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父子夜谈
刘润木2018-10-08 02:122,408

  回到院子时已近黄昏,于成推门一看又连忙把门给关了,但他还没跑几步,泉莜莜就里面吼道:“于大傻子你继续跑,我现在就去跟老爷说你干的那些好事!”

  “别别别……”于成又进了门,三步冲到泉莜莜身边说道:“我刚刚是回头捡东西而已。”

  “捡什么,我看看?”泉莜莜伸出了手。

  于成头皮发麻,此时他身上铜钱都花光了,挂在腰间的于府令牌又是特制的丢不了,那么也就只有“尿半壶”和那本看了一天的书。

  “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东西,对了,你今天怎么来了?”于成说着就往里走,手却不禁摸在腰间,泉莜莜见状一巴掌就抓了过去。

  “啪”

  一本黄皮书掉落在地,泉莜莜捡起来疑惑问道:“这是什么书,怎么连书名都不写的?”

  “野生的养生功法书,来,还我。”于成赶忙伸手就要抢回去。

  泉莜莜乐了,拿着书就往外跑,边说边翻看道:“养生我也感兴趣,先借我一阅。”

  结果于成还没来得及追上,就听见泉莜莜一声大叫,把书劈头盖脸扔了回来。

  “无耻、下流、于大傻子你竟然看这种书!”

  于成摸摸鼻子一副不知情的样子,边翻看边说道:“什么无耻,卖书的说这是阴阳养生的功法书,我看都没看就买了,怎么就无耻……诶,诶诶,他姥姥的,竟,竟是这般不堪入目,混账,看我明日不掀了他的书摊!”

  见泉莜莜怒视着自己,于成又陪笑道:“莜莜对不住了,都怪我没有仔细看,错信了那卖书的,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烧了!”

  “烧了?”于成不舍地拨弄了下书,“这样我找他理论可就没了证据,你说是不是……”

  泉莜莜掉头就走,于成暗叫倒霉,“好好好,烧烧烧!”

  “对了于大傻子,你父亲让我来告诉你,今夜二更到他院子里,此事要保密,不能留下任何印迹。”泉莜莜说完不再停留,气冲冲走了。

  “二更?”于成心中忐忑,莫非知道了我买药的事,要给我一番教训?

  是夜,一道人影穿过于府小道,脚步轻得几乎不留下雪印,突然,一个侧身躲到角落里默不作声,下一刻,从他眼前过去一名连走路都走不稳的镖师,朝着茅厕的方向骂骂咧咧而去,人影暗笑,“本少爷说今夜不行动,可没说傍晚不行动,你们慢慢尿去吧!”

  过了一会,人影终于悄悄来到府主院的花园里。

  “来啦?”花园角落的一棵大树背后,走出一位中年男人。

  “嗯,父亲深夜约见孩儿,是有什么要紧事吗?”于成惴惴不安却仍挺着胸膛问道,心想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自己做的没有错。

  于烈望着眼前的儿子,只见他额头上那个“∞”的疤痕在月光下变得更加明显。

  “身体回复得怎么样了?”

  听到这声问候,于成不禁仔细看了看眼前这个人,心想可能是假冒的,真正的父亲打小对他不闻不问,没有过一天的好脸色,可左看右看又找不出破绽来。

  见鬼了,于成心想,嘴里却不自在地答道:“好,好多了。”

  于烈叹了口气走到一颗硕大的枫树下,轻轻抚着树干,“成儿,这些年委屈你了。”

  成儿?委屈?

  于成无语,内心却犹如万马奔腾而过,久久难平,别人怎么对他都无所谓,大不了给点小小的惩罚就是了,但作为父亲,没有给予半点关怀和鼓励,竟然也是冷眼相看,这就不是委屈可以形容的了,更不是一声“成儿”就能弥补回来的。

  “我知道你这些年来过得很难受,为父又何尝不是呢?”于烈见他不语,继续说道,“府内府外,内忧外患,但依旧是为你操碎了心。”

  “哼……”于成冷笑道,“若当年你们不把我生下来多好,那样母亲也不会死,于氏族谱上也不会有我这个耻辱了。”

  于成此话一出,于烈当即勃然大怒,吼道:“跪下!”

  于成翻了个白眼,便是跪在了枫树前,心想这是父亲无疑了,绕了半天还不是要自己来受罚。

  “你好好看看这棵枫树!”于烈命令道。

  于成无奈抬起了头,眼前的枫树在月光下摇曳着泥黄色的树叶,似乎在回应着他的注视。

  “磕头!”于烈又命令道。

  跟一棵树磕头,这是英明神武的府主父亲惩罚我的方法?于成站起身来,义愤填膺地说道:“我于成跪天跪地跪父母,所以向您下跪一生都是应该的,但让我对着一棵树下跪,做不到!”。

  于烈一怔,向儿子投去赞许的目光,眼角处有热泪闪耀。

  “成儿,可知你母亲因何而亡?”

  “生我时难产……”提到母亲,于成语气软了下来。

  “不,成儿,你母亲是被人害死的。”

  于成条件反射般抬头望去,只见于烈颤抖着双拳,两眼通红。

  “被人害死?”于成心想,父亲所指的不就是我嘛,来吧,若能让你心里好过些,刀山火海任你挑,我受就是了。

  但于烈只是回忆道:“你姓于我姓成,我们的儿子就叫于成,一人一半不许多占,你的母亲就是这样跟我说的。”

  “那时,你母亲身体不好,怀上你的时候,你知道我们有多开心吗!”

  “我们一起精心购置了待产的用品,挑选供你成长的院子,一起谋划未来能给你什么,猜测你未来的成就……”

  于成苦笑,原来自己也曾经被这样期待着,被父母当成宝贝般看待着。

  突然,于烈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可是这一切,最终却变成了噩梦。”

  于成心里咯噔一下,终于还是说到重点了吗?

  “你母亲临盆那天,你爷爷请来了摘星君众人,在家里设宴款待,打算共同迎接你的到来,谁曾想你呱呱坠地之时,竟然全身散发着淡淡的光芒!”

  “什么,光芒?”于成错愕道。

  摘星山下的人们都知道:玄赐分优劣可遗传,但每人只能获得一种玄赐,而且是随父亲遗传下来的,在孩童十岁进行玄赐的评定时,可以根据潜力,由低到高划分为“草冠”、“济世”和“天命”三个级别,从而判断其未来的成就。

  于成当年也执拗地参加了评定,结果令他很伤心,因为他连玄赐都没有,从此也就被称为“弃子”。

  但除此之外,还有一种极其罕见的玄赐存在,在出生时就具备了超越天命的级别,征兆便是生出来时全身散发光芒,这种情况历史上曾有过一次,而那个人最终将南方的几个国家征服,建立起一个强大的帝国。

  “是的,你就是月辉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摘星山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摘星山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