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罪魁
修思威斯杰2018-10-01 00:002,283

  与此同时,苍都从胸前口袋抽出那张纸条,放在到姬川毅夫面前,“告诉我,这张纸条上的数字代表着什么意思?”

  姬川毅夫接过纸条,闪烁不定的目光缓缓移动着,“最后通牒,这种数字是我们特有的联络方式。苍都,你从哪里得到的纸条?”

  苍都没有回答他,一针见血地询问道,“你所谓的‘我们’是指董香与你?”

  “不是!”姬川毅夫连连摇头,回答道,“是参与大阪银行劫案的所有成员。不过,在摆脱警方追捕后,除我以外的其他人都被董香在停车的瞬间用一把微型冲锋枪给扫死了。之所以我能活下来,是因为子弹没有击中我的致命部位,而我则趁机跳车,顺着湍急的河流躲过一劫。说到这里,或许你想问,我当时为什么不开枪还击?因为我们其他人配备的手枪全是空包弹,也就只能吓唬吓唬银行里那些不懂规矩的家伙。”说着,姬川毅夫打开左轮手枪的弹巢,抠出一枚弹头异常的金色子弹。

  “说说你所知道的一切吧!”

  “怎么讲呢?”姬川毅夫皱紧眉头,沉默了几秒,终于再次开口,“抢劫银行的过程中,有个不知情况的白人老头刚从金库里走出来,就被我一拳打昏在地。在将其反绑起来的时候,我偶然从他的胸前口袋里发现了一小盒钻石。当时,由于其他同伙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我就偷偷把钻石藏在了身上,打算事成之后在黑市上分批卖掉。结果,日本各大媒体上报道了这件事----在大阪劫案发生的当天,一位美籍珠宝商人的13颗钻石不幸被劫匪抢走,价值高达300万美金。董香原本就想杀我灭口,得知此事后更不会轻易放过我。当然,在我生死未卜的情况下,她也没有必要对美琴贸然出手。我预料到这一点,于是就借助情人明子的帮助,当夜在此开了一间供我藏身的客房。”

  “所以,你才没有通知美琴或向警方求助,仅仅因为放不下自己的贪婪。”苍都百感交集地站在原地,不知如何表达内心的情绪。

  “然而,意想不到的是董香居然找到了我早前租住的单人公寓,利用我卧室的座机电话骗美琴说我因亏欠赌债而被岩崎关在地牢里,让美琴在三天之内筹集1000万日元。显然,这是董香在利用美琴钓我露面……”突然间,姬川毅夫的陈述被苍都打断了。

  “等一下。”苍都狐疑地瞪着眼珠,“你是怎么知道1000万赌债这件事的?”

  “我出租房里的座机电话设置的是无条件呼叫转移。昨晚美琴拨打我的座机号码时,通话转移到了我随身携带的一部手机上。通过一系列的旁敲侧击,我自然能从美琴那里套出我想要的信息。没错!我的亲生女儿被别人玩弄于鼓掌之中,任人宰割,而我却又只能忍气吞声。我本想避其锋芒,以假死的手段骗过董香,之后再带美琴离开神户,可没想到事情发展到这种糟糕的地步。我不能再容忍下去了……痛苦着,纠结着,懊悔着。最终,我想出了一条反间计策----我以洗钱为借口约出岩崎、以偿债为借口引诱董香去赌场露面,然后派明子下楼利用公共电话匿名举报,继而利用警方的力量让董香锒铛入狱。在此期间,如果时机成熟的话,明子就会趁机去对面公寓告诉美琴真相,带她离开。然而,事与愿违----带钱去赌场的人是你一个人,守株待兔的是董香,客厅里迟迟不见我女儿的踪影。因此,我只能临时改变计划,让明子撤回宾馆。”姬川毅夫扶着衣柜,颤栗颤栗地站起身来,与苍都正面交流着彼此的眼神,“你还想知道什么?”

  “董香离开后,你或明子为什么没有进去?”

  “第一,对面那所公寓后门在我的视野外。我当时不敢确定她是真的离开,还是想钓我进去。第二,通过我对你表情、动作的观察,我就已经预感到美琴可能已经出事了。”

  “那么,‘最后通牒’意味着什么?”

  “黑道追杀令!”姬川毅夫坐在床边,从抽屉里取出一包香烟,随手将一支叼在嘴角的香烟点燃,“多年前,名古屋郊区外的一处贫民窟滋生了一个自称‘金鳞’的跨国际犯罪组织,而董香的父亲似乎是犯罪头目威廉-穆斯塔的唯一亲信。这个犯罪组织异常庞大,成员数目高达8000人。所以,无论是谁在日本招惹了他们,只要黑道追杀令一出,整个犯罪组织的网络黑客与冷血杀手都会为了上百万的悬赏金额,而对你及家人穷追不舍、赶尽杀绝!!!”

  苍都觉得即使回到董香昨晚所在的公寓,也不可能找到她,索性就问,“怎么才能联系到董香本人?”

  “你想要我向她妥协?”姬川毅夫从嘴边挪开半截香烟,比划着手势,“荒谬,你以为我把钻石交出去,一切就像没有发生一样?为了向‘金鳞’证明自己的能力,连曾经为她效力的几名成员都杀,她会好心放过我吗?更何况,我的女儿已经死了,交出钻石又能如何?”姬川毅夫的眼神流露出一丝难以言喻的贪婪与无情,丑恶的嘴脸仿佛在逐渐变成一只蜷缩在粪堆旁的癞蛤蟆。此时此刻,一切的生死、仇恨、伤痛、亲情似乎都在他的脑海里化为尘埃,随风飘向窎远的天际。

  “不是,我只是想找她替美琴报仇。”苍都掩藏着内心的愤怒,平静地说道,“但假如你不告诉我的话,我就告诉警方你参与了大阪银行抢劫案。”

  “……”姬川毅夫脸上转变出惊愕的表情,手里烟头顺势掉落在地上,“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以卵击石?”

  “我觉得这事不能这样算了。”苍都低沉着脸,黑色的瞳孔凝聚着黯淡的光泽,“我记得当初,你亲手把美琴交到我手里的时候,我向你保证过我会好好保护她的。尽管我没有履行好我的承诺,但是我也不会变得像你这个废物一样,贪婪、懦弱、昏庸、无情,活得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废物?”嗤鼻一笑,姬川毅夫从怀里掏出手机,随即拨通了一个国际号码,“喂,我是姬川毅夫,麻烦请你转告七濑董香----今晚十点,渔人码头。”挂断电话后,姬川毅夫从口袋里取出12颗璀璨夺目、晶莹剔透的钻石,依依不舍地放到苍都的手掌心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