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童年
柒钥2018-12-18 19:353,921

  九乃数之极,农村人习惯于把冬至日后每九天划分为一九,共九九八十一天,也被称为“数九寒天”。是农村人根据长久以来入冬到开春气候变化总结出来的,有俗语“一九二九不出手,三九四九冰上走,五九六九沿河看柳,七九河开,八九燕来,九九归一九耕牛遍地走。”这是我国劳动人民智慧的结晶。

  最后一九的第二天就是惊蛰,天气开始转暖,村里的人们都开始准备播种了,当然小千景家也不能例外。地处西山省土地相对肥沃,但因为气候条件的限制,这里的农作物一般都是一年一熟的,春种夏耕秋收冬藏,四季循环往复。村里能种植的农作物很多,麦子、莜麦、胡麻、山药、萝卜豆角,有的人家还会种一些黍子、大豆、豌豆、黄豆等,这就完全能满足村里人的日常生活需要了。

  到82年的时候村里实行了生产承包责任制,再也不用吃大锅饭了,村里的人都纷纷承包土地自己种,爷爷也承包了几十亩土地,等秋收的时候除了上缴国家的一部分,自己还能剩下很多,除去自己吃的手里还有不少余粮,农民的日子才开始火红了起来。

  随着庄稼都种下地,村里的学堂也开学了,因为原本塌了的学堂房屋需要一段时间的修缮,所以村长就让他们先搬到村大队隔壁的一间窑洞里面暂时住着,窑洞不大,坐了二十多个小孩子就更显得拥挤了,三四个小孩挤在一张桌子上,也不吵闹,就坐在那儿安安静静的听老师讲课。天气好的时候老师也会把课堂搬到门口的大树下,那是一个很高很大的榕树,听村长说他小时候这棵树就在了,清风徐来,小孩们郎朗的读书声伴着沙沙的树叶声回响在村子的上空。

  童年的生活总是无忧无虑、自由自在,放学后我总是和一帮小孩子在田野里撒欢蹦跶,爬高下低的,去河里摸鱼虾,上树掏鸟蛋更是家常便饭,每次我和小伙伴们都玩的不亦乐乎,不知不觉的就到了吃饭的时间,奶奶总是四处喊着我的名字叫我回家吃饭。有时候我也会馋小卖部里卖的好吃的,但都苦于没钱买,一帮半大小子就偷摸的去别人家掏人家鸡蛋去换,虽然只是几块糖或是几个冰袋但是一帮孩子都吃的津津有味的,像是吃到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一样,那时的零食没有现在这么多种多样,但我们坚信那时候的东西时最好的,因为难得,所以珍惜!那时候我们也会到田地里去采摘一种叫“酸溜溜”的东西,只有田地里面才会长出来,剥了外面的一层皮,露出里面白嫩嫩的果肉,咬在嘴里酸酸甜甜的特别好吃。

  随着盛夏的到来,爷爷奶奶忙于锄地,没有太多的时间去照顾我,所以在放假的时候我都会跟在爷爷奶奶身边,拿着一个小锄头学着他们锄地的样子,一点一点的锄着眼前一拢地,时间一长我竟也能锄的有模有样了,以后每次下地的时候他都挥舞着小锄头跟在爷爷奶奶身后,叫嚷着自己也会锄地了,奶奶说我那时的样子真是有说不出的可爱。

  跟你说我小时候可是放过牛的,我们那时村里的牛都是一起放的,一家轮一天,因为我爷爷奶奶白日里忙于锄地顾不过来,我就自告奋勇的去帮爷爷去放牛,等村里人都把自家牛赶出来后,我就带着我家的大黄狗和小鞭子带着水壶赶着牛群浩浩荡荡的往东面的草地出了,一路上要是有那头牛不听话敢脱离队伍,大黄就会跑过去一顿犬吠,那头牛就又会乖乖回到队伍中,等到了东面的草滩里,他就会让牛群停下来,牛儿就会悠闲的在那儿吃草,时不时的甩甩尾巴赶走那些烦人的苍蝇。我也很悠闲的躺在自家大黑牛背上,仰望天空,湛蓝湛蓝的,微风吹来,天边就飘过几朵形状各异的云彩,有的像自家大黄,有的更像仙女,漂亮极了!

  由于整个夏天都在地里干活的缘故,我的饭量也明显增长了,一个夏天过去胖了不少但同样身体也壮实了许多,皮肤也被晒黑了不少,要是我父母现在看见估计也会大吃一惊的。

  时间就在眨眼间流逝,转眼间一年就过去了,那一年我快九岁了,个子也窜起来了,高高壮壮的。我们也搬进了干净的教室,小孩子们都坐在凳子上认真的听着老师讲课,我们是去年秋天就从窑洞搬到新学堂了,本来是说就旧把学堂的房顶修缮一下就好,可是村长听说以后就召集全村人开会,村长苦口婆心的劝说了村名这一切为了娃娃们,咱们苦一点不要紧,但是不能再苦着娃娃们了,只有读书识字以后娃们才不会一辈子种地,那房子要是再塌了咋办?砸着了娃们咋办?村民们也明白这个道理毕竟自家娃娃也在里那面上学呢,于是全村就集资盖了三件砖瓦房,宽大的教室,明亮的玻璃,这一切都是孩子们之前没有想到的。

  之前我有看过一个新闻,说的是某个记者在一个偏远地区的山村里看到一个放羊的孩子。他就过去问“孩子,你怎么不去上学啊?”“我要放羊啊”“那你为什么放羊呀?”“薅羊毛”“那为什么要薅羊毛啊?”“卖钱”“卖了钱想干什么啊?”“娶媳妇”“娶了媳妇呢?”“生娃”“那你想让娃娃长大了干什么呢?”“放羊”这就成为了一个死循环。所以说知识改变命运,教育改变国家,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

  有一天傍晚学堂下学,我和往常一样准备回家帮奶奶干活,刚进堂地就惊喜的看见父亲坐在炕上。“爹,你咋回来了?”我高兴的扑了过去喊道。

  “小轩又长高了,黑了不少也胖了不少”父亲高兴的说。

  “嘿嘿…”我傻笑的摸了摸后脑勺。

  “爹这次回来是带你进城的,那边给你问上学校了,你娘本来也要回来的,我没让她回来,反正没几天就见面了。”父亲拍了拍我的头高兴说的。

  “爹,是要带我去城里吗?城里是什么样的?有镇子上大吗?学堂和咱们这的一样吗?…”我一听要带他进城去,先是兴奋的问了一大堆问题,然后想到要离开爷爷奶奶心里又很难过了!我小时候也去过姥姥家,可那时还小对城里没什么映像。

  “大,有很多楼房子,很多汽车,比咱们镇子大的多。”

  “哇!比镇子还大,那得多大呀!爹,啥是汽车?啥是楼房?汽车和村长爷爷的拖拉机一样吗?”我惊奇的问,这些可都是我从未见过的也从未听谁说过的。

  “就是把一间房子再盖到另一间房子上面去,一层层的垒起来,嗯!反正过两天爹就带你去,你不就能见到了嘛。”

  “房子不会塌了吗?”我非常惊奇的问父亲。

  “哈哈…不会不会,来,看爹给你买什么了,苹果,想吃吗?”爹转身从旁边的袋子里拿出一个红红的苹果。

  “哇!苹果!俺要吃。”我接过父亲递过来的苹果也没洗就迫不及待的咬了一口,脆脆的,甜甜的果汁流进嘴里太好吃了,我突然想到二丫,拿着苹果转身跑出去了。

  “小轩,你去哪啊?”“我给二丫头吃点,她还没吃过苹果呢。”我迫不及待想给二丫也吃点,就快步跑到街上看到二丫头在那和别的女孩玩的呢就喊“二丫,二丫,苹果,苹果”跑到二丫面前举着苹果说:“给你吃一口,可甜了。”二丫头是我大爷爷家的二女儿,所以就叫二丫头了,长的很可爱,大大的眼睛,不同于村里小孩那粗糙的黄色皮肤,二丫皮肤白白嫩嫩的,就像家里磨的白豆腐一样,梳着两个可爱的麻花辫,在村里也算是一个小美女了。

  二丫头看见眼前的苹果张开嘴小小的咬了一口,“多吃点,俺家还有呢!”于是二丫大大的咬了以后,眼睛笑着眯成月牙状。两个人你一口我一口不一会儿就吃完了,旁边的小孩子馋的直咽口水,当我吃完最后一口,就随手把果核扔到地上,没想到旁边突然伸出一只又黑又瘦的小手捡起果核就往嘴里送。

  “二狗子,那不能吃。”我一看是二狗子赶紧说。可二狗子吓的抱住头蹲下不但不听我的劝阻还一下把果核全塞进嘴里拼命的咽下去,仿佛怕被人抢了去。

  “二狗子,你咋就吃了呢,那个不能吃呀,可苦了。”我看着眼前黑黑瘦瘦的小孩,和我同岁却比他瘦弱很多,就像一个六七岁的孩子,心里不知怎么了就是难受。“二狗子,俺回去给你拿苹果去,俺爹给俺买了可多了,你等俺啊!”说我就转身跑回家去了,回到家就从袋子里拿了一个苹果递给奶奶,

  “奶奶,奶奶给俺把苹果切开,俺要给二狗子他们吃点,二狗子那会儿把俺扔掉的果核子都给吃了。”我着急的跟奶奶说。

  “好,奶奶给你切,拿好可别掉了啊”我拿着切成几瓣的苹果又跑了出去。我爹再一旁听见了就问“娘,这二狗子是哪家的娃?”

  “哎,是后街你柱子叔的孙子,他爹去年冬天夜里跟人打架被打死了,等人找到了都冻僵了,他娘最后也扔下狗子跑了,真是可怜的娃呀!”我跑回去把切好的苹果给每人分了一瓣,那些孩子一点一点的慢慢的舔着苹果上的汁液,都舍不得一下子全吃掉。

  第二天父亲领着我去了学堂,见到李校长后跟他说要带我去城里读书,校长听后很激动摸着我的头“好啊,去城里好啊,去到新学校一定要好好识字啊!”我连忙点头答应。从学校出来后父亲就径直带我回到家里,明天就要走了,还有很多东西没有收拾完呢。

  一夜无话,清晨天还没亮我就兴奋的醒来睡不着了,脑海里总想象着城里是什么样的,学校是什么样的,就要去城里了,心里很是激动。奶奶也起来了,准备给他们做点早饭。爷爷默默的下地帮他们整理要拿的东西,不大空间似乎弥漫着沉重的气息。吃过早饭后,爷爷奶奶把他们又一次的送到村口,“爷爷奶奶,俺舍不得你们,俺不走了!”我颇为不舍得抱着奶奶眼里泛着泪光。

  “说啥胡话呢,奶奶也舍不得娃娃呀,到了城一定要听你爹娘的话,不要乱跑,城里大小心让坏人给抓走的。”奶奶也抹着眼泪。

  “奶奶俺一放假就回来看你。”“好好,奶奶等你。”“爹娘那俺们就走了啊,你们快回去把,早上冷着呢。”父亲在车斗里把东西放好对着二老说。

  “好,你们快走吧,他叔,又得麻烦你了。”“没啥”老村长拜拜手说。等小千景爬到车里老村长发动拖拉机。拖拉机载着我离开了这个他生活了十多年的小村庄,走出很远还依稀能看见二老站在村口瞭望,乡下生活虽然过的清苦,但是很快乐、很幸福。

  到镇子上告别了老村长坐上通往县城的汽车,然后到县里汽车站再换乘去城里的汽车。一路颠簸的汽车载着我的希望和憧憬缓缓的驶向几百里外的安西市。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梅老头的花样年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梅老头的花样年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