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兼职 #赚钱哪有那么容易?
俗人七2018-10-16 20:004,872

  张璇艳事件之后,日子仍旧按照往常一般地过了下去,但也因此寝室的氛围终于得到了缓和,姜雨薇也逐渐愿意加入到她们的聊天之中。

  没多久,十一就来了。

  作为每年下半年最大的节日,十一无疑牵动着所有人的心,所有人都蠢蠢欲动,不是回家探亲访友,就是外出旅游放风。这时期的全国人流量完全比得上春节了。

  杜岩并不准备回家,趁着十一假,找找兼职,顺便补贴一下自己的生活费;张璇艳不准备回家,也不太想出去,于是开始四处打探黎子晋的日程。

  沈欢则要回家,刚入大学没多久总是忍不住想念家人;姜雨薇家就在津海市,由于许高之前就已经早早地打电话来询问过,因此她的十一假期主要是跟许高一起过,但在此之前她还是准备先回一趟家。

  于是30号下午没课,姜雨薇早早地就收拾好了东西,回了家。刚到家,妈妈就一脸关切地迎上来,询问她在学校的情况。姜雨薇没什么心情理会,她的心思全放在了要找许高身上。

  十一当天一家人一起逛街买东西吃了饭后,姜雨薇就在家住了两天,之后收拾东西准备去找许高。

  ***

  十一当天早上,沈欢才出发返家,一路舟车劳顿、人山人海。好不容易回到自己居住了多年的小镇,已经是黄昏时分了。沈欢居住的清溪镇,一条清溪贯穿全镇,全镇的人世代沿溪而居。

  沈欢下了车后,拖着行李箱,往家走。

  走到祥瑞桥的时候,恰好看见了跌进了清溪里的日头,黄澄澄的,整条清溪都像是被镀了金。

  这么美的景色,沈欢忍不住停下脚步,拍了张照片。

  这几年清溪镇注重治理污水,收效显著,原先脏兮兮的清溪终于恢复了早先时的样貌,如今有了不少的游鱼,再加上沿溪新植的柳树,更有了古典江南的韵致。

  沈欢心情大好,再加上回家的雀跃,整个人脚步都欢快了起来。

  ***

  张璇艳则有点苦恼,她都已经在学校里转了十八圈了,也没撞见黎子晋,就连面试当天的其他人也没遇见一个。

  正苦恼之际,她忽然想起了杜梦溪的那个电话,于是怀着忐忑的心情尝试着打了过去。

  “杜学姐你好,我是传媒与人文学院新闻与传播学系的张璇艳。”

  “我知道,是有什么事吗?”

  “我想问一下,你能不能把黎子晋的手机号告诉我啊?”

  张璇艳用手捂着手机偷偷地问道,生怕被别人听了去。

  那头杜梦溪听罢,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那笑声一改她之前的甜美形象,竟显得十分爽朗。笑了半天,杜梦溪这才慢慢止住:

  “你真是厉害啊,面试那天就已经把我们黎社长气了个半死,今天居然敢直接找我要他的手机号。”

  张璇艳讪讪地一笑,只等着她的回复。

  “你真的那么喜欢子晋?”

  杜梦溪这个称呼的转变让张璇艳心中忍不住咯噔了一下,莫非黎子晋已经名草有主?

  杜梦溪听着那边半天没个动静,知道自己的恶作剧得逞了,这才慢悠悠地开口解释:

  “我跟他什么都没有,只是普通的学长和学妹的关系。你、放、心!”

  张璇艳忍不住长出了一口气。

  “不过他身边喜欢他的人可不少,你可千万要当心。”

  张璇艳猛地点点头。

  “好了,我一会把他的手机号发到你手机上。”杜梦溪甜甜地开口,“你可千万要加把劲啊,我看好你!”

  张璇艳慌忙道谢,这才挂了电话。

  没过多久,杜梦溪的短信果然就来了,张璇艳看着那个手机号码,如获至宝,忍不住抱着手机在路上团团转地蹦跳。

  本来,她想直接打电话过去的,但想了想觉得这样太不矜持,于是只得小心翼翼地编辑了短信发过去:

  “黎子晋学长,你好!我是传媒与人文学院新闻与传播学系的张璇艳,我听说我通过了社团面试,以后还请你多多指教!谢谢!张璇艳。”

  那边,黎子晋正在寝室宅着,听见手机响翻开一看,发现正是张璇艳。

  黎子晋眉头忍不住皱起:到底是谁出卖了他?

  ***

  杜岩从二十八九号就开始看相关的兼职信息了,但一直都没看到什么合适的。随着十一的临近,她的心情也越发得焦躁了起来。

  等到十一当天,杜岩忽然接到一个电话,原来是学校附近的商场里有家新开的餐厅“雪泥鸿爪”准备趁着十一期间好好宣传,多吸引一些顾客去品尝,此时正在急切地找人帮忙发传单呢。

  杜岩听罢,二话不说就接了下来,不管怎么说算是有活了。

  ***

  等到杜岩赶到商场的时候,相关的负责人已经在商场门口拿着一堆的传单等着她了。

  除她之外还有其他几个人也正安静地等待着。

  杜岩慌忙跑过去乖乖向负责人问好,那人看了她一眼点点头,并没有什么言语。

  杜岩被对方冷漠的态度一噎,心里有些犯怵:难道自己的方式有问题? 过了会,眼见负责人并没有怎么样,她就开始偷偷打量其他人。

  只是随便地扫了一眼,杜岩就发现其中一名男生,正是前两天晚上帮着她将张璇艳背回寝室的人。

  那男生恰好也看见了她,笑着朝他打招呼,杜岩也微笑着回应。

  等到人都到齐了,负责人这才朝着所有人安排工作:

  “这些是大家今天的任务,能发多少是多少,从现在……”那人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继续说道,“三点,发到晚上九点钟左右,中间我会过来通知你们换班吃晚饭。工资按照工作时间计算,17块钱一小时。有问题吗?”

  所有人都摇了摇头。

  那人继续道:“没问题的话,我就分配一下你们各自负责的区域。纪鹏、明和裕,你负责商场北门,北门可是大门口,你们一定要发好;杜岩、向从筠,你们负责商场南门;章议,你负责5楼自动扶梯口……”

  趁着这个机会,杜岩也记住了那个男生的名字——纪鹏。

  将每个人都分好了区域之后,负责人就此离去了,大家领了各自要分的传单,到了各自的岗位上。

  ***

  一开始,杜岩还以为发传单是个十分简单的事情,无非就是往路过的行人手里塞传单嘛!要是对方不要,她再收回来就是了!

  但这事并没有她想象中那么简单。

  很多人远远地看见有人在发传单就会主动绕开,往往杜岩还没靠近他们,他们就已经走远了。就算有些人不会刻意避让,但当她把传单递出去的时候,他们又会摆摆手并不接受,这让杜岩发了一段时间也没发出去几张。

  既然是拿人家工资,杜岩自然要一心一意地努力把自己的本职做到最好。

  她先是仔细看了看传单上的内容,主要就是“雪泥鸿爪”的招牌菜和特价菜,其余就是相关介绍话语。杜岩从中挑出几句比较好的,自己梳理了一下。

  这时,恰好有一对情侣走来,她面带微笑迎过去,口中说着自己想好的话语:

  “‘雪泥鸿爪’十一指定菜色八折,美女看看吧!”

  那女生挽着男生的手,脚步不停,完全不想理她,杜岩一直伸着手跟在他们身旁,旁边的男生受不了了,就伸手接了下来。

  杜岩心中受到鼓舞,愈发努力地发起传单来。

  旁边的向从筠看见她这样,忍不住提醒她:“你有必要这样吗?不就是发个传单吗?”

  杜岩笑笑:“总归是拿别人工资的,还是要尽心尽力吧!”

  说着又笑着给别人递出去了一张传单。

  向从筠哼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

  ***

  才发了没一会传单,向从筠便嚷嚷着要去上厕所,让杜岩先顶着。

  杜岩点点头答应下来,向从筠就拿着传单离开了。

  过了一会,等到向从筠回来的时候,杜岩发现她手中的传单已经少了一大叠。

  显然,这些传单都被她自己偷偷处理掉了。

  ***

  秋天日照时间短,没过多久,日头就没了,很快天就彻底黑了下来。

  天一黑,自然也冷了起来,杜岩没带够衣服,在门口发传单特别冷,于是只能转移到商场大门里面。这样既保暖又不耽误事。

  向从筠则嚷嚷着太冷太累,就躲懒坐到了商场里面的路边座椅上休息去了。

  六点多,负责人过来通知他们换班了,刚好把向从筠逮了个正着,自然免不了要将她狠狠批评教育一番。

  向从筠不服气,声称这样的天气,他们太不人道,工资这么低,还要干这么累的活……两人就此争吵了起来。

  负责人气得让向从筠直接走人,向从筠则朝他要前面几个小时的工资,负责人掏出钱让她立马滚蛋,向从筠也就气哼哼地走了。

  向从筠一走,这边就没人顶着了,负责人就让杜岩再发一会,他去北门那边抽调一个男生过来顶着。

  可负责人一走,许久都没有消息,杜岩饿得不行,可又不能擅自离岗,只得勉力坚持着。

  好不容易,纪鹏被调了过来顶班,杜岩这才往他们集中休息的地方去领盒饭。

  可等拿到盒饭的时候,那碗盒饭早就已经凉透了。

  杜岩没有办法,只得伴着水将盒饭咽了下去。

  ***

  吃完了饭,杜岩慌忙赶回南门,想着赶紧将顶班的纪鹏换下来。

  纪鹏得知她来意,却笑了笑:“没事,那边明和裕一个人顶得住,我再在这发会!”

  既然对方都这么说了,杜岩也不再说什么,于是拿着自己的那份传单开始发放起来。

  两人各自站了商场门口的一边,恍若是一对门童一般。

  杜岩想着纪鹏一直在这边不合适,于是连着催了他好几次,纪鹏这才过去了。

  ***

  终于熬到了九点钟,从负责人手中接到热乎乎的毛爷爷,杜岩心中忍不住心酸。

  虽然以前就知道赚钱没那么容易,但真正自己经历过了之后才知道,赚钱真的是太不容易了。

  大家散了之后,由于纪鹏和明和裕也是津大的,就和杜岩一道坐公交车回去。

  辛苦了一晚上,大家都懒怠说话,再加上杜岩也与他们不熟,也就更加沉默了。纪鹏也不在意,和明和裕聊天的时候,时不时地也跟她聊上几句。

  在公交车上站了一会,终于有了位置,杜岩坐了下来。

  回去的路程还长,杜岩就掏出耳机兀自听起歌来。伴着歌声和摇摇晃晃的车厢,杜岩的眼皮越来越沉,最终忍不住沉沉睡去。

  等到耳畔传来纪鹏零零碎碎地呼唤,杜岩这才醒来,慌忙摘下耳机,睁眼一看,已经快到学校了。

  直到这时,她才发现,她方才正是枕着后来落座的纪鹏的肩膀睡着的。更让人无语的是,她因为睡得太舒服,已经流了口水。

  杜岩慌忙假装不经意地抬手,拭去嘴角的口水,然后故作不经意地抬起脑袋,假装刚刚睡醒,朝着纪鹏道歉:

  “对不起,我刚睡太沉了,没注意。”

  由于离得近了,杜岩这才注意他长长的睫毛和好看的眼睛。

  纪鹏笑笑:“没关系,发了大半天的传单确实辛苦,回去之后你可要好好休息。”

  杜岩没想到他会这么说,心头忍不住一暖:“恩,你们也辛苦了。”

  正说着,车就到站了,他们慌忙站起来下车,然后一起回了学校。

  ***

  从正门走到毛像之后,由于住的公寓并不在一个方向,所以他们就在毛像前分开,他们往左,杜岩向右。

  道别后往宿舍方向走了一小段路后,杜岩鬼使神差地忍不住转身朝后看去。

  只见纪鹏和明和裕两人走在一起,边走边聊,一副轻松模样。

  昏黄的灯光打在纪鹏的身上,拉扯出一条细细长长的影子来。他抬手时,它也抬手,他抬腿时,它也抬腿。

  杜岩看得有些呆了,为什么有人连影子都那么吸引人?

  谁知这时,纪鹏也忽然转身,恰好对上了杜岩专注的视线。

  杜岩的脸腾地一下红了,但现在想要转身已来不及,于是她只得故作镇静地朝他挥手。

  纪鹏见她如此,也抬手朝着她挥了挥。

  明和裕看见他们俩的情景,忍不住问纪鹏:“你不会喜欢上她了吧?”

  杜岩转身离去的时候,纪鹏一如既往地笑笑:“没有啊。”

  ——————————

  小剧场:有想过毕业后的生活吗?

  姜雨薇:当然想过了!我要成为明艳动人的记者,天天活跃在事件发生的第一线,不管是台风天还是暴雨天,我都能够第一时间获取,为大家带来最新最快的新闻资讯。

  张璇艳:没有,先把大学过完才是正经吧?

  沈欢:我也没有哎。我一般做的都是中短期计划,目前我的计划只涵盖到了大三第一学期,后面的具体情况不知道怎么样呢!不过也正是这样的未知,才让人期待啊!

  杜岩:我想毕业了之后能够直接到一家公司上班,按我之前看的我们专业的就业情况,估计工资在4K左右。我想我入职的时候应该也差不多,不过后面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够在3年之内将工资涨到8K左右。之后不管是换工作还是换地方,希望28岁能够遇见喜欢的人,开始谈恋爱。到了三十几岁的时候能攒起房子的首付,然后跟合适的人买房结婚生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关于喜欢]喜欢的心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关于喜欢]喜欢的心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