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新的开始
刘润木2018-10-06 15:392,821

  无心这么一说,于成内心就有了些动摇。

  “放心吧,她有她的际遇,但她眼下的贵人不是你,因为现在的你太弱了。”无心说完,头顶的白发已是尽数消失殆尽,额头的疤痕在日照下更加明显。

  于成很想知道泉莜莜的贵人到底是谁,但他忍住了,因为面前这个人再说下去,可能随时都会死去。

  “我会在这里看着她的,直到那人前来救她,你放心去吧。”说完,无心身上迸发出刺眼的光芒,哪怕于成闭上眼睛,光线依旧直戳进眼皮,让他不禁转头回避。

  那光芒的能量冲刷着他的身体,渗透到他体内的每一寸经脉,连心脏也产生了律动,像是在回应着什么。

  很强!

  于成明白,这个人若要杀他,可能连手指都无须动一下,怎么会费了半天口舌,还折损了阳寿。

  “前辈,我答应您!”

  老者微微点头,收回了光芒。

  “前辈,您功力如此了得,能解开我的封印吗?”于成尝试着问道。

  “你尝试用元神窥探一下自己的心脏吧。”

  连这个都知道!于成立即盘腿收心,将自身元神卷入体内,只见那根针还在,而心脏那里竟有一小块区域变成透明状,隐隐还能看到些光点如同星星一般散发出来。

  “这是?”于成收回元神,讶异道。

  “那便是我们的玄赐,星芒引。”

  “星芒引?”于成看过许多书,但从未听过这种玄赐。

  “这是一种可以动用星辰能量的玄赐,以后你再慢慢参悟吧。”

  星辰、星光?

  于成想起一件事,“前辈,前些日子我与一人比武,他……”

  “他留了一根星芒针在你体内对吧,不必担心,那是解除封印的关键。”

  于成目瞪口呆,他想问的正是这个。

  无心摇了摇头,眼神中有一抹碧波在荡漾,“至于怎么解除,我亦无可奉告,你脑中新得到的功法要勤加练习,那是珍贵的礼物!”

  “功法……”于成这才想起来,“前辈,还有一事,您可知我的母亲元神何在?”

  “母亲,在那里。”无心指着于成胸口的伤疤,又脱下上衣,露出了同样位置的伤疤,“也在这里……”

  于成愕然,难道这个人真的就是另一个自己?

  “无心前辈,您的意思是说,母亲又沉睡在封印中吗?”

  无心老泪纵横地说道:“泉青虽然杀你,但也惊醒了母亲的元神,那子母枪刺中的位置,正是她所依附的地方,那里已经因她的醒来而变得薄弱,我原来也以为她是重新沉睡在封印中去了,直到昨晚我亲眼目睹了一切才知道,原来当年母亲用星芒引爆了自身元神,化为血肉,修补了我的身体,我……”

  于成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母亲的玄赐并不是星芒引,她怎么可能引爆星芒?”

  “那是因为她怀了我们,生了我们,所以我们的玄赐她一直都能借用。”

  于成泪如抽丝,元神爆灭,不入轮回,意味着自己的母亲选择永恒地消失在天地间,此刻的他既悲痛又后悔,真希望自己没有问这个问题,那样还能让自己天真地以为母亲一直在身边。

  “成儿,好好活着,这次我们的重逢是上天的恩赐,你一定要懂得感恩!”

  “为母这次的沉睡,可能会稍稍久一些!”

  成璎的话,不停地回荡在于成的脑海里,让他久久无法平静,一老一少面对面沉默地哭着,直到泉莜莜身体稍稍有了些动静。

  “走吧,若她醒来见到你,那我的努力就白费了。”无心抹着眼泪劝道。

  于成长呼一口气,然后坚定地说道:“母亲临走前曾交代过我,此生要好好待她,所以有件事我必须要先去做!”

  没有细问,无心便直接指出,“其实泉青那狗贼说的没错,闫霸天的老巢是在墨林岗,不过具体位置是在墨林的西边,那里少说也有上百人。”

  “粉身碎骨我也去,若是不能为她雪耻,我做人又有何意义!”

  “我懂,这附近有种药草叫“神仙草”,果实多汁无色无味,会令人产生幻觉并最终失去意识,其他的不用我多说了吧?”

  于成眼睛一转,“前辈,既然你也是我,内心必定和我一样,可否和我一同前去?”

  “不行,若我能参与,那日我便直接到茶楼救下你们,何必找人去呢?”

  “原来是前辈通风报信!”

  无心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如今命运已经变了,那么接下来的事就不是我能预料的了,我只想多活些年,看看我当初的这步棋如果这样走,结果会不会好一点。”

  于成看着眼前这个老头,突然有种莫名的恐惧感,如果一个人不知道未来会怎样,那么至少有怀抱希望的权利,但如果知道未来的自己会变得如此苍凉落魄,接下来又该以什么心态活着呢?

  万幸的是这个人告诉自己,未来可以改变,那就等同于新的开始,一切都还是未知数。

  “我还能再见到莜莜吗?”于成问道,此次分别和离开祺西城的感觉完全不同,有了些新的情愫让他难以割舍。

  “不知道,凡事有因果,只希望你的结局不会和我一样。”无心言罢,拎起一旁的子母枪,神情专注地摸了又摸,然后递给了于成。

  这天夜里,墨林岗灯火通明,一个黑衣少年手持霸枪在石阶上走着,两旁横七竖八躺着不少表情丰富的山贼。

  “哗……” 一个斜坐在石椅上的山贼被淋了个透。

  “他娘的谁啊!”山贼咒骂道,挣扎着从梦中惊醒过来,右手手掌处还缠着纱布。

  “我!”少年凌厉地说道。

  山贼撑开眼皮,朦胧中看见一个提枪少年,似乎在哪里见过。

  突然,山贼双目圆睁,惊恐说道:“你,你,你不就是那茶楼里的弃子?”

  若换成往日被说自己是弃子,于成必定会忿忿不平,但他此刻却笑了笑,“正是爷我了。”

  “好啊你还敢来,那日害我这般模样,我正愁上哪找你们泄恨,小的们,把他给我扒了!”

  声音在回荡,却没有人前来,山贼这才发现除了他们俩,全部人都已经呼呼大睡,连闫霸天都在主位上打鼾。

  “我说闫公公,你这断根也没几天啊,怎么说话奶声奶气的,哈哈!”

  “你,我杀了你!”闫秦将腰带一裹后跳上了竹台,随即从腰带中飞出了几把黑色飞镖,朝于成快速袭来。

  于成轻蔑一笑,这速度可比泉青的夺魂珠慢太多了,只见他将霸枪横在胸前一转,瞬间就弹开了飞镖。

  眼见自己的飞镖被弹飞,闫秦急红了眼,抓起身边的砍刀从空中向于成砍来。

  “我还以为你这个小头头有多强,原来也是个破烂货!”于成后退两步,避开了对方的攻击,“若不是那天我没有霸枪在手,又以一敌三,你还能在这里乱窜!”

  听于成这么一说,闫秦气疯了头对着他猛砍,章法全无漏洞百出,但于成却左躲右闪,并没有急于出击。

  直到对方侧砍,于成这才将子母枪轻轻一挑,将其左臂硬生生切断,疼得闫秦呼天抢地。

  “疼吧,你就是用这只手摸她的对吧?”

  “你……”闫秦还没说完,又听唰一声,右臂也被切断了。

  “差点忘了,你这只手还箍住她了呢。”于成扶着子母枪,淡淡说道。

  “老大、老大啊!”闫秦这时算是清醒了,疯狂地往闫霸天的方向跑去,试图求救。

  结果没跑几步,枪刃便从后背刺穿了他的胸膛,耳边传来于成的声音,“闫公公,你的玉像,我可是连本带利一起还你了。”

  闫秦缓缓扭头,近距离地看着于成的眼睛,心中后悔万分,自己横行多年无事,怎么遇上了这么一个有仇必报的煞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摘星山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摘星山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