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老5哥哥2018-10-07 12:00833

  徒弟给我端来了一份晚餐:“师父,天都黑了,您还是吃点东西吧”。

  “哦,都天黑了?那我还有2天就退休了……哎,对了,你叫什么来着?”,我意识到这一天已经快要结束了,而我做了别人一天的师父,却还不知道人家的名字。

  “唐檬,柠檬的檬,师父”

  “哦,唐檬,柠檬,像个女孩子的名字啊”

  “这是我登记身份卡时自己取的名,我以前的女朋友叫宁檬,我……想她”,唐檬流泪了。

  “唉……苦孩子,没事的,都过去了,你以后的时间还多,会有好姑娘等着你的”

  “可我……我对不起她……”

  “没事的,孩子,我也经历过那段日子,没有谁是超级英雄,没有谁能够拯救一切。”

  “赵舍得,你可以走了!”

  “嗯?走了?不起诉我了?”

  “走吧,早该下班了。”

  “呵呵,瞧你那熊样!”

  一杯烈酒,一盏灯。

  沙发里蜷着的我,冷冷的看着电视,里面正在滚动播放我拿枪指着那个“它”的画面。

  “第六区警察局局长孙超今天傍晚,已正式向市政府提交了辞职信,表示为今天早些时候本市一警员涉嫌违法对平民使用丧尸约束器事件负责……”,新闻女主播面无表情的念着稿,“本市人权委员会发言人称,按照事主的请求,委员会将放弃对涉案警员及第六区警察局的起诉,但在此他要提醒所有公民……”,我关上了电视,一口喝掉杯里的酒。

  一觉醒来,是凌晨4点半,我每个夜晚的这个时候都会猛然醒来。这是十多年来的逃命生涯给我带来的顽固生物钟,半夜里必须有人醒来,哪怕再安全的环境,想要活下去,不被丧尸啃掉,就必须要醒来,去查看四周,去猎杀,甚至是去奔跑。

  而今天,我却再也睡不着了。

  脑子里全是白天那个“它”,它为什么哭?它所说的治疗过程是什么样的?丧尸会有情感吗?

  还有唐檬,他没能从丧尸口中救回那个叫宁檬的女孩儿?可谁又不是呢?我曾经救回来的,都不是我的亲人,素昧平生,有些人甚至再也没见过,不知道他们是否还活着……

  混乱的思维,70岁的人,真的不再适合酗酒了,头疼得厉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类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类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