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异地 #我的整个高中时代
俗人七2018-10-17 10:004,985

  终于等到了3号见面的日子,姜雨薇早早地就起了床,然后洗澡洗头。

  谁知刚洗完,自己就来了姨妈。不过想想,她每回来姨妈似乎并不是特别疼,稍微注意一下饮食也就好了。

  因此姜雨薇并没有特别在意这事,也没将这事告诉许高。只是随手换了条内裤,垫上东西,然后就开始护肤化妆了。

  一整套流程弄下来,一个多小时就过去了。之后又是挑衣服,将房间搞得一团糟,又是一个小时。

  等到她终于整理完毕准备出门的时候,时间也已经不早了。

  姜雨薇今天心情不错,化妆的时候,眼线一笔就成功了,眉毛也没什么涂改。于是她拖着行李箱,开开心心地告别了父母,坐车去了怀昌。

  ***

  坐了两个小时的火车,姜雨薇终于到达了怀昌。可下了车,许高并没有在约定时间出现,就算她连着打了好几个电话,对方也一直是忙音。

  姜雨薇对怀昌本就是人生地不熟,再加上十一高峰期间,火车站人流又多,大家都是大包小包的。

  姜雨薇找不到可以坐的地方,拖来的行李箱又被其他人撞来撞去,让她更加烦躁起来。

  “好,我再打你一次,你要是再不接,我就直接回去了!”

  姜雨薇对着手机,恶狠狠地许下诺言。

  姜雨薇站起身,拖好行李箱,按下了播出键,每传来一阵“嘟嘟”声,她就往回走一步,正在她决定挂断电话之时,接通了。

  电话乍一接通,姜雨薇忍不住抱怨:“你人在哪啊?”

  另一边,许高边穿衣服,边慌忙道歉:“抱歉抱歉,我早上睡过头了,现在立马出来,你再等我一下!”

  姜雨薇有些懊恼,自己早早地起来洗漱打扮,结果对方却睡过了头,到现在都没出现在火车站。

  姜雨薇没说话,许高那边又慌忙催促:“你说话!”

  姜雨薇嘟了嘟嘴,半晌道:“算了,你过来又要很久,我直接去你们学校吧!”

  许高如释重负:“好,地址你知道的吧?酒店就订在学校附近,你先来学校。”

  姜雨薇“嗯”了一声,挂了电话。

  理了理头发,同时整理好情绪,姜雨薇这才出了火车站,拦了车往许高学校去了。

  ***

  又是一番舟车劳顿,幸而终于在学校门口见到了等待着的许高。

  姜雨薇原先阴云密布的心情,又在刹那之间晴朗了起来。

  姜雨薇猛地扑进许高怀里,尽情地享受着他怀抱中的温暖。这样的温暖因为异地的缘故并不能长久体会,因此姜雨薇愿意把自己埋在他的怀抱里。

  许高也很高兴,下巴搭在她的脑袋上,双手用力搂着她,嘴巴也忍不住微笑。

  这时的姜雨薇别提有多幸福了,原来为了见心爱之人,一路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拥抱了许久,姜雨薇这才慢慢松开手,许高自然而然地牵上她的手,然后低头看她:

  “先把行李放到酒店去吧!”

  姜雨薇点点头,许高一手牵着她,一手拖着行李箱,朝着提前订好的酒店走去。

  ***

  刷了卡刚进了房间,许高将行李箱放到一旁,又忍不住抱住了姜雨薇。姜雨薇索性就由他抱着。

  他抱得越紧,她感觉越幸福。

  过了会,许高低头亲她,姜雨薇微微低头,许高又跟了过来,最终将吻轻轻地落在了她的唇上。

  于是,甜滋滋的味道就顺着口腔弥散到了全身。

  好甜,好舒服!

  姜雨薇的脑袋有些懵懵的,许高刚开始还亲得轻轻巧巧,后面却越发用力,最后更是直接将舌头伸了进去。

  姜雨薇一声惊呼,却任由他搜刮着。

  过了半晌,姜雨薇直觉得透不过气来了,猛敲许高的背,他这才松了嘴。

  “快擦擦嘴吧!”姜雨薇慌忙低头去自己的包里翻找餐巾纸,许高却随便地用衣袖抹了抹。

  姜雨薇刚把嘴巴擦干净,抬头却看见许高粘了一嘴的口红,更因为刚刚抹了几下,嘴巴附近已经是一片红色了。

  姜雨薇忍不住笑起来,将他推进厕所:“你快去洗洗吧!”

  ***

  等到姜雨薇收拾好了东西,两人就开始商量着中午吃什么。

  许高想了想,道:“学校门口有家特别好吃的江浙菜叫‘江南’,我们一会去吃这个怎么样?吃完后,咱们先去逛逛怀昌有名的景点。等到晚上回来在学校附近的餐厅吃个饭,然后再逛逛学校,你觉得怎么样?”

  姜雨薇点点头,甜甜一笑:“行啊,听你的!”

  于是,两人一起出了酒店,姜雨薇主动挽着许高的手臂,两人一起去了“江南”。

  到了“江南”,姜雨薇对这里的菜色毫无了解,只得让许高点,许高也不客气,哗哗哗地点了三菜一汤,足够两个人吃了。

  一边等着菜上来,两人一边慢悠悠地闲聊着。

  其实还是姜雨薇说得比较多,一会说说学校的情况,一会又要吐槽一下室友,许高听了一会终于忍不住打断:“你老说你那几个室友干嘛?”

  姜雨薇一愣,转而又笑起来:“我刚入学没多久,就认识她们几个人啊!”

  许高沉默着不说话。

  姜雨薇还是笑着:“你们学校怎么样?你跟室友处得怎么样啊?”

  许高淡淡一笑:“就那样吧,平时大家一起上上课、玩玩游戏。”

  正说着,菜陆陆续续上来了,姜雨薇正待动筷子,却忽然看到了许高点的狮子头上的葱花,然后筷子一移,吃了其他的菜。

  许高没注意她的动作,自顾自吃着,姜雨薇也闷头吃着。

  “你怎么不吃狮子头?他们家的狮子头可是经典啊,我之前来就点过这个,特别好吃!”

  姜雨薇笑着点点头。

  看她还是没什么动作,许高就直接给她夹了一个放到了碗里。

  他居然忘记了自己不吃葱花。

  姜雨薇心里不禁有些不舒服,可是想想这种又是小事,她实在不能当面说什么。

  于是,趁着许高低头吃饭的时候,姜雨薇偷偷将狮子头上面沾着的葱花用筷子刮了下来,这才慢慢地吃了起来。

  ***

  吃完饭之后,时间也还早,于是两人一起坐车去了市区。

  许高买了景区的门票,两人就进去逛了逛,可逛了一段下来,发现景色风格和怀昌也是大同小异。

  姜雨薇有些兴致缺缺,许高倒是兴致颇高。

  好几次,许高主动松了她的手,跑到前面去看,然后再转身回来拉她。

  “我来怀昌之前就听说这里了,开学之后一直没空过来,刚好你来,正好一起玩了。”

  姜雨薇看着他心情不错,也不能说什么,只得懒懒地跟在他后面。

  没多久,就不知不觉地落了一段路。

  十一期间,这里的人自然也少不了。很多人都趁着天气好来这里,或是游览拍照,或是秋游野餐,一时间自然是人流如织、人山人海。

  姜雨薇稍不留神,就找不到了前方许高的身影。

  这下,她可慌了,赶紧往前跑了一段,却哪里有看得见许高的踪影?

  只觉得人山人海,却没有一个相识的人,只有她一人孤身在此。

  正在她伤心失望之时,一人牵起了她的手。

  姜雨薇抬头看去,正是许高折返回来了。

  许高怒容满面,姜雨薇低下头,不敢说什么。

  “你怎么回事啊?你到底想不想玩啊?”

  姜雨薇不说话。

  许高一拳打在棉花上,反而更加生气了,音量也忍不住太高:“你到底什么个态度?你倒是说话啊!”

  姜雨薇还是不说话。

  许高见她半天不吭声,心下更是恼火,忍不住用食指指着她的鼻子:“你,别再摆这张臭脸了啊!说话!”

  姜雨薇微微一笑,抬起头看他:“对不起,我刚没注意,没想到你走那么快。”

  许高听罢,把她搂入怀中:“对不起,我刚太着急了,不应该朝你吼的。这次我一定把你抓紧了。”

  姜雨薇在他怀中安安静静地呆着,只是感觉他的怀抱却不似之前温暖了。

  以前她总觉得许高贴心,想她所想,做她所做。

  可如今两人异地了才没多久,他就逐渐失去了耐心,就连她不小心弄丢了自己,他不是急着安慰自己反而多加斥责。

  姜雨薇不明白,他们怎么就成这样了?

  ***

  放下矛盾的两人,继续在景区里玩了玩。

  姜雨薇尽量打起精神陪着许高,许高有了姜雨薇的配合,自然玩得十分尽兴。只是姜雨薇疑惑了,明明自己远道而来,怎么反倒成了待客的东道主了?

  晚上的时候就近吃了饭,两人在学校逛了逛,这才一起回了酒店。

  等到洗漱停当,许高躺在床上百无聊赖地翻着电视机里的节目,姜雨薇穿着一身睡意,缓缓地靠到他的怀里。

  许高丢了遥控器,压身便亲了上来。

  姜雨薇一点点地回应着,只觉得身体正一寸寸地变得酥软。

  许高的大手往下,正待再做进一步动作时,姜雨薇猛然睁眼拉住了他的手。

  “我今天来姨妈了。”

  仿佛是一盆冷水当头浇下,许高的表情瞬间变了,冷着张脸,讪讪地躺了回去。

  “我也没想到今天会来,按道理还要再迟几天的。”姜雨薇努力在一旁解释。

  许高抬起双臂枕在脑后,还是不说话。

  姜雨薇知道他定然是不高兴了,于是主动地往他那边挪了挪,将身体靠在他身上,软语劝解:“你别生气了。”

  许高还是不说话。

  姜雨薇正待说些别的,却忽然看见了许高右手手臂内侧的那个纹身,忍不住伸手上去刮了刮。

  “你这个纹身还留着呢?”

  许高低头看了看,“嗯”了一声。

  姜雨薇知道他心里还是有自己的,于是开心地抱紧了他。

  她的这个男友,虽然有时候容易生气,但对自己是真的很好。

  对自己好,那她就满足了。

  ***

  姜雨薇凌晨的时候,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长到让她以为再也醒不来。

  梦里,高二文理分班后,她来到了新班级,因为朋友不多,总是独来独往。在第一次的体育课上,她一个人躲过了体育老师的盘查,躲过了其他人的视线,悄悄地在校园角落里的树下打瞌睡,却被过来偷偷抽烟的许高撞个正着。

  从此,他们有了相互之间的第一个小秘密。

  梦里,她慢慢融入到新班级的生活中,并逐渐充当起课代表的任务。那时候,许高的成绩不好,每科的作业都不会主动地交,她只得回回去催。每回收作业的时候,他总是趴在最后一排的位置上,她一急,他就笑;她一生气,他就交。也只有她收的这一科的作业,他才交。

  渐渐地,她感觉到了他对自己的不一样。

  梦里,晚自修的时候,她和同桌一起去水房打热水,却被篮球场上飞射出的篮球砸中了热水瓶。那个热水瓶就在她手中炸成了闪闪亮亮的碎片,同桌一边关心着她,一边咒骂着那个失手的男生。他满头大汗地向她跑来,头发明明已经湿哒哒的了,但脸上却笑得灿烂非常。

  从此,他走进了她的心里。

  梦里,老师察觉到了他们两人的异样,于是把他们叫进办公室盘问,她低着头不敢回答,他却大大方方、敞敞亮亮地承认“我喜欢她”。老师被他气得脑仁疼,于是叫来了家长。她的父母也来了,得知情况后,气得把她领回了家。

  可她不服气,犟着。

  梦里,父母恩威并施,软磨硬泡,她只固执不听。父母恼怒,趁着假期将她的头发剪短,害她再也不愿出门。他多次邀请,她都婉拒,好不容易出门也要戴上帽子。他还是看见了她的头发,笑声爽朗可她嘟着嘴不说话,过会,他眼睛闪闪目光真挚:“你真漂亮!”

  从此,她认定了他。

  梦里,老师在学校的时候对他们多加监视,同学自然也知道了他们的关系。为了麻痹父母,他们只能假装不熟。每每只能在走廊上擦肩而过,或是在教室中偶然对视。

  紧盯着对方的视线被对方撞上,就像是被逮了个正着的贼,只是满头满脑地想要躲藏。但回过味来,全是满身满心的甜蜜。

  两人许久没有说过话,叛逆的许高在周末的时候,背着父母偷偷地去纹身店纹了纹身。于是,再在走廊上擦肩而过的时候,穿着短袖的许高就故意朝着她挠头,露出了右臂内侧刚纹不久的纹身。

  那纹身不过是简单的三个字母:jyw

  姜雨薇看到的时候,忍不住笑了。

  甜蜜,感动,只觉得一切都值了。

  ***

  姜雨薇凌晨的时候,从梦里醒来了。

  眼前是朦朦胧胧的泪水,伸手一摸,脸上尽是泪痕。

  她转头看向在她枕边安睡着的许高。

  双手举在头顶,睡梦中的许高有着一种别样的魅力。

  姜雨薇再次看见了那个纹在手臂内侧的纹身。

  jyw。

  她青春时代受的所有苦、品过的所有心酸都是因为他,她青春时代所有的叛逆、执拗都是因为他,当然尝过的所有甜、收获过的所有温柔,也都是因为他。

  这个人啊,虽然不够完美,却承载着自己整个高中时代的所有记忆。

  她不敢忘,不能忘。

  ——————————

  小剧场:之前谈过几个男朋友?

  沈欢(挠挠自己的头):我初高中的时候太笨了,完全没有这方面的概念。只是朦朦胧胧中好像暗恋过一个男生,但也没有怎么样。

  姜雨薇(面上忍不住微笑):当然只有一个许高啦!

  张璇艳(表情平静):不少。反正一只手是不够数的。

  杜岩(面色犹疑):……实在是没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关于喜欢]喜欢的心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关于喜欢]喜欢的心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