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老5哥哥2018-10-15 16:04681

  最后一次的评估结束,唐檬已经精疲力尽,他终于得到了一纸盖着“合格”红戳的测评表,他被告知可以办理身份卡了。

  一个警察从电脑里调出他的信息,问他:“你叫唐檬?”。

  他感觉自己像一只训练有素的警犬,乖巧的低下头表示顺服:“是的,长官。”,声音亲和而又清晰。

  “拿去,出去后要好好做人。”,警察说道,特意把“人”字说得很重。

  “是的,长官。”,唐檬还是低着头,不敢正眼去看面前的警察,只是伸出双手接过身份卡。

  他被分配到一个社区居住,和几个跟他一样拿着“愈”字身份卡的人一起。

  他们被告知有为期一年的“观察期”,每天都要参加社区组织的劳动,没有休假日,没有工资,每天的劳动结束后,要去社区警官和医生那里接受行为和情绪评估,评估合格后能够领到第二天的社区食堂餐券。

  “观察期”里,有人忍受不了诸如打扫公共卫生间、疏通下水管道等劳动的辛苦,偷偷逃跑,后来他听说他们的身份卡都被通缉了,被抓住后送回了监狱。

  他们经常半夜里被惊醒,无一例外都是梦到自己曾是丧尸时的生活,有些梦见自己咬人,有些梦见自己被击毙,有些人甚至梦见自己咬死了自己的亲人、朋友。

  最致命的是,这所有的“梦境”,都在监狱里被自己亲手写下来好多遍,还通过了测谎评估。这让他们经常处于一种迷惑中——这些到底有没有真的发生过,或者仅仅是一场梦?

  这种梦境,或者叫做回忆,“治愈者”们其实也并不能准确的去定性,无疑是他们这个群体最大的困扰,他们互相怀疑、互相猜测,进而影响到生活、情绪和性格,甚至有人连自己都怀疑自己某个夜晚会重新变成永远吃不饱的丧尸,被折磨到精神分裂。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类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类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