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怪他无能
刘润木2018-10-02 02:222,540

  “诶,对不住了,我一个没留意就……”于成看着地上摔成两半的神像。抱歉地说道。

  “我管你留没留意,摔了我的宝贝,怎么说?”

  “赔你,多少钱你说。”于成见对方来势汹汹还有策应,就猜测到可能是闹事的,但此次出来难听点是为了避难,不然还不立即就打起来。

  于成从兜里掏出一个钱袋,大汉直接就抢了过去,掂量了下塞进腰袋中。

  “不够,我这尊玉像,可是有千年的历史!”大汉此言一出,茶楼里其他的客人纷纷付钱走人。

  于成心想:“还真是闹事的,看来这地方真的比祺西城乱多了。”

  在他们进镇时,仆人们就提醒过他们,此地鱼龙混杂,让他们小心为上,最好有他们随行保护,可泉莜莜却一口回绝了,还要求仆人们不准尾随,于成也觉得自己手持子母枪,不过就是来一个打一个的事,没什么大不了的,这下好了,还真他姥姥的碰上了。

  “至少赔十万铜币!”大汉斜着眼说道。

  “我呸,就你这破烂赝品,还十万铜币,给你1块铜币都是施舍了!”于成捡起玉像晃了晃说道。

  大汉闻言厉色道:“什么赝品,我看你们是不想赔,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

  说完右手一挥,另外三人就要动手。

  来者不善!

  泉莜莜赶忙在后面喊道:“这位兄台,我们赔便是,但价格上能否减一些?”

  大汉听完,上下瞄了瞄泉莜莜,嘴里吧唧着在茶楼里踱步,似乎是在认真地考虑她的话,但回几次后,竟是直接把泉莜莜住,“哈哈哈,只要小姑娘陪大爷我春宵一夜,倒是可以少算点!”

  “啊!”泉莜莜被吓得尖叫起来。

  没有多想,于成左手立即往旁边探去,子母枪居然不见了,回头发现已是被对方其中一人握在手中,顿时怒火中烧,“放肆!”

  于成这边和那三人战得火热,泉莜莜这边就极为难受了,她从小养尊处优,哪能受得了这般侮辱,第一时间就往腰间的匕首摸去,竟是空空荡荡,这才想起匕首留在了于成的马车上。

  “真香啊,小姑娘从哪来呀,瞧你这细皮嫩肉的,是哪个富家千金呀?”大汉见泉莜莜动作似有异样,干脆用大手箍住她的双手,凑到她的脖子边嗅了起来。

  双手被紧紧箍住,力气又不如对方,恶心到极点的泉莜莜只能拼命扭动着身躯,等待于成来救她,可那边没有玄赐和霸枪的于成,也是难以抵抗那三人的联手围攻,只半盏茶的功夫,他的四肢已被死死地踩在地上。

  “老大,这小子原来是个弃子!”

  大汉听完更加肆意,手也开始往泉莜莜起伏的胸脯摸去,“小姑娘,要怪就怪他无能,连我手下都打不过,哈哈哈哈!”

  “住手,住、手、啊!”看着表情扭曲泉莜莜,于成牙龈咬出了血,可是他拼尽全力都无法起身,此刻的他,似乎感受到父亲当年眼睁睁看着母亲死去的心情。

  围观的群众很多,有些表情冷漠地看热闹,有些面露怜悯,但就是没有人敢上前阻止,而当着这么多人受辱,此刻的泉莜莜紧咬下唇,死的心都有了。

  终于,一个洪亮的声音从茶楼外响起:“此乃南宫国的属地,哪容得下你们胡来?”

  紧接着,有个中年人从窗户飞了进来,几下便击退于成身上的人,大汉见状松开了泉莜莜,表情严肃地看着茶楼入口,手上悄悄比了个动作。

  “哼,算你识相!”一位青年男子走进茶楼,腰间别着青色的佩剑,风度翩翩却浩气凛然地说道。

  “你是何人,我乃闫秦,我大哥就是闫霸天,若敢坏我好事,他日定要你好看!”

  “哼,算命的说这里有山贼,我还不信,结果还真是,我是谁你就不用管了,把钱还给人家,再随我去官府自首,这事我可以不追究。”青年男子淡淡说道。

  闫秦没想到,把自家靠山搬出来后,对方居然不当回事,獐头鼠目间已是杀意满满。

  “敬酒不吃吃罚酒,你当我闫秦是谁,若是从了你,以后还怎么在江湖上混?”

  说罢,闫秦双臂伸直,双掌一合,锐利的飞镖便从四面八方飞驰而下。

  竟是“虚御”!

  虚御是玄赐的一种,通过消耗自身精力可以远程御物,但对生物无效。

  “冥顽不灵!”

  青年男子不慌不忙挥了下手臂,青色宝剑腾空飞起,发出凤凰般的鸣叫声。

  “竟也是虚御,而且还有此等宝器!”闫秦暗自心惊,可就在他走神的时候,宝剑已风驰电掣般将飞镖一一击退,径直刺向他的额头,停在其眉宇1寸远的地方。

  所有人都惊呆了,一个回合不到战斗就结束了。

  “爷爷饶命!”闫秦不傻,直直跪地求饶,这宝剑若是再往前他是万万抵挡不住的,还是保命要紧。

  “杀了他,杀了他啊!”眼看宝剑骤停,瘫坐在地上的泉莜莜歇斯底里地喊道。

  于成挣扎着站起身来,头顶的白发已乱作一团,原本俊俏的脸被踩出一个个脚印,望着衣着凌乱的泉莜莜,他直接抓起地上的子母枪,向闫秦径直冲了过去,“他姥姥的,看爷今天不把你砍成十八块!”

  “别冲动!”话音刚落,那把宝剑调转横在于成身上。

  “滚,敢挡爷的道连你也杀!”虽然对方出手相救,但这不代表于成就要听之任之,而且还是雪耻!

  “对不住了,市井之间不得杀人,我今日也一样。”青年男子摇了摇头。

  “不,杀了他,求求你,杀了他!”泉莜莜内心崩溃地哭喊着,已是顾不上自己的身份。

  闫秦见状松了口气,搞了半天,原来这小子不能杀人的,那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谢这位爷,今日是我有眼不识泰山,给爷道个歉,他日相见定设宴款待!”闫秦起身一拜,转身就要走。

  于成见状就要冲上前,却被青年男子直接挡住了道,青色宝剑又飞到闫秦跟前。

  “我让你走了吗?”

  闫秦转身,笑容有些不自然,“那爷的意思是?”

  “坑蒙拐骗,动手伤人,凌辱少女,我虽不能杀你,但给点教训还是可以的!”

  青年男子说完,双指一勾,宝剑随即从闫秦身后裤裆穿过,众人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看到闫秦手捂着裆部,在地上滚了起来。

  “啊,啊,啊哟啊!”

  闫秦痛不可竭,哭天抢地,大伙这才晓得,怕是香火已被生生斩断了。

  青年男子面不改色,又是一指,宝剑硬硬生生切断了闫秦的右掌,这下闫秦哭得更狠了。

  “你们几个把他抬回去,告诉闫霸天,若是他再敢欺压百姓,下场就不仅是断了命根而已!”青年男子收回宝剑,对刚才被踢飞的三人说道。

  “是,是是!”见老大疼得在地上打滚,他们哪敢多言,连忙抬起闫秦离开茶楼直奔镇口而去。

  “莜莜,莜莜!”于成呼喊着,众人这才发现,泉莜莜已是当场晕了过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摘星山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摘星山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