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沈欢 #我期待改变
俗人七2018-10-10 23:004,806

  很多很多年以前,我们都以为,特定的某一天:生日、节日、纪念日……都是特殊的日子。在这天,我们会迎来不一样的自己,蜕变、成长甚至是新生。

  可后来的生活种种告诉我们,某天终究只是某天,平凡普通,无人问津。

  一开始,沈欢也以为自己的大学开学,会是一个特殊的日子。

  ***

  粗壮的梧桐树将九月的太阳切割成规则不明的形状,蔚蓝的天空中没有几丝云彩。由于夹在夏和秋的中间,九月显得既热情又爽快,是个让人心情畅快的时节。

  津海大学的主干道上到处都是人来人往的学生和家长,远远的路的尽头、蓝天之下耸立着的毛像下,一字排开着蓝色的遮阳棚,底下坐着一众负责导引新生的学长学姐。

  本来开学报到这样开心的事,自然是要全家出动的,奈何父亲工地上的活催着进度、母亲厂里又实在脱不开身,他们只得央了同在津海的邻家哥哥徐畅,带着她来报到。

  沈欢瘪瘪嘴,答应了。

  不过,到了学校门口,沈欢就一力地表示自己完全可以,徐畅也懒得费劲折腾,也就由着她去了。

  沈欢乐得自在,于是一个人拖着行李箱,走进了津海大学。

  ***

  高考是件可怕的事,哪怕是在结束之后长达三个月的暑假中,沈欢已经做了无数次的噩梦。

  她梦到现在的一切只是她在教室里午休时的一场梦,考试还没结束,习题还在成堆,她有很多的事要做。

  每每挣扎着起来,眼前便是白花花的天花板。

  冷汗顺着脊背腻腻地往下滑,房间之中的空调兀自释放着冷气。

  她松了口气,却已经睡意全无。

  不过好在,她调整了过来。

  如今她知道,一切都告一段落,新的篇章即将展开。

  同时,她也知道,自己将迎来新的自己。

  在过往的十多年光阴里,沈欢始终扮演着乖乖女的身份,沉默寡言、学习优异,同学、老师和家长都挑不出错处来。

  可她知道自己并非如此。

  那自己到底是怎么样的人呢?

  她也不知道,但她知道自己绝非如此。

  不过,无所谓了。

  大学来了,她会是一个全新的自己,她将在这里开启一个崭新的篇章。

  每一个人曾经认识自己的人,都将会惊叹于自己的改变。她将彻底地抛弃以前那个沉默寡言、胆小怯懦的自己,迎来一个八面玲珑、能说会道的自我。

  沈欢就是这样信心满满,毕竟这是一个特殊的日子。

  ***

  津海大学是津海市知名的综合类大学,涉及工学、理学、文学、管理学、艺术学等诸多学类,其中最为拔尖的学院便是传媒与人文学院、经济与管理学院、机械工程学院以及信息技术工程学院。

  而沈欢所在的正是传媒与人文学院新闻与传播学系。

  其实从校门口开始,学校就已经贴心地立好了牌子,让学生和家长能够清晰地了解到报到的流程。

  沈欢自然也提前看过了,可真等到走进来之后才发现,学校太大、地形太复杂,她只得又灰溜溜地折返回毛像下的导引处。

  所幸此时询问的人不多,沈欢走上前去,有些火急火燎地开口:“学长你好,请问报到处怎么走啊?”

  景正浩正低着头玩游戏,哪知冷不丁地蹦出来一个人叫自己,心中不禁有些不爽。但他还是以自己一贯的懒散姿态抬头,眯着双渴睡的眼睛,向那人淡淡地看去:“哪个学院的?”

  沈欢顿了下,一时之间没想起自己是哪个学院的,过会才结结巴巴的开口:“传媒与人文……”

  “哦,传媒的。”景正浩没等她说完就接过话头,兀自抬手朝右边指了指,语气厌倦懒散,就像是这时疏淡的天空,“左拐直走再右拐再直走就是报到处了。”

  “哦,哦!”

  沈欢慌忙点头离去,等走了一段,却发现自己已经忘记了,只得尴尬地又折回去,语气也是小心翼翼:“那个……刚刚你说,怎么走来着?”

  景正浩眉头忍不住一皱:这都记不住?太笨了吧?

  但他还是努力压下自己的情绪,继续说道:“左拐直走再右拐再直走。”

  这下,沈欢拿着手机终于记下了他说的话,于是她忙不迭地拖着行李箱开始走。等走了一段路了,她才反应过来自己忘记道谢了。

  于是她又拖着行李箱慌忙折回去,虽然知道对方不一定看自己,但她还是带上了合适的微笑:“谢谢!”

  忽然跳出的字眼太过正经严肃,景正浩一脸疑惑地转头看向沈欢。

  沈欢觉得自己像是被傻子一样的看待,不禁脸上有些尴尬。

  过会,景正浩才明白过来,这女生是跟自己道谢呢!想不到还挺有礼貌的!

  想到这,景正浩心中又不免有些得意:算你还识趣,不枉我跟你说了两遍。

  于是,他压下心头的笑意,朝沈欢随意地摆摆手,还是一如既往的厌倦懒散:

  “不用那么客气,快去吧!”

  仿若是从最危险的情境中脱身,沈欢没来由地在心中长舒一口气,这才慌张点头离去。

  沈欢刚走几步,景正浩这才想起来,老师要求帮忙发的宣传册,他给忘记了。于是,只得慌里慌张地从脚边的一摞里抽出,趁着那女生还没走远,朝着她喊:“那谁,这是学校的宣传册,收好!”

  沈欢转头刚想道谢,景正浩却已经直接将宣传册飞了过来。

  薄薄的宣传册在空气中撑开,碰撞,扑棱,“哗啦啦”的声响就像是一只雏鸟挥动着翅膀从上空飞过。

  沈欢忙不迭地伸手去接,可那条优美曲线最终一顿,“啪”地一声,摔在了她身后的水泥地上。

  还是一只没学会飞翔的鸟儿,贸然离巢,果然最终命丧当场。

  “opps!”景正浩赶紧离了位置,朝沈欢跑去。

  沈欢这才注意到这人似乎高得有些过分。

  虽然心中有些无奈,可沈欢还是朝他连连摆手:“不用不用,我自己捡吧!”

  说着慌忙转身去捡,等她捡起来拍打着“死鸟”的时候,景正浩也已经到了跟前。

  “不好意思啊,我不知道你这么矮。”

  这么矮?

  本来还有丝不好意思的内心瞬间爆炸,沈欢在心中冷哼:也没见得你有多……呃,虽然是比我高一些……可我是女生啊!

  对哦,我是女生哎,这完全没有可比性啊!

  想到这,沈欢也就释然了。

  景正浩见她半天没什么反应,伸手在她眼前摆了摆:“你没事吧?”

  沈欢被他一惊,这才反应过来:“我也没想到你要跟我打羽毛球啊!”

  景正浩听见这话忍不住笑出来,嘴角也微微下陷,露出一个小小的酒窝:“卧槽,你这人真有意思。”

  沈欢懒得理他,朝他耸耸肩,转身拖着行李箱就走了。

  景正浩忍不住挠挠脑袋:难道自己说的不对吗?

  ***

  报完名之后,沈欢就拿到了自己东西,往宿舍楼五公寓412转移。

  等到沈欢好不容易找到了五公寓,却意外地发现五公寓有两栋楼。

  在一号楼前徘徊了许久,坐在值班室的大爷实在对这个探头探脑的女生看不下去了,忍不住从窗户里探出个脑袋,对着她喊话:

  “同学,这里是男生宿舍!”

  “哦,哦!”

  沈欢落荒而逃。

  ***

  拿着行李上了四楼,沈欢终于走到了412的门前。

  这种时刻往往是最尴尬的,沈欢知道。

  她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方式开场,是假装自然地向里面的人道好再进去?还是默不作声地偷偷潜入、不让一人发现?亦或边往里走边向其他人道好,再顺便找自己的床位?

  沈欢纠结了。

  “同学,你也是这个寝室的吗?”

  身后忽然出现的女声吓了沈欢一跳,她赶紧转头看去却是个保养得宜、体态婀娜的中年女子。

  沈欢慌忙回答,然后向她道好,那人脸上展现出恰当妥帖的笑容来,让沈欢觉得十分舒服。

  紧张的情绪终于有所缓解。

  “别站在门口说话了,进去吧?”

  那人提议,表达的语气仿佛这寝室是他们家的客厅,而她是远道而来的陌生客人。

  沈欢点点头,然后拿着行李进去了。

  “妈!”

  一个女生抬头看向沈欢,眼中难掩雀跃。

  妈???我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女儿了?

  沈欢愣了一会,这才意识到,她这是在叫自己身后的中年女子。

  也正是因为对方的这一声叫,使得寝室的所有人都齐刷刷地朝沈欢转头行注目礼。

  沈欢刚平复下去的心情又紧张了起来,于是硬着头皮向所有人问好:“额,大家好,我叫沈欢,也住在412……”

  那女生扑向了沈欢身后的妈妈,另一个女生的爸爸则及时地打破了沉默:“哦,哦,你叫沈欢啊,真懂礼貌!”

  说着,他转头跟自己的女儿说道:“艳艳,你看你同学……”

  那女生冷哼一声,还没等自己的爸爸说完话,就已经兀自戴上了耳机。

  沈欢只得装作没看见,幸而自己的床位靠门,于是她就沉默着开始收拾行李。

  刚那名女生已经跟妈妈说好了事情,眼见妈妈开始帮自己收拾床铺,她就主动过来打招呼:“你刚说你的名字叫什么?我没怎么听清楚。”

  沈欢停下手上的动作看她:“哦,我叫沈欢。沈是三点水的沈,欢是欢乐的欢……”

  “哦~”女生笑着点点头:“我叫姜雨薇,刚那个是我妈。”

  沈欢心想,你不用说我都知道那是你妈了,毕竟刚你喊的那么大声,聋子都听见了。

  不过她什么都没说,笑着听姜雨薇在那边介绍其他人:“刚我们已经自我介绍过了,那个坐在椅子上戴着耳机听歌的叫张璇艳……”

  沈欢朝着姜雨薇所指看去,张璇艳的床位在窗户边,与姜雨薇正对。

  此时张璇艳的爸爸已经帮她收拾好东西,然后开始喋喋不休地跟她嘱咐什么要注意的事,但她此时正沉浸在自己的音乐世界中,脑袋随着频率不断摇摆,对寝室里的一切置若罔闻。

  沈欢注意到她涂着亮亮的眼影,脸颊上打着轻薄自然的腮红,嘴唇上的色彩炫目迷人。

  这些都是她以前想也不敢想、碰也不敢碰的东西,不过沈欢转念又想,以后她一定会试试这些的。

  “那是杜岩……”姜雨薇的话帮她拉回现实。

  沈欢对面就是杜岩的床位,她很轻易地就能看到此时正在床上收拾床铺的杜岩。

  杜岩的行李可不像沈欢她们那么少,而是十分之多,大大小小的包裹加起来几乎占了寝室一半的位置。

  大到睡觉用的铺盖、枕头,小到日常洗漱用的脸盆、水杯,她都带了来。

  沈欢怀疑她是不是把半个家都搬了过来。

  杜岩从包裹中抽出自己的床单,先站在床上轻轻拍打几下,然后挂着展开,再转而铺到床上去。铺的时候,她跪在床板上,将床单的一个个角落都推得整整齐齐。

  等到要装被套,她先把被套的位置摆好,记好四个角的位置,再把被子丢上床,展开,塞进被套里,拉好拉链。然后,握着两头的角,居高临下地将它往下面一抛,就像是撒网一样,再抖上几抖,整条被子就条条顺顺的了。

  沈欢被她熟练的生活技能所震撼了,就此也就记下了杜岩这个听着有点像男生的名字。

  ***

  铺盖沈欢是订的学校的,等她下楼从阿姨那提回来的时候,其他人都已经出去吃饭了,寝室里只剩下了杜岩一人。

  沈欢假装没看见她,梗着个脊背,独自在床上铺床。

  东一跳西一跳的,就像是孙行者,样子实在好笑。

  等到套被套时,沈欢实在没有杜岩那样的技能,只得腆着脸向杜岩求救:“那个……杜岩,能帮我一起套下被套吗?”

  杜岩答应了下来,沈欢自然高兴,于是两人将四个角各自塞好,然后一人握住两个角,站在寝室中央抖了几抖,被套就套好了。

  沈欢忍不住向她道谢,杜岩却有些硬邦邦地回了句:“没事”。

  沈欢对她说话的语气无所谓,至少她明确感受到了对方的善意。

  细想一下,其实大学生活还是挺美好的嘛!

  ————————

  小剧场:沈欢的个人采访

  Q:其实看你的自白可以知道,你一心想要改变自己,为什么这么突然呢?

  A:其实不能说突然,这是我的“蓄谋已久”。(微笑)我一直不太喜欢现在的自己,沉默寡言,不善表达,感觉有什么事就喜欢闷心里,就算是不开心了也不会直接表达出来。我不喜欢这样的自己。

  Q:表达自己的态度应该不是很难吧?

  A:(眉头紧锁,思考良久)不能说表达态度难,只是很多情况下,不管是惯性使然还是局势所迫,很多话就是说不出来。一旦那个时候说不出来,就会一直说不出来了。

  Q:(点头)感觉津海大学怎么样?

  A:比我想象中要好,本来以为刚入学的时候会很难熬,想不到很快就认识了室友,而且杜岩确实是个很好的人,感觉以后的生活会不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关于喜欢]喜欢的心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关于喜欢]喜欢的心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