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蛛丝
修思威斯杰2018-09-30 23:592,434

  在固话通信客服的帮助下,筱跸峎调查出呼叫转移后的手机号码,接着再联系警方利用GPS卫星定位系统,成功定位出手机主人所在的位置----北狩宾馆,此时此刻正对着客厅窗户的一幢8层旧楼,每层最多设有10个单人客房。

  挂断电话,筱跸峎故布疑阵地拉上客厅的窗帘,借着窗帘的缝隙中观察着、分析着:“临近中午,窗外高温40度、湿热不堪,而对面每层的客房窗户左侧都挂着一台空调移机。姬川毅夫此刻正待在房间内,需要空调来降温除湿,那么他的窗户必定处于紧闭状态。此外,想要在对面观察这里的一举一动,他就必须选择与此高度相差无几的房间。因为这两幢建筑物距离在20米左右,观察点选择过低或过高,他便只能看得到客厅的天花板或地板,过左或过右恐怕也不行。”

  “既然他能观察此处的一举一动,我们不妨逆转思维,调查所有能观察到对面房间内的窗口。”苍都在衣柜前以最快的速度进行乔装打扮,似乎想要在掩人耳目的情况下调查北狩宾馆。

  “正合我意。”筱跸峎转过头来,不大抱有希望地问道,“苍都,你这里有望远镜吗?”

  “有的!”苍都从抽屉里取出一副破旧的望远镜,递给筱跸峎后回忆道,“记得这是我和美琴第一次以恋人身份约会时买的。当时她很喜欢听歌魔威斯杰的情歌,一直都期待着能够亲眼目睹自己偶像的风采。因此,我就投其所好,买了两张威斯杰神户音乐会的门票。可惜我是个没用的穷酸小子,只能买得起最后一排的座位来实现她的愿望。”说完,苍都百感交集地咂了咂嘴,嘴角浮起一丝苦涩的笑意。

  “……”筱跸峎凝视了苍都两秒,转头开始细致地观察着对面,“目前,左侧空调移机的叶片转动且能观察到房间内的窗口只有7个,按照上下左右的顺序依次分别是:6楼的第5个、第7个窗口,5楼的第4个、第6个窗口,4楼的第5个窗口,3楼的第3个、第8个窗口。接下来,只要我们一同去宾馆调查一下登记表,即可从7个当中排除掉不可能的房间。”

  “他有可能使用了假的身份证。”苍都强调道,“毕竟,在黑市上伪造一张身份证也就几包烟的钱,而且据说那家宾馆从不索要宾客身份证的复印件。”

  “我想调查的是登记时间----从劫案发生到现在为止,住进来且一直没有退房的宾客,无论男人或女人。因为他也有可能是让别人替他开的客房。”

  “谈到‘一同’这个词语,你更适合在此守株待兔。”苍都认为一切就绪,在沙发上放了一把水果刀给筱跸峎防身用,随即转身拉门离开……

  驻足在柜台前,苍都向服务小姐谎称他前来迎接多年不见的叔父,近些日子因公司业务到异地出差,与叔父早先约定好暂时住在这里,如今希望她能帮自己查一下叔父姬川毅夫所在的房间。柜台小姐觉得苍都态度比较端正,而且又曾经在附近碰见过苍都本人,所以就好心答应了苍都的请求。然而,服务小姐翻阅了整整一沓填写着客人信息的登记表,依然没有发现姬川毅夫的名字。

  “骗人,我要亲自核对一下,叔父当初明明说的是北狩宾馆!”苍都故意撅起嘴角,随手调整一下登记表的摆放方向,装出一副满脸怀疑的表情来检查登记信息。不出所料,对应着6楼第7个窗口、3楼第8个窗口的607号房间与308号房间的开房时间刚好在最近三天内,房间的主人分别是伊藤屝间、青木明子。

  于是,苍都又以借厕所为由,从一楼廊道尽头遛上了3楼。他从楼梯口的垃圾箱里翻出一袋垃圾,扔到308号客房的门前,开始握拳朝门上连敲三下。

  开门的是一位身材微胖的卷发妇女,她双眼迷惑地望着苍都,询问道,“先生,请问你是哪位?”

  苍都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你就是青木明子?”

  “对,请问您敲门所为何事?”

  “何事?”苍都摊摊手掌,佯装愤怒地低吼道,“这满满一袋的垃圾是怎么回事?随手把垃圾放在门口,你到底有没有一点素质?夏秋季节容易招苍蝇,能为我们这一层宾客的健康考虑一下吗?”

  面对苍都一连串的诬赖话语,青木明子脸颊涨得通红,使劲摇头辩解道,“不是我,这真的不是我扔的垃圾。噢,我的垃圾桶现在还是半满的呢。不信,你看!”说着,她连忙引苍都进门,指着床边的垃圾桶以示清白。

  借着这个机会,苍都眸光转动,搜索了房间的角落以及垃圾桶内的,发现确实没有任何的可疑。不过,当他道完歉准备离开时,一个小小的细节引起了他的注意----放置在门框边的拖把的布条上夹杂着一小块尚未咀嚼的新鲜槟榔。估计是有人吃槟榔时不小心掉在地上,后来打扫的人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姬川毅夫虽然没有抽烟喝酒的癖好,但是喜欢嚼槟榔,尤其是中国台湾产的!!!

  想到这里,苍都猛然关上房门,转身用手捂住青木明子的嘴巴。他一边警惕地环视着周围,一边话语平静地说道,“姬川毅夫,出来吧!我是三浦苍都,我知道你现在躲在这里,请你立刻现身。否则,我就扭断这个女人的脖子,再找你算账!”随着话音落下,房间内迟迟不见任何动静。

  苍都顿时怒火攻心,眼神尖利地厉声喊道,“姬川毅夫,知道吗?你的女儿……我深爱着的初恋姬川美琴……她昨晚死了,而我现在几乎快要崩溃,任何坏事都做得出来!因此,我说最后一遍:请你立刻现身,否则,我就扭断这个女人的脖子!给你3秒钟的考虑时间,3……2……”

  “等一下!”未等苍都说到最后一个数,衣柜中便传出了一道虚弱与悲痛交织着的哀求声。紧接着,衣柜“吱”的一声被推开了,姬川毅夫那张熟悉而又憔悴的面孔出现在苍都面前。此时此刻,他手持一把左轮手枪,上身赤裸,胸口处纵横交错地缠绕着厚厚的绷带。

  “放开她!”姬川毅夫站在原处,用枪指着苍都的脑袋。

  从姬川毅夫的眼神中,苍都几乎看不出任何的杀意,更多的是一种压抑着的悲痛。所以,苍都放开了挟持着的青木明子,没有任何的犹豫与畏惧。与此同时,姬川毅夫也挪开了枪口,闪烁的泪水逐渐占据了他的眼眶。

  “美琴,她真的……真的死了吗?是董香杀的她吗?”姬川毅夫步履蹒跚地走上前来,颤栗不止的双手搭在苍都的肩膀两侧。

  “割颈自杀!”

  听到这话,姬川毅夫绝望地抱住脑袋,跪在地上悲痛地啜泣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