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老5哥哥2018-10-14 14:01936

  石家庄,最后一战。

  唐檬的枪法和冷酷,让他已经晋升为上尉,带着一帮老兵,所向披靡。

  这一仗,最终扭转了亚洲的战局,人类开始从逃亡转入围捕。

  然而,唐檬没有看到这一切。

  他再次“活过来”时,几乎各省会城市都已经被收复了,而他生活在一个监狱里,周围全是不认识的人。

  他被告知需要每天强制接受训练和培训,内容是学习基本的社交礼仪,一遍又一遍的写下自己记忆中的所有事,并接受测谎检验。

  最初,他只能回忆起自己从床上苏醒以后的事,慢慢的他开始想起更多,像梦境,无法辨别是否是自己真的经历过。

  然而这些“梦境”都通过了测谎。

  他“记得”他是一只丧尸,每天都很饿,抑制不住的想吃人,吃活人,他喜欢鲜血从皮肉里喷射而出的满足感。

  他“记得”他曾扑咬过房子里、车里和其他地方的人,他们是他的猎物,香甜可口,只有咬噬他们才能暂时满足他心里的饥饿感。

  他“记得”他曾被一个士兵射击,然而射入身体的子弹并没有给他带来疼痛感,他仍然渴望去咬噬那个士兵,直到脑门轰的一声响,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

  他“记得”他是一只丧尸时,特别有力量,视觉、嗅觉和听觉都异常的发达,他能清晰的分辨好几公里外的活动物体是人、动物,或者车辆。

  他“记得”他能为了一丝人类的气味或者声音,不知疲倦的奔跑一整夜,越跑越饿,越跑越想吃东西。

  再后来,他想起他去过石家庄,那时他不是一只丧尸,他是一个专门猎杀丧尸的士兵,甚至回忆起自己部队的番号,使用无线电的呼号和战友的名字。

  他想起来自己是在一辆警车前被一个丧尸咬中了手腕,他还记得那个丧尸穿着警服,他翻起衣袖看自己的手腕,真的发现了一圈咬痕。

  他想起自己击毙了那个“警察”丧尸后,拼命寻找军医,因为之前有通讯兵告诉过他们,现在有“解药”了。

  他记得军医给他注射了什么东西,然后他就开始昏睡,期间有人把他抬到一个又一个的地方,不停有人在他身上注射或是抽血。

  他又想起了格尔木,他想起了宁檬,想起了那个上尉,想起自己叫唐檬,想起自己打死了“爸爸”。

  他还想起了西藏,想起那个派出所、“妈妈”、军火库、爸爸……

  最后他想起了南宁,想起了自己的童年,想起了那时候他叫“唐筱峰”,甚至是荔枝和火龙果的味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类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类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