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往事 #她,要做个活在当下的人
俗人七2018-10-17 20:004,917

  张璇艳本来不想回家的,但是受不了那男人三天两头的电话打过来,只得在4号的时候,简单地收拾了点东西就回了家。

  等到了家,那男人自然热情地欢迎她回来,就连那女人也是,脸上尽是笑容,更为她烧了满满一桌的菜。

  张璇艳却一直是懒懒的,那男人提问的时候,她只寥寥地回答了几句,菜也只是简单地吃了几口,然后就躲回自己房间去了。

  他们俩自然是有话要跟自己说的,她知道。

  可她只能装作不知道地躲进自己房间,然后躺在床上给黎子晋发消息。

  “我今天回了家,可我其实一点都不想回来。”

  发了之后,张璇艳就这么睡了过去。

  等到醒来再看手机,才发现短信没有回。

  其实她也知道,她发的短信,黎子晋素来都是不回的。

  她看着自己连着好几天发出去的一条条短信,不管是“早安”“晚安”的问候,还是诸如“我好烦”“我今天特别开心”的倾吐,他都是一字未回。

  张璇艳将手机揣进口袋,然后声称出去见朋友,就出了门。

  可走出门,张璇艳四处晃晃,也不知道要去哪。

  高中的时候,跟同班同学关系处得并不好,根本就没有什么所谓的朋友。

  她性格乖张,那些循规蹈矩的女生哪里会喜欢自己?

  于是在小区溜了一圈后,她就随便在一个座椅上坐了下来。

  看着修剪整齐的花坛、渐渐黑下来的天空,张璇艳忍不住哼了一声。

  早知道是这样,又何必回来呢?

  欲盖弥彰的秘密,纸终究包不住的火焰,最终还是探出了脑袋。

  于是当年的张璇艳,顺着这条蛛丝马迹,顺藤摸瓜,撕了那纸,驱散了疑云。

  赤*裸*裸有什么好怕?摘胆剜心又算得了什么?

  看什么邻里眼色?顾什么亲友意见?

  该留则留,该去就去,人生就该这么干脆。

  ***

  张璇艳小的时候应该是吃过不少苦的,但现在她回想起来,却并不觉得苦。反而幼年之时,自己懵懂无知,只要父母在侧,有吃有喝,便觉得幸福了。

  那时候,奶奶刚去世,家里的各房分了房,各自为家。

  按照奶奶的遗嘱,父亲拿到的遗产并不多,可他不服输,一心只想赚钱。于是父亲向着叔伯兄弟、邻居街坊,借了不少钱,带着母亲和张璇艳,一道去了省会做起了生意。

  生意难做,父母两人在省会起早贪黑,艰苦干活,最终却还是赔了个七七八八。

  以前母亲说起这段时光的时候,总是忍不住流泪。

  那时候张璇艳只有四岁,只能一天到晚屁颠屁颠地跟在他们身边。

  夏天的时候,由于租的房子太小,一家三口挤在一张小床上,三个人都被热得捂出了痱子。

  后来生意赔了,母亲有些心灰意冷,于是变卖了器具,只得带着张璇艳回来了。

  ***

  回到家后,由于张璇艳已经五岁了,读幼儿园小班已经太晚,父母只能张罗着将她送进了当地幼儿园里的中班。

  父母一边照顾着读书的张璇艳,一边四处打零工赚钱还钱。经过几年的努力,等到张璇艳读小学的时候,之前欠下的债终于还清了,家里多少还有了一点积蓄。

  可这时,父亲却又有了做生意的意思。

  刚好那时候正是纺织业兴起的时候,父亲又是求爷爷告奶奶四处借钱,好不容易攒够了钱,这才买了机器,办了纺织厂。

  母亲一方面要操持着家里的家务事、照顾着还在读小学的张璇艳,一方面还要在厂里忙上忙下。为了方便管厂里的钱,母亲自学了财务,另外又时不时地要跑到厂房里看管机器。整天忙上忙下,几乎没得闲。

  不过好在,等到张璇艳四年级的时候,纺织厂终于变得有声有色起来。

  ***

  本以为终于熬得苦尽甘来,一家人终于能够享受这难得的天伦之乐之时,父亲,却出轨了。

  为了将厂里的毛巾多卖一些出去,父亲时不时地要跟各种人吃饭、谈生意,自然也要跟着一起出入风月场所。

  母亲一开始反对,后面规劝不住,只能尽量让他少去。

  可生意上的事哪里是尽量少去就能不去的?

  一来二去,父亲喜欢上了城里一家酒吧里的老板娘,更为了她要跟母亲离婚。母亲自然是不同意了,多年的陪伴却换来这样的背叛,任谁都不愿意轻易接受。

  于是,争吵、对骂,甚至大打出手,轮番上演,整个家早已处在分崩离析的边缘。

  可再不同意又能怎么样呢?

  胳膊拧不过大腿,两人便瞒着张璇艳偷偷地离了婚。

  不过,母亲有一个条件。就算是离了婚,两人必须在张璇艳初中毕业之前保持着夫妻的状态。

  那时的张璇艳恰逢中考之际,只有周末才回家。

  每每回家,母亲却仍旧装作和父亲相亲相爱的样子,张璇艳自然也不会生疑。一直到张璇艳中考结束、成绩出来的那天,张璇艳这才知道自己的家庭早已分崩离析。

  ***

  张璇艳不是不知道自己家里的情况的,于是她一直刻苦读书,除了为了证明自己、让父母省心,更为了能够安慰他们。

  她一直几近严苛地要求自己。每天几乎是第一个到的教室,每晚几乎是最后离开的教室,中间的课间休息不是打水、上厕所,就是看书复习。

  那时的张璇艳认真得让人难以想象。

  可正当她终于结束考试、想要好好跟家人度过暑假之时,一声惊雷落下,张璇艳整个人被劈得呆愣在了当场。

  离婚?离婚。

  那么遥远的词,遥远得几乎只出现在电视剧里的词,怎么会出现在自己的家中?

  她相亲相爱的父母,怎么会在突然之间就离婚了呢?

  她不懂。她不明白。

  于是,她伤心痛哭,逼问母亲真相。当得知父亲出轨的事实后,她冲到厂里,当着所有员工的面质问他。

  你为什么要抛弃自己陪伴多年的妻子?仅仅是为了外面那个轻薄的女人吗?那我又算是什么呢?你就没有为我考虑过吗?

  质问声声,父亲想要拉她单独出去,她执拗地站着,仍他拖拽。

  这个男人,曾经是家里的顶梁柱,曾经是她一直爱着、尊敬着的父亲。可忽然之间,他变成了别人的男人,也会在将来成为别人的父亲。

  张璇艳跌坐在地,以拳捶地,痛哭不止。

  原来到头来,自己一直为之奋斗的,不过是一场虚妄。

  ***

  已经破碎的镜子自然是难以重圆,张璇艳自然也知道。于是,等她真正明白过来的时候,她也逐渐地平静了下来。

  她搬进了母亲的新家。虽然房子没有以前那么好,但好歹是跟母亲生活在一起,她也就心满意足了。

  于是她的笑容慢慢地回来。

  母亲下了班之后,总是会在回来的路上给她买爱吃的西瓜,而且一买就是半个。等到了家的时候,她先把西瓜放进冰箱冰镇,这才开始做饭。

  等到饭做好了,母女两人先一起吃了晚饭,这才切了冰镇好的西瓜。

  两人坐在小小的阳台上,点上蚊香,一人一张躺椅,身旁的小桌子上放着切好的冰西瓜。于是,她们边吃边谈,还能欣赏到夏夜的璀璨星辰。

  张璇艳瘫在躺椅里的时候就懒得起身,于是把嘴巴里吃到的西瓜籽噗噗噗地用力朝楼下吐,整个人活像是后来很火的《植物大战僵尸》里的豌豆射手。

  ***

  可事情总没有想象中那么的简单轻松。

  张璇艳得知消息的时候,慌里慌张地跑出了门,根本顾不得穿上拖鞋。

  她一路赤着脚下了楼,奔上大马路,再在热辣辣的太阳底下和滚烫的水泥路面上看到了躺倒在血泊中的母亲。

  那天下午的太阳特别晒,本来已经将近日落时分了,却仍旧异常地晒。

  母亲亲手买回来的蔬菜,散落了一地。

  当然最醒目的,便是那个摔得粉碎的半个西瓜。红红的瓜瓤飞溅了出来,红色的汁液流了一地,其中混杂着黑色的种子。它看着很甜,但是已经吃不得了。

  张璇艳就站在母亲的不远处,顾不得脚已经磨破,地上的石子咯得脚生疼。

  她抬起脚,没有了之前的匆忙,只是一步步慢慢地朝着母亲走去。等到了近前,她双腿一软,跪倒在地,全身使不出一点点的劲。

  眼泪像是受到了感应,自己一颗颗地往外掉。张璇艳抬手将它抹去,可没多久它又沉甸甸地缀在了眼眶上。

  母亲已经没有了气息。

  张璇艳跪倒在地,泣不成声。

  ***

  葬礼匆匆结尾,父亲言行有亏,不敢跟她多说话,甚至不敢与她对视。

  张璇艳的眼中始终喷射着憎恨的火焰,她在这样的情绪中搬回了父亲家,然后进了高中。

  为什么还要搬回去呢?

  张璇艳有时候会这样问自己。

  那时候的自己毫无主见、失了分寸,纵然想要搬进外公外婆家,可他们年事已高,照顾自己就已经十分困难了。

  张璇艳没有办法,只得回去了。不过也幸好,父亲终究是顾忌着母亲的面子的,那个女人并没有进门。

  ***

  进了高中之后,以前那个刻苦用功的张璇艳就那样不翼而飞了。经受了家庭的诸多打击,张璇艳早已意识到学习好并没有什么用处,更一力地只想享受当下。

  享受当下,这又有什么不好的呢?

  太多的人执着于过去,也有太多的人只想着未来。

  那么现在呢?张璇艳要为现在发声。现在难道就不重要了吗?

  它是过去的未来,也是未来的过去。

  而她,张璇艳,就是要做个活在当下的人。

  成功说服了自己之后的张璇艳,就此不再将所有人放在眼里。

  她飞扬跋扈,只做自己想做的事。

  在那些老师的眼中,她是离经叛道的,也是乖张叛逆的。

  可她不在乎。

  ***

  高中三年,父亲总是纵容着自己,他不会太多过问自己学校里的问题,很多时候都是让张璇艳自己拿主意,就算是因为张璇艳闹得不像话了、他被请去学校,他也总是努力帮她开脱、为她求原谅。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看见她总让他想起死去的母亲,还是因为他心中多少对她是有所愧疚的。

  可能也正是如此,高中三年,父亲从来没有向她提过要把那个女人接进家里来。于是,她也只当做不知道,只想着他们只是无依无靠的鳏夫孤女。

  可这件事还是来了。

  新学期报到的第一天,他趁着送自己来学校、陪自己吃饭的时候,婉转地提出想要接那女人进门。

  “你看你李阿姨也等了你爸这么久了,我总得给她个交代吧?”他尽量用婉转地方式告诉她,“我们也不准备办婚礼,就一家人一起吃个饭就好了。”

  张璇艳狠狠地甩掉手中的筷子,指着他鼻子的手忍不住颤抖。

  他终究是忘了妈妈,他终究是不爱妈妈了。那妈妈算什么呢?

  想到这,眼泪又忍不住落了下来。

  他是个负心汉,渣男!

  她一句话都没说,抬手抹掉自己的眼泪,站起身来,跑出了餐厅。

  手机接连不断地响起,她不断地挂掉、不断地挂掉,最后心烦意乱地关了机。

  可回到了学校,她茫然四顾,只觉得没有自己的容身之所,只得跌跌撞撞地往寝室跑。

  擦净眼泪,张璇艳这才抬手推开门,打断了她们的对话,却也看见了自己床上铺着的被褥。

  那是今天早上那男人给她铺的。

  恶心、厌恶的情绪一瞬间翻涌了上来,她抬手,直接将被褥从床上扯了下来。这还不解气,更在上面狠狠地跺了几脚。

  ***

  自己想要阻挠,可又有什么办法呢。

  张璇艳不禁想到母亲多年前的处境。

  当时的她是不是也像自己一样,一心一意地想要挽回父亲,却只看到了他冷漠的背影,最后只能在离婚协议上表明了自己的溃败?

  他还是把那个女人接进了家门,更特地让她十一回来,只是为了让他们能够见见。

  他从来没有考虑过她的感受,从来没有。

  ***

  夜色四垂,天色已晚,身上不禁有些寒津津起来。

  张璇艳收回自己的思绪,慢慢地站起身来。

  这时,手机提示音一响,忽然有条短信进来了。

  张璇艳看着那条短信,正有些感伤、难过的心肠,忽然又温暖了起来。

  “家人哪有隔夜仇啊,还是坐下来好好谈谈吧!”

  张璇艳鼻子里哼哼:你说得轻巧!

  ————————

  小剧场:你更喜欢爸爸还是妈妈?

  张璇艳:我++,这问题怎么问幼儿园小朋友的一样啊,我可以选择不回答吗?(得知不可以不回答之后)嗯……(想了很久)都不喜欢。

  沈欢:其实是这样的,小时候我更依赖我妈,我是她的小棉袄,可到了初高中之后,我反而更喜欢我爸不怎么管我的态度,所以真的很难说到底更喜欢谁。在我看来,他们是不能比较的。

  杜岩:妈妈。(说说原因吧?)毕竟是妈妈,总会顾及着我的感受。

  姜雨薇:其实我爸爸妈妈都喜欢(忍不住捂住脸,感觉好羞耻啊),但真要选择最喜欢的话,那我还是更喜欢我爸。小的时候啊,我爸就带我四处玩,还给我买公主裙、棒棒糖,反正我想要的他都会给我买,所以从小在我眼中,我爸就是无所不能的,就像是英雄一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关于喜欢]喜欢的心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关于喜欢]喜欢的心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