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身世
刘润木2018-10-05 21:002,422

  “不可能,我怎么可能是月辉星?”于成不敢相信,“那为什么我会变成弃子?”

  于烈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望着寒冬中的月牙问道:“成儿,你可知道那天前厅的四位是什么人?”

  “孩儿不知,请父亲明示。”

  “他们正是摘星君!”

  于成怔住了,也不知那施魂生有没有来,他手中的《山巅》可是承载着自己的希望。

  “世人皆道摘星君匡扶正义、除恶扬善,可是成儿你知道他们最初的目的是什么吗?”

  于成摇摇头,一脸茫然自然不知。

  “他们最初的目的,就是除掉月、辉、星!”

  “为什么?”于成务必震惊,他只听闻月辉星天资卓绝、世间罕见,而现在月辉星是他,摘星君要诛杀的,也是他!

  “哼,还不是因为月辉星太强大了,威胁到他们的地位和名声。”

  于成心跳仿佛静止了一般,颤抖地问道:“他,他们,还有爷爷,要杀我?”

  “不,你爷爷和我心疼你还来不及,怎么会要杀你呢?”于烈轻轻抚摸儿子的白发安慰道。

  “父亲,是不是因为这件事,所以我没有玄赐?”

  “当时施魂生见你爷爷和另外两位同行坚持要护你,便提出用所谓的七绝噬血阵来封印你的玄赐,让你永生不能再用。”

  “结果,怎么样?”于成战战兢兢地问道,他分明看到自己父亲的眼珠已血丝密布。

  “结果,你爷爷坐镇主位,被天雷劈得灰飞烟灭,而你母亲作为血源,最终枯血、而亡……”于烈说完,无力地垂下双手,当时的他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爱妻变成一副枯萎的皮囊。

  于成神色恍惚,连退几步,“不,不,这不可能,母亲是难产而死的,爷爷是闭关去了,怎么,怎么会变成这样……”

  “成儿,你可知道,这树下埋着的是何人?”

  “这树下,埋着人?”

  “正是你的母亲,成璎!”于烈声音嘶哑,道尽沧桑,一个藏在心中十六年的秘密,终于可以在儿子面前说出来了。

  “母亲,母亲……”于成跪着爬到树根处,狠狠地磕着响头,终于明白父亲为何要他跪树了,其实跪的正是自己已去世的母亲!

  “母亲,孩儿不孝,到了今日才前跪拜,都是孩儿的错,都是孩儿的错!”

  “不,成儿,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施魂生!”

  “施魂生?”

  “为父这些年来到处打听才得知,七绝噬血阵乃封妖阵,被用来封印强大的妖物,但此阵有个缺陷,就是必杀主位和血源。”

  “那为何要布阵,为什么是母亲和爷爷?”亲人的死换来他如今这幅模样,于成真希望当年死的是自己。

  “这个阵法当年还无人知晓,所以众人错信了施魂生,其实创立此阵的人正是他!”

  “畜生!”于成牙龈咬出了血,指甲穿过厚厚的积雪,直接嵌入到黑土里,“所以,那日他们前来,是为了看我身上的封印?”

  于烈没有否认,“当年进行封印后,要求你必须被禁足祺西城十六年,等待第二次测试。”

  “那日,施魂生也来了?”

  “没有,若他敢来不死也残,我早已设下天罗地网!”

  “父亲,请解开我的封印吧!”于成说道,此仇不报他枉为人子。

  于烈摇了摇头,这些年来他一直在找寻解开封印的办法,甚至冒着风险,亲自到被封印的妖物面前尝试,依然徒劳无功。

  “成儿,你的封印为父无能为力,今夜告诉你这些只是了结你的疑惑,明天你就到古尧国的于镖分部任职,报仇之事,为父自有安排。”

  “父亲,您这是要赶我走吗?”于成心想,自己确实曾经憧憬着外面的世界,但如今父亲向他敞开心扉,不是应该一起想办法报仇吗?

  于烈拍了拍他的肩膀,“成儿,府内斗争远非你能想象,若不是我和你舅父一直暗中护你,恐怕你早就死于非命了,去吧,待府内太平你再回来!”

  “有人要加害于我?”

  “嗯,为父一直冷眼待你,处处限制你,就是不想对方害你之心更甚。”

  于成望着自己的父亲,不免担忧,若是真有人要杀他,那父亲的安危怎么办?

  于烈看出了他的心思,安抚道:“成儿放心,为父这个府主可不是吃素的,目前正准备将这些小人揪出来,但免不了一番动荡,你留下反而不好!”

  接着,于烈又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子说道:“这个你带在身上,可助你躲过一次杀身之祸,但可能会有些代价,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打开!”

  于成接过小瓶子,发现这瓶子似乎和普通的药瓶没什么两样,收入囊中后突然想起,自己体内还有一根针没解决,可是刚想开口又憋了回去,“父亲已经够烦的了,这事还是别让他担忧吧。”

  这夜,于成在床上翻来覆去,思绪混乱,月辉星、摘星君、施魂生,爷爷和母亲的死、还有自己身上的封印,哪个不是关系到他命运的人或事?而导致所有这些的关键,都指向了一个人。

  “施、魂、生,迟早有一天,我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次日早晨,一列寻常的运镖车队从祺西城的南门出发,一位白发少年掀开马车的窗帘遥望着城外的雪景,贪婪地呼吸着城外的空气。

  如果没有昨晚的事情,此刻的他应该是兴致勃勃的,毕竟多年来的愿望终于实现了,可是上天却和他开了个玩笑,让他仿佛一夜之间老了许多,心事重重。

  “我体内有摘星君都忌惮的能力,只可惜被死死封印住,何时能解,何时才能报仇雪恨?”

  未来充满变数,于成思索不出答案,干脆摊开了一张地图。

  摘星山下的世界南北长,东西短,呈一个倒梯形,南北极地长期覆盖冰雪,人烟罕至,而东西之外则是浩瀚大海,无边无际。

  摘星山下的城镇数不胜数,但国家只有九个,其中“南渊帝国”一家独大,统治南方七个大邦,每个邦都如同小国,其他八个国家分成两个联盟,分别是位于东北的“东战联盟”以及位于西北的“西灵联盟”。

  祺西城位于南宫国的西南边陲,也是东战联盟的边境,而古尧国位于西灵联盟的西北角,他这趟旅途至少要穿过三个国家,路途之远可想而知。

  正当他聚精会神看着地图时,后方却传来阵阵急促的马蹄声,直奔车队而来。

  “莫非我这才刚出城,追杀的人便已经追来,难道是这些仆人里有奸细通风报信?”

  于成暗暗心惊,放下手中的地图,紧握身旁的红色霸枪,此乃父亲临别所赠,当年成璎所用之宝器——子母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摘星山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摘星山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