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背叛
刘润木2018-10-05 21:042,295

  当泉莜莜再次睁开眼睛时,已是第二天晌午。

  “莜莜,你醒了?”于成第一个发现,轻声问道。

  于成原以为她会痛哭流涕,埋怨他的无能,咒骂那伙恶人,尤其是领头的闫秦,但她却只是静静地躺着,这让于成更加难受,心中的意志更加坚定:“我一定要变强!”

  许久,泉莜莜才开口问道:“恩人呢?”

  “还他姥姥的恩人,放走了闫秦那狗贼,他送我们回到客栈后就走了。”虽然解救了自己和泉莜莜,但于成心里对那个青年男子始终提不起好感。

  “哦。”泉莜莜淡淡回道。

  “对了,我父亲把泉青派来了!”

  泉莜莜立即转头,“真的吗?”

  见她有了精神,于成宽慰许多,侧身指向门口。

  “见过小姐!”泉青行礼道。

  泉莜莜努力撑起了身子,“泉青,你可知闫霸天的老巢在何处?”

  “小的知道,往西二十里的墨林岗便是,只是……”泉青答道。

  泉莜莜有些着急了,这里毕竟不是于府也不是泉家,万一泉青不肯答应,她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

  “只是这闫霸天非常厉害,小的没有把握,小姐若想前去捉拿闫秦,可能得趁夜色暗中进行。”

  于成深呼了口气,心想泉青功夫还是不错的,否则也做不了父亲身边的侍从,再加上车队的仆人父亲都是亲自挑选出来的,应该问题不大。

  几天后的傍晚,有八个人骑着骏马,从琼心镇向西而行,领头的正是泉青。

  估摸半个时辰后,他们便进入了一片密林,但又过了半个时辰,他们却依旧未看到墨林岗的影子。

  于成奇怪问道:“这都一个时辰左右了,怎么还不见墨林岗,而且感觉似乎一直在绕圈子?”

  泉青面露难色,“对不起少爷,是小的大意了,这墨林草木繁茂,小的上次来是白天,如今晚上竟是迷了路。”

  于成一听差点没打死他,他姥姥的,要是自己不问,难道跟着他绕到天亮不成?

  “少爷,我们找个地势高的地方扎营休息,待明日前往墨林岗埋伏好,明夜再突袭拿人,可否?”泉青提议道。

  于成看了眼昏暗的墨林,不爽地答应了。

  众人很快就找了个合适的地方,围坐在篝火旁吃起了干粮,但泉莜莜表示没有胃口,帐篷一弄好便钻了进去,看着她憔悴的身影,于成内心苦楚不堪,刚到嘴边的干粮也放了下来。

  寒冬的深夜,林中一片肃静,于成却失眠了,闭上眼睛都是泉莜莜的样子,时而妩媚时而忧伤,正当他心神不宁时,帐篷外面却突然传来沉重的脚步声。

  “大伙应该已是睡下许久了,怎么还有人走动,难道是起夜?”于成下意识地扒开帐篷看了一眼,这一看不要紧,顿时浑身打了个激灵,只见十步远的地方,泉青正双手横抱着泉莜莜往墨林深处走去!

  “你要干什么!”于成吼道,已是拎着子母枪跳出帐篷。

  泉青闻声停下脚步,将泉莜莜放躺在地后回头望去,月光之下,于成看到了一张阴暗狡诈的侧脸。

  “我的少爷,你怎么这般心急,等我享受完小姐后,再来找你也不迟啊!”

  泉青的声音阴阳怪气,于成厉声斥道:“你到底想干什么,难道父亲派你前来,就是让你干这个的?”

  谁料此话一出,泉青竟哈哈笑个不停,“于成小儿,你以为这里是于府吗,还敢用于烈来压我,告诉你,这只会让你死得更惨!”

  “你什么意思!”

  “嘿嘿,于烈只是让我出来办事,可没交代我要照看你哟!”

  “这么说,所谓的墨林岗……”

  “自然也是骗猪的,哈哈!”

  于成怒发冲冠,指着泉青怒吼:“你放肆!”

  “放肆?”泉青怪笑道,“难道你们就不放肆了,平日要我对着你们卑躬屈膝,凭什么,你不过就是个弃子!”

  “此乃你泉家祖训,有什么可说道的!”

  “哦,对哦,泉家祖训要我们世代服侍于府的,那么,我现在就服侍你去死吧!”

  于成听了,怒火自不必说,但他很清楚泉青的武功不差,而且是济世级别,远非那天三个小喽啰可比,这就是他如此猖狂的本钱。

  “你到底是谁派来的,是不是于媚?”于成这些时日猜来猜去,也只有她的嫌疑最大。

  “行将要死的人,又何必知道那么多!”说着,泉青两手各抓起十寸长的匕首,摆起了架势。

  于成有些奇怪,双方动静都不小,怎么旁边帐篷里的人都没察觉,莫不是都被泉青收买了?

  “怎么,在等他们?”泉青阴笑道,“我在干粮里下了点料,此时他们已在黄泉路上等你啦!”

  “无耻小人!”于成忍无可忍率先出招,挥舞着子母枪径直冲向泉青,对着他使出了一记重击。

  一寸长一寸强,泉青手持双刃,自然没有和于成硬拼,只见他轻轻跃起,从他头顶翻滚而过,后脚用力踹了他背部一脚。

  于成向前几个踉跄,连忙使出一记回马枪以防追击,谁知却洞穿了空气,因为此时泉青,已快步挪到于成的侧身,反握双刃对着他的要害刺去。

  于成大惊,顺势斜躺,子母枪迎面而上,泉青来不及躲闪,双刃交叉顶住枪尖,后退了两步。

  “于氏枪法果然厉害,有意思!”泉青笑道,凌虐之心更胜。

  于成趁机迅速爬起身来,摆好架势:“哼,于氏枪法之奥妙,岂是你这种禽兽能懂!”

  “是么,那就让你看看,到底是我们泉家的功夫厉害,还是你于府的枪法厉害!”言罢,泉青快速移动起来,左手的短剑已被换成了细细的铁珠,对准于成的死穴弹射而来。

  “夺魂珠!”于成自然认得。

  泉家的玄赐也是虚御,虽然世代服侍于府,但泉氏点穴法自古也是赫赫有名的,后来凭借这玄赐的助力,更是发展出夺魂珠这种远程点穴的武器。

  于成不停挥舞着子母枪,死命抵挡着夺魂珠,可即便如此,还是有些偏离轨道的珠子砸在他的身上,令其疼痛不已。

  “不错嘛于成小儿,尝尝这个如何?”泉青突然双手触地,方才的被击飞掉落在地上的夺魂珠竟全部飘到空中,密密麻麻得有数十颗。

  这需要多强的精神力?于成的心,凉了半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摘星山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摘星山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