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回乡记事(2)
柒钥2018-12-19 20:183,204

  清晨暖暖的阳光透过玻璃照进家里,屋子里也一下透亮起来,家里人都早早就起来了,只有我一个人还赖在炕上的被窝里不肯起来,奶奶和母亲正忙做着一家人的早饭,爷爷也忙着给家里养的家畜准备饲料,父亲牵着家中的老黄牛准备把它觅到房后面的草地上让它自己吃草。

  “起来了!太阳都晒屁股了!”父亲放牛回来看见我还在睡觉,朝着我肉墩墩的小屁股就来了一下。

  “嗯…”我揉着朦胧的睡眼爬了起来,鼻子朝空气中嗅了嗅,奶奶在做什么好吃的呢?我迷迷糊糊的穿上衣服,下地趿拉着鞋就要到外面去,可能是还没睁开眼,“铛”的一声脑袋直接撞到了门上,我被碰的愣了一下,迷糊的睁开眼了环顾四周,一副“我是谁,我在那?我在干什么?”的迷茫表情!家里人看见了都被逗的笑出声来。

  早饭过后,父亲提着东西去看望村里的一些长辈们,我也打算去找村里的小孩子玩,一年多没见了,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还认不认得我?和母亲奶奶打了声招呼就跑了出去,沿着熟悉的道路飞快的跑到二丫家。

  “二丫头,二丫头,在家吗?”我站在大门外面对着里面大喊。“汪汪汪…”首先热情迎接我的不是可爱的二丫而是她家的一条凶恶的大黑狗,大黑一边狂叫边热情的狂奔到大门口,呲牙咧嘴的朝他狂吠。看着大黑狗那满嘴的尖牙我吓的朝后挪了挪身体,大黑实在是太热情了,热情的让人受不了啊!要是再不小心让大黑给热情的吻上一下我估计怎么也得躺上十天半个月的,我惹不起还躲不起吗?我又朝后面躲了躲。

  “吱呀…”的一声从家里开门走出来一个女人,我抬头朝院子里一看原来是二丫头她娘。

  “大娘,二丫头在家不?”我冲着里面的大喊了一声。

  “叫啥叫。”大娘走到门口踢了一脚大黑狗,大黑立马热情消退,夹着尾巴灰溜溜的跑回去了,临走是还不忘记回头呲牙给我留下一个热情的微笑。“是小轩啊!你们一家子都回来了吗?啥时候回来的?在城里上学好不?让大娘看看,这城里回来的人就是不一样,瞧瞧这衣服,瞧瞧这脸蛋都养的白嫩白嫩的,才去了一年多吧,城里的水土养人啊!”大娘在我身边转了一圈捏了捏他的脸,嘴里啧啧有声!

  “大娘,我们昨儿个晚上回来的,二丫不在吗?”

  “二丫这死丫头也不知道死哪去了。”大娘笑着说,“你们啥时候回城里啊?”

  “我爹说最多在一个礼拜,要给奶奶修房子,还要帮爷爷奶奶把地里的庄稼锄一下!”

  “恩,要不进屋里等吧,那丫头估摸着一会儿就回来了!”

  “啊!这样啊!那大娘我不进去了,我到外面去找找去他们!大娘再见!”我说罢转身就跑了。

  “啊,啊!慢点跑!小心摔倒!”大娘愣了一下,赶忙在身后喊到!

  我跑到外面街道上四处找寻二丫他们的身影,可是找了好一会儿也没找到他们,这帮家伙能跑到那儿去呢?又去以前经常去的地方找了找也没找到。无聊之下我沿着田地边上准备往回家走,刚走了不远就看见前面的豌豆地,翠绿翠绿的一大片,一眼望不到边的那种。要说这个季节的豌豆荚正是嫩的时候,是可以生着吃的,里面的豆子嫩嫩的,咬一下都能咬出水来。皮也是嫩嫩的脆脆的,把外面的透明的硬皮去掉,只留下里面绿色的嫩肉,放到凉水里面泡上一会儿,就会越发的冰凉清脆,是乡下小孩子在夏天不可多得的零食。要是过段时间外皮变黄变硬的时候就不能吃了,这是专属于乡下小孩子的东西,在城里是吃不到的。

  我慢慢的走进豌豆地里,小心的避过豌豆的蔓子,村子里的地是不怕人们进去采摘的,只要小心点不要踩坏农作物就好。我看见哪有那种嫩绿色的,鼓鼓的豌豆荚就小心的踩在空地上去把它们一一的摘下来,不一会儿就把裤兜塞的满满的,就连两只手里都拿的满满的,我一看没地拿了就慢慢的退出豌豆地来,快步的朝家中走去,心中只想着能快点回去把豆子泡到凉水里面,早已忘了没找到二丫他们的不高兴了。

  “奶奶,看我去地里摘了好多的豌豆。”我一进门就看见在灶火边烧火的奶奶。“这个城里面可没有,等我回城一定要给班上的同学拿点。”

  “好,等走的时候再多去摘点,要不捂得回去不好吃了。”奶奶笑的说。

  “奶奶,你在煮啥嘞?”我看见灶上的大铁锅冒着热气。

  “焖山药呢,中午等你爷爷回来让你爷给你擦山药鱼儿,你不是早就想吃了,奶奶老了,也使不上劲了,也就你爷爷还能擦上点了,好不容易擦上一回,多擦上点,你们走的时候也拿上点。”奶奶对着我笑着说。

  “娘,让明哥擦吧,爹的腿不好,站的时间常了又腿疼呀!”母亲坐在炕沿边上说。

  “大明他擦不好,一点都不筋,你爹擦的筋,反正咱也不常吃,让你爹擦吧。”奶奶对母亲说。”好了,山药再蒙一会儿就好吃了。”奶奶可能因为坐久了,想站起来时晃了一下没能站起来。

  “娘!”母亲正和奶奶说着话,看见奶奶没站起来赶紧快步走过来慢慢扶起她,小心的扶到炕上。“娘,是不是又腰疼了?大明给你买的药吃了吗?”

  “吃了,吃了!多少年的老毛病了那能一下子就能好的,你们就知道乱花钱!”

  “哪那是乱花钱啊!有病了就得吃药不是?这点药是不是不管用啊!要不您这回和俺们进城看看城里医院的医生吧?总拖着也不是个事啊!”母亲有些着急的说。

  “都是点老毛病,黄土都埋半截儿的人了,还来回折腾啥劲!”

  “娘…”母亲刚要再劝劝奶奶,堂屋的门从外打开了,是父亲回来了!

  “娘,你们说啥呢这么大声,俺在门口就听见了。俺爹嘞?”

  “没说啥,你爹去看牛去了,山药蒙好了,一块儿过来剥山药吧!”奶奶拦住母亲接过话说。

  “娘,咋得啦?”父亲有点着急了。

  “都说没事了!”说完奶奶就下地去了,父亲还想再说些什么但是被母亲拦住了,母亲对父亲使了个眼色示意父亲先别说了。

  接下来一家人把把一锅山药都拿出来,小的扔到筐子里准备喂猪,大的都挑出来把皮剥了放到干净的盆子里,准备中午做山药鱼用。爷爷回来后去堂屋拿着细箩去筛一些好的莜面,奶奶把剥好的山药都放进大铁锅里,然后用手一个个的都捏碎了,然后把莜面均匀的撒在山药上面,爷爷开始用力的揉,使的山药和莜面融合在一起。这就需要手腕和胳膊一直用劲,很耗体力的,爷爷只是揉了没一会儿脸就开始变红,额头上也开始出汗了。

  “爹,要不我来吧。”父亲走到爷爷身边说。

  “没多少了,你别沾手了”不一会爷爷把面揉好了,起身锤了锤腰,“老了,不行了,要是以前干一天活也不会这样!”

  一家人围坐在一起把面揪成一个个的小季子,然后捏成中间胖两边尖尖的形状放了满满的一笼,然后放到锅里去蒸,至于蘸子爷爷前几天在滩里摘了很多野蘑菇,这么多天早就晒干了,用水洗一下,里面放点小葱、盐、油,肉沫再加点水非常有味道。

  中午,一家人围坐在炕上吃着忙碌一上午做出的食物,每个人脸上都浮现出满足的笑容。其实吃什么真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和谁在一起吃!

  父亲一中午都心事重重的,等爷爷奶奶到外面去了,父亲才迫切的问母亲上午是怎么了,母亲安抚了一下父亲说:“是爹和娘的身体,爹和娘上了年纪,再加上年轻时候的操劳,身体大不如前了,我想找个时间是不是把爹娘接到城里住,或是到城里的医院去看看。”

  “嗯,我看行,等找个时间我和爹娘说说,就怕他们不应啊?”父亲说。

  是啊,爷爷奶奶在这里住了一辈子,所谓故土难离,而且老人家都讲究落叶归根,都怎么大年纪了,谁愿意离开自己的家乡啊!看来要劝爷爷奶奶到城里是一件艰巨的任务啊!

  午休过后,父亲起身准备到村子里找几个人,明天父亲想把房子给重新修缮一下,尤其是房顶要着重的好好重弄一下,听爷爷说去年夏天每当下雨时外面下大雨,屋里就下小雨,而且房背后也裂开一条缝了,这都要好好修修,要不然等父亲走后再出点事老俩口也不好办。他们这次也待不了多少时间,等赶快把房子弄好,要不过两天去锄地就没时间弄房子了,人也不好找了。等到傍晚父亲回来说搞定了,他在村子里已经找好了几个人明天来帮的一起干,让母亲明天上午去供销社割点肉再多做点饭,中午晚上人们干完活就留在在咱家吃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梅老头的花样年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梅老头的花样年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