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纪鹏 #他是天然去雕饰的俊朗
俗人七2018-10-21 10:004,983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讲的传闻太吓人了,后半场的聊天几乎都是冷场。季宏不禁有些尴尬,想要努力调节气氛,但是沈欢和姜雨薇似乎都有些提不起兴趣了。

  季宏原先还有些得意的心情早就已经烟消云散,此时内心不禁有些诚惶诚恐:若是沈欢就此不理自己了,可怎么办啊?今天的这些努力岂不前功尽弃了吗?

  但他百般努力还是毫无效果,景正浩倒是主动站了起来:“夜宵也吃了,那咱们就回吧!”

  沈欢她们自然同意,于是季宏也站了起来跟景正浩一起将他们的餐具端到了回收餐盘的地方,然后这才和沈欢她们汇合,一起走出了食堂。

  季宏此时内心有些发憷,不敢多说话,景正浩吃了宵夜就开始犯困,一路上哈欠不断,沈欢两人则互相牵着手走在一起。

  走到一半,先到了他们宿舍,景正浩正准备抬手跟她们道别然后上楼,却被季宏拉住了。

  “我们送你们回去吧?”

  季宏本来想自己一个人送她们回去的,这自然是他表现的绝佳机会,又能体现自己的绅士风度,又能在沈欢心目中树立良好的形象。可刚刚自己说的话坏了菜,他内心发憷,害怕单独送她们回寝室会场面尴尬,于是就拉了景正浩上场。

  景正浩忽然被他一拉有些吃惊,瞪着眼睛看他,季宏只得努力给他示意,景正浩这才同意了;“是啊,大晚上的你们两个女生,还是我们送你们回去吧!”

  沈欢正因为刚刚的事有些害怕,自然也就答应了下来:“好啊,实在是太麻烦你们了!”

  季宏慌忙回答:“不麻烦不麻烦!”

  现在,形象能挽回一点是一点吧!

  于是四个人又继续走。恰好他们走的又是江边栈道,江边栈道素来树木繁茂,如今已是秋天,树叶开始泛黄,白天看起来没什么问题,可到了晚上,江风一吹,树叶碰撞,沙沙作响,实在是有些恐怖。

  此时借着栈道旁白惨惨的灯光,转头朝江上看去,只看得见黑漆漆一片。江涛阵阵,像是有暗藏的怪兽正在肆意窥探、伺机而动。若不是这些灯光,他们只觉得掉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栈道上除了风声树声,剩下的便是他们的脚步声了。栈道由木头搭建,脚踩在上面的时候会发出阵阵声响。“空空空”地声音,像是敲门声,一阵阵地敲打着他们的心扉,听得人心里发慌。

  沈欢不禁有些害怕,于是老早就挽住了姜雨薇的胳膊。姜雨薇也内心害怕,老早就半个人紧紧缩在沈欢身上。

  季宏被江风吹得有些冷,看着她们的模样只当是她们冷,于是关心道:“你们冷吗?”

  忽然出现的声响吓得沈欢她们心里一跳,等到缓过情绪来这才结结巴巴地开口:“还……还好。”

  又安静了下来,沈欢的心又不禁提到了嗓子眼,姜雨薇也是努力瑟缩着。

  好不容易走出了栈道,沈欢只觉得手心都是汗水,就连背上好像都有冷汗滑落,一直僵直着的背也终于在这一刻彻底放松下来。

  到了光明大道,沈欢她们也就轻松了下来,没多久也就到了寝室楼下。四人互相道了别,这才各自回了寝室。

  ***

  沈欢和姜雨薇两人是牵着手狂奔回寝室的,刚进寝室,就“嘭”地一声赶紧把寝室门关上了。

  姜雨薇喘着粗气,断断续续地开口:“你说他说得真的假的啊?”

  沈欢也和她一样是道听途说,只能说:“我也不知道啊!”

  两人互相对视了许久,都从对方眼中看见了恐惧,等到呼吸渐渐平复下来,这才想起来,此时寝室里面只有她们两个人。

  两人又不禁害怕,这时忽然听到有人开门的声音,两人一惊赶紧抱在了一起。张璇艳刚推开门就见到了抱在一起的沈欢和姜雨薇,也是被她们吓了一跳。

  “你们俩干嘛呢!”张璇艳惊魂未定,赶紧拍拍自己的胸口,口中忍不住嗔怪。

  姜雨薇神神秘秘地凑了上去:“三张,我跟你说个事啊……”

  张璇艳被她的语气和动作吸引了,只当有十分重要的事情告诉她,于是赶紧侧了耳朵过去听。

  姜雨薇一五一十地将听到的事情告诉了她,张璇艳听了忍不住哈哈大笑。

  “你们傻逼吧?这种事明显就是编出来吓你们的啊!你们不会信了吧?”

  沈欢傻傻地点了头,引得张璇艳更是忍不住笑起来,姜雨薇却硬着头皮说道:“谁说我信了的?我就是把这事告诉你!”

  张璇艳指着她笑道:“你看看你吓成了什么样,还说不相信!”

  姜雨薇被她揭穿了,有些不开心:“可他说得有鼻子有眼的!说那个女生临死之前还特地在房间里面刻下了遗言!”

  “遗言?”张璇艳也有些好奇了,“他真这么说的?”

  “什么遗言?”杜岩刚推门进来就听到她们在说这个,忍不住发问。

  姜雨薇于是又凑上去将这件事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

  “而且之前大扫除的时候不就是发现窗户上刻着什么字嘛!”

  姜雨薇说到这的时候忍不住身上冒起了鸡皮疙瘩——当时还是她擦的窗呢!现在想想就害怕!

  杜岩低着头想了想,道:“听起来确实像那么回事,但是感觉不太对劲。这也太巧了吧?”

  张璇艳也是不相信:“这种学校里面以讹传讹的事情不要太多好不好?这你也能信?”

  姜雨薇和沈欢立场是一样的,可能她们是率先听到的一方,总是下意识地选择相信,而杜岩和张璇艳因为是之后才听到的,自然不太相信这种事情。

  不过话说回来,姜雨薇自然也是希望这件事是假的,可心里总有根弦崩在那,感觉怪怪的。可她终究只是道听途说,因此也就不说什么了。

  张璇艳又随便扯开了几句,杜岩也帮着宽慰了几句,大家都只当这件事是巧合,自然也就揭过去了。

  杜岩将书包卸下,坐到椅子上,整理自己的书本,心里却还在想着这件事:“真的只是巧合吗?”

  ***

  杜岩今早起床的时候还是跟往常一样,洗漱、检查东西,然后出门。由于东西是前一天晚上就已经收拾好的,因此杜岩每天出门所需要花费的时间绝对不超过半小时。

  天色已经蒙蒙亮了,杜岩径直去了望江台准备在那边晨读。

  今天望江台上的人有些多,杜岩没怎么注意,还是去了自己惯常坐的位置,掏出英语书,逐字逐句地读了起来。

  另一旁,那群人开始“嗯嗯啊啊”地发起声来,原来是津海大学话剧社的成员开始练习发声了。

  话剧表演从来不会配备话筒,这对演员的声音要求特别高。演员除了要吐字清晰、声音洪亮之外,还要具备极高的台词功底。一句话的重音应该落在什么词上、结尾应该怎么收?这些都是十分关键的所在。

  当然早晨练声只是比较单纯的练习声音大小和音准。杜岩只听见他们逐字逐句地诵读着台本,俨然也是十分认真的模样。

  杜岩没有想太多,还是沉浸到了自己的英语世界,直到闹钟响起,杜岩这才发觉嘴巴有些干。她收起书,背起书包,准备离开,然后在去往操场的路上给沈欢打电话,提醒她们起床。

  由于早起跑操刷卡的任务太过严苛,沈欢她们实在不敢懈怠,只想趁着如今天气比较好尽快把次数刷满,若是等到后面天气冷了那才真的是苦不堪言。于是412的一帮人只得每天让早起的杜岩准时准点地叫她们起床,杜岩也自然而然地答应了下来。

  ***

  “晚起毁上午,早起傻一天啊!”张璇艳成功刷完结束的卡后,忍不住伸了个懒腰,“到底是哪个傻逼领导想的主意啊,还让不让人好好上学了!”

  终点这里人多,张璇艳说得又大声,不少人都转头看她,吓得沈欢赶紧去拉她:“你小点声,这么多人呢!”

  “怕什么!”

  “行了吧你,就你还上学呢!一天到晚看不见人!”姜雨薇把学生卡从机器里抽出来,朝张璇艳看了一眼。

  “那我也是有自己追求的好吧!”

  杜岩看着她们三人在那斗嘴不禁觉得有些好笑。

  “行了行了,我们都拦住别人的路了,快走吧!”沈欢赶紧把她们俩从人流中拉了出来,然后四人一起慢悠悠地往食堂走。

  “每天这样子跑完,哪里还有胃口吃早饭?”姜雨薇也忍不住抱怨。

  可该吃的还是得吃,于是四人去食堂排队买了早餐,杜岩买了早饭就拎着袋子去教室了,张璇艳除了自己买了早餐外,还另外打包了一份。

  “哦呦,这是给谁买的啊?”姜雨薇忍不住把脑袋凑上去八卦。

  “起开!”张璇艳用手把她脑袋隔开,脸上忍不住泛起笑容,“自然有人。”

  “谁啊?”这下连沈欢也好奇了起来。一看张璇艳的样子就知道,对方八成是个男的。

  张璇艳却神秘一笑,之后就算她们怎么胡搅蛮缠、旁交侧击,张璇艳都不肯再开口了。她们见她不再开口,也就不再多问了。

  ***

  买了早饭到教室,由于才是七点半,距离上课还有半个小时,教室里还是冷冷清清的。杜岩素来不是坐最后一排,还是坐在了以往坐的第四排,然后掏出今天上课要用的高数书,一边吃早饭,一边提前看了起来。一方面是回忆一下上节课上的内容,另一方面是提前预习今天的上课内容。

  随着上课时间的临近,教室里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等到时间到了,也就自然而然地上起课来。直到课间休息的时候,后排的男生吵吵嚷嚷,杜岩这才知道,原来是纪鹏回来了。

  才是大一年级就能跟着一起参加比赛,风头自然是无量。纪鹏容貌姣好,为人亲和,不仅在男生中人气很高,在女生的人气也是十分之高。因此他才刚回来,课间的时候座位周围就已经围满了人。

  面对其他人的疑问,纪鹏自然是一一回答,一直到上课铃声响起,纪鹏那边的人群这才慢慢散去。

  ***

  由于之前下了不少的功夫,杜岩终于能够跟上上课的节奏了,今天的高数课上起来不是特别困难,因此下课的时候,她的心情还挺不错的。

  杜岩正低着头收拾着书包呢,眼角却瞥见有人抬手在她的桌子上敲了敲。杜岩抬头看去,正是一脸笑意的纪鹏。

  “杜岩你好,听说你转专业过来了?”

  之前或是因为不熟或是因为离得比较远,杜岩从未像今天这样近得仔细观察过纪鹏。

  眼眸深沉,鼻子硬挺,头发松软,身形挺拔,是个让人一眼见了就知道很帅气的人。再配上他脸上一直带着的淡淡笑意,只让人觉得如沐春风。

  如果说许高是那种带着一丝精致气息的帅气,那么纪鹏则是那种“天然去雕饰”的俊朗。

  杜岩有些看呆了,过了会才道:“是啊,原先的专业不太适合我。”

  纪鹏笑着点点头:“那咱们以后就是同学了。”

  杜岩笑了笑,道:“比赛得怎么样?”

  是个其他人问了很多遍的问题,于是纪鹏还是用惯常的话语回答:“我毕竟还是大一,能做的事情有限,所以只是过去打了个酱油。”

  杜岩只当他是谦虚,笑道:“你已经很厉害了,我还要向你多学习。”

  两人正说着话,明和裕收拾好东西过来了,于是三个人就一起去下节课要上的教室。

  路上三人走在一起,回头率颇有些高。

  杜岩素来穿着简朴,这种日子就是一件简单的白T外加一件格子衬衫,下身一条黑色牛仔裤、一双帆布鞋,看起来普普通通,十分寻常。但是在她身边走的,纪鹏琼枝玉树自然不必多说,明和裕颜值不低,也是十分引人注目。

  因此,这就显得杜岩特别的土,也显得她十分的格格不入。

  不少女生内心默默吐槽:这样的女生怎么配跟这样的帅哥走在一起?放开那两个帅哥,让我来!

  杜岩虽然觉察到了别人的目光,但还是没怎么在意。况且她跟纪鹏、明和裕只能算是有过交集,她也没什么可以得意的。

  ***

  纪鹏和明和裕向来是走得最近的,中午自然是一起吃饭了。今天另外多加了一个杜岩,倒也没有十分尴尬。杜岩本来没想着跟他们一起吃饭的,但是纪鹏下课的时候邀请了她一下,她也没有拒绝。

  为什么要拒绝呢?杜岩找不出拒绝的理由。

  于是三个人就一起去吃了午饭。

  杜岩只打了两个素菜,明和裕不禁有些好奇:“你吃得这么素?”

  杜岩总不能说我快没有生活费了,只能吃这些,于是只得勉强笑道:“我最近在减肥。”

  “你不胖啊……”明和裕还是忍不住接口。

  他实在是不明白,为什么女生明明那么瘦了,还是一直强调要减肥?难道她们眼中的胖瘦和自己不是一个概念?

  纪鹏显然觉察到了她的尴尬,于是笑道:“减肥是女生恒久不变的话题,这你不知道了吧?”

  “我知道啊!”明和裕赶紧回答,“我只是没想到杜岩也在减肥而已。”

  杜岩勉强一笑,心中却不禁为自己如今的处境担心起来。

  生活费,生活费,她的生活费应该去哪找?

  ————————

  小剧场:关于生活费

  Q:父母一般给你多少生活费呢?

  沈欢:我妈一般给我一千五左右,我平时没什么开销,倒是差不多够用。

  张璇艳:不知道啊,一般我都是刷卡的。

  姜雨薇:两千五吧,但是我一般都不够用,每次只能预支下个月的。

  杜岩:我从家里就带出来两千块钱,开学时候置办东西已经花了一千,现在只剩下几百块钱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关于喜欢]喜欢的心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关于喜欢]喜欢的心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