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老5哥哥2018-10-19 10:231,186

  电话响起,对方显然是使用的语音翻译器:“赵先生,这里是酒店前台,不好意思,您昨晚预订的机票暂时未能成功,如果您同意,我们会继续为您预订最近的一班航班。”

  “好的,请尽快,最近的一班。”

  “请您放心,我们会一直追踪航空公司的票务信息。还有一件事,瑞士联邦警察局的颂克警官想拜访您,请问您什么时间有空?”

  “颂克?他在哪儿?随时都可以啊!”

  “颂克警官就在前台,那您看是在大堂还是您的房间?”

  “请他到我房间,现在就来!”

  颂克是老朋友了,丧尸危机前我们就认识,当年他来中国查一个线索,想来已是几十年前的事了。

  我赶紧跳下床,胡乱洗了把脸,把被子整理了一下,门铃已经响了。

  “颂克!”,我张开双臂迎上去:“你怎么知道我来了?我们多少年没见了?”

  “矫治,我的朋友!”,颂克居然喊的还是我原来的名字——赵志,他的记忆还停留在几十年前。

  2006年,一个名叫颂克的瑞士警察被带到我的办公室,那时我30岁,而他刚刚过完他的26岁生日。

  颂克在中国留学4年,学习汉语,没想到毕业后再次回到中国,受命查找一名失踪的瑞士人下落。而我,刚刚从一线巡警转到治安支队,负责失踪人口调查工作。我们在一起工作了1年半,直到在云南边境找到那个瑞士人最后留下的线索。

  颂克离开后的一个月,发生了汶川大地震,我还收到了他寄来的1000美元,要我转交给受伤需要帮助的灾区孩子。

  危机结束后,我曾梳理过自己的通讯录,辗转找到过颂克的电子邮箱,但一直没有机会见面。

  如今的颂克,再也没有当年的红润了,和我一样,风烛残年,银发如雪。

  “颂克,你怎么知道我来瑞士了?”

  “我昨晚看了新闻,你混得不错,刚刚退休就参加了联合国最高人权委员会的商务宴请,怎么?准备来瑞士安度晚年吗?”

  “新闻?商务宴请?”

  “你不知道?”,颂克一边说,一边打开电视。

  “这个是新闻频道,会滚动播放的,一会就会重播。”

  “哦,颂克,这些年,你还好吗?”

  “好,很好!至少,应该比你们好,我们这里没有那么多人,那些年我把家人安置在一个小岛上,很安全。”

  “那真不错,食物和水呢?”

  “我在边境守卫,每周会给他们送去补给品。”

  “真好,真好,一家人都在,真好!”

  “我的小儿子,太冷了,感染了肺炎,没有药品……”

  “唉……”

  “去年我妻子也去世了,现在我和大儿子一起生活,哎,你看,你的新闻!”

  我扭过头去看电视,都听不懂,但画面是昨晚的中国餐厅,还有奈川康和我碰杯的镜头。

  “新闻怎么说?”,我问颂克。

  “说联合国最高人权委员会特邀中国退役高级警官来瑞士,共同商讨最近发生在中国的因治愈者争取人权而引发的血腥镇压事件,显示了联合国积极应对人权问题的态度……”

  “放屁!我什么时候接受了他们的邀请?我是被骗来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类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类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