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深夜的黑影。
锐无忧2018-10-03 21:192,792

  一番安慰过后,幕尘怀着悲伤的心情躺在床上熟睡过去,雏鹰终归要离开雄鹰的庇护,这样才可展翅高飞,人同样如此,如果只是一味的寻求庇护,终归是个可怜的弱者。

  幕尘想了一晚上的问题,而脑海中不断回想着两个字“修元”!

  幕尘天还没亮,便跑到外面不断的练习举石,千斤重的岩石,被这瘦弱的身体轻松举起“爷爷不会有事的,在这期间,我会不停的练习成为一名修者,给爷爷一个惊喜”说完这句话后,幕尘眼神中闪过一丝坚毅。

  举石差不多举了一刻钟,那白暂的脸上流满了汗水,身上的衣物也被汗水打湿,不过少年却好像没感觉到劳累。

  杨刚此时坐在旁边,惊讶的看着幕尘,惊是一个九岁的少年,竟可举起千斤重的岩石。

  那对剑眉不由得皱起,担心说道:“小尘子,别硬撑,再这样练下去,身体会承受不了的”。

  “没事,刚叔我还能够坚持”幕尘艰难的开口道。

  杨刚过了一会,认真的说道:“小尘子,你想要修元吗”?

  “想!,我不仅要修元还要做一名强大的修者!”幕尘大喝道,终于身体完全超负荷,上千斤的岩石从上而下的砸向幕尘。

  杨刚一个箭步,单手成拳,打在了岩石上,上千斤的岩石瞬间四分五裂,散向四周。

  幕尘躺在地上,不停的喘气,对着杨刚说道:“刚叔,谢了”。

  杨刚见幕尘没事心中不由得松了口气,问道:“何为修元?”。

  一道黑影突然闪过,黑影的速度极其之快,二人丝毫没有留意,黑影站在树上听着两人的对话,嘴角慢慢浮起,流露出一抹微笑。

  “我听爷爷说过,修元是这个大陆的人们所追求的一种东西,想要修元就必须觉醒自己的专属“斗魂”,而斗魂分器斗魂、兽斗魂、自然斗魂这三类,我所知道的也就这么多了”幕尘回道。

  “你说的都没错,不过你却有一点错了,修元不是所追求的一种东西,而是一种力量,一种可以保护家人的力量”杨刚严肃的说道。

  “杨刚伸出右手,一柄巨大无比的锤子,凭空出现,握起锤子说道:“这就是我的斗魂,器斗魂“崩天锤”!同样是我的本命战器。”

  幕尘盯着锤子上的纹路,好奇的:“刚叔这锤子上的纹路是什么东西?”。

  杨刚耐心讲解道:“这上面的纹路称为“战纹”,战纹则分为十种,力量战纹、破坏战纹、速度战纹、重力战纹、空间战纹、虚魅战纹、烈焰战纹、冰魄战纹、防御战纹,刻画这些战纹的人被世人所尊称“战纹师”战纹的作用则是增强战器的属性,以达到反败为胜的作用,所以每个战纹师的地位都十分之高,更别说是想让他们帮你刻画战纹,可遇不可求啊!”

  幕尘似乎对战纹十分感兴趣,接着问道:“刚叔,那如何去区分这些战纹呢?”

  杨刚回道:“战纹可以用颜色去区分,黄色代表力量战纹,灰色代表破坏战纹,蓝色代表速度战纹、红色代表重力战纹、白色代表空间战纹、紫色代表虚魅战纹、赤红则代表烈焰战纹、深蓝代表的是冰魄战纹、金黄代表锐利战纹、青色代表防御战纹”。

  “而我这锤子上刻画的则是力量战纹”幕尘看向那发出黄色光芒的战纹,伸出手轻抚着锤子上的战纹,只感觉这战纹中蕴含着无比强大的力量。

  杨刚在这半个时辰内,讲解了许多关于修元的知识。

  幕尘对这个世界,同样也有了一个全新的了解。

  “你的爷爷应该和你说过境界之分吧?”杨刚问道。

  “嗯,这个爷爷有说过”幕尘回道。

  “我现在教你一篇吐息之法,你看着,杨刚双腿盘膝而坐,默念道:“心神合一,万物归一,心随气走,以气修身,念完这几句后神奇的事情发生,一道道白芒,往杨刚的身体流去,原本健壮的身体吸收了白芒之后,显得更为结实了。

  “看到了吧,这就是吐息之法”。

  “嗯”

  幕尘也随杨刚一样双腿盘膝而坐,默念到刚才的口诀,不过却没有出现白芒,站起对着杨刚说,道:“对不起刚叔,我失败了”。

  杨刚看到幕尘这副表情,不由得苦笑起来说道:“小尘子,你已经做的很好了,想当初我也是练习了几十遍才做到的,你再多练习几遍,我相信你能够做到,去吧”。

  “嗯”,再次盘腿而坐,念起口诀,一如既往的失败,接着尝试第三遍,再次失败,不知过了多久,练习了多少遍,依旧是没有成功,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太阳快落山之前,幕尘做到了。

  幕尘傻笑道:“刚叔,看我成功了,原来这吐息之法如此的神奇,我身上的劳累感都消失了”。

  杨刚暗想,“小小年纪就有如此的毅力,比起外面那些所谓的天才,不知道强了多少倍,不过被一道声音突然打断。

  接着回道:“嗯,我就相信你能够成功”

  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个月悄无声息的过去。

  少年盘膝坐在石盘之上,一缕缕白芒朝少年的身体会集过去,少年那弱小的身躯不断贪婪吸收着白芒,做完这一切后,少年单手举起千斤之重的岩石,那零碎的白发在太阳的照耀下,白中透着金黄,两刻钟过后,少年早已汗流浃背,喘气的说道:“刚叔的这套吐息之法,真有效果,以前我举石,最多也就只能坚持一刻钟,而如今却能坚持两刻钟,照这个速度,不久以后,我应该也能够觉醒自己的斗魂了吧”

  幕尘这两个月不是举石,便是练习杨刚所教吐息之法,经过这两个月的努力吐息之法完全掌握,身体也越发越健壮,唯有那张可爱的脸庞不减。

  “唉,太阳怎么这么快就下山了?”幕尘向上看道。

  “今天就吃鱼吧,刚叔也应该饿了吧,就是不知道爷爷现在在哪,爷爷在的话他肯定很喜欢吃鱼吧”幕尘伤感的说道。

  “不想那么多,爷爷一定会回来的”幕尘刚一说完,便走到了河边,低头看向河面,拿起自己用竹子所制的鱼叉,就在此时一条墨绿的草鱼出现在吾幕尘的眼眶之中,手上拿走鱼叉看准时机刺了下去,只见那条草鱼在鱼叉上蹦哒了一两下,便一命呜呼了。

  幕尘的捕猎技术十分的高超,不过几分钟就有几条草鱼被捕。

  “差不多够了,这些应该够吃个一两天了”,说完便提着鱼往木屋的方向走去。

  “小尘子回来了”杨刚憨厚的笑道。

  “嗯,刚叔”幕尘回道。

  经过这两个月的相处幕尘已经把彻底杨刚看作了亲人,虽不是亲人,但更胜亲人。

  铁架架起,一番熟练的操作过,两人吃下了许多条鱼,杨刚满足的说道:“小尘子的厨艺,又进步了许多,说着说着手中还拿着鱼刺剃牙齿。

  “刚叔,在给我说说外面的事呗!”幕尘渴望的说道。

  “好吧好吧,今天要讲的故事名叫……………………讲了许久,“今天就说到这了,啊~困死了”杨刚满脸睡意的说道。

  “那好吧,啊~我也困了,晚安了刚叔”幕尘随后慢慢的走上楼梯。

  “晚安啦小尘子”刚一说完倒头便睡了下去。

  灯火也熄灭,木屋里一片乌黑,突然一道黑影闪过,此时熟睡的幕尘不由得惊醒过来,喝道:“谁?。

  黑影见到醒来的幕尘,没有一点惊慌感,而是不慌不忙跳到窗户外面,一切都像是有计划一般,幕尘也没想那么多拿着一把小刀,跳到窗户外追赶着那道黑影,那道黑影见幕尘追赶上,便再次加快了速度。

  此时的杨刚完全熟睡过去,没有听见一丁点动静,像是被下了迷药一般。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武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