被选中,他的前途也因他自己的努力变得顺利起来。

  并在当兵后顺利考上了某军校,谢东林也看到了他的前景越来越好,然而,这个时候陈涛却在军校即将毕业的时候犯错,与当地某公司老板儿子争夺女朋友,并导致改老板的儿子身受重伤,当晚竟然与女孩在某宾馆内过夜。

  这事情发生,让谢东林完全没有想到,本对他未来的期望很高的,这件事一发生,让谢东林以及看到他的人感到非常惋惜,都想不到他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来,对他的评价基本上都是由最高调到最低。

  事实上,这件事失望最大的还是谢东林,几年过去了,在他内心里面还是对陈涛念念不忘的,也许只有他才感觉到了对人才的惋惜。而陈涛从部队离开后,从此一点消息也没有了,既不联系部队战友,也不联系家里的人,好像是人间蒸发一般从朋友及家人视线里再也没有出现过。

  谢东林站在窗口看着外面正在出操训练的士兵们,从自己兜里拿出一支烟来,点着后抽了起来,戒烟后再一次抽,谢东林刚来一口感觉不对,把整个人都呛了起来,扶着墙壁猛烈的咳嗽起来!

  “报告!!”门外一声响着,随后从外面走进一个人,谢东林回头看着,正是方面陈涛的班长,现在是一营二连连长的杜有加,手里拿着一个文件,来到谢东林的桌子前坐了下来后说着。

继续阅读:十二:李县清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影重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