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粒种
冷冷深秋2020-10-31 15:373,336

  走时,还依稀可听到他们兴致未减的窃窃私语声。

  乾巽终得以掏出帕子,拭去额头的虚汗,灵儿掩不住笑意地盯着他无所适从的神情,嘲弄道:“堂堂天帝之子风神殿下,什么世面没见过?何至于被这几个小毛头们闹得……失了方寸呢!”

  “你就别再逗我了吧!适才说了谎话,已经够令我汗颜了!”乾巽涨着脸,有些惭愧地摆了摆手。

  但闻得灵儿对他的称谓,面色稍显僵硬,“你……你……”

  灵儿浅浅一笑:“有这么惊讶吗?你是想问我何时知晓你的身份,还是想问我如何晓得的?”

  乾巽迟眉钝眼地看着灵儿,一时答不上话。

  他并未过多考虑这些问题,只是不大适应灵儿对他如此称呼而已。

  他自是晓得自己的身份,灵儿定然早就心知肚明的。即便天隼和赤丹不说,但当初在水帘下时,灵儿就已明里暗里的点明了。

  “其实,初见你时我便猜到了。且你手中所持的又是神族的上古神器——碧落伞!我怎能不知呢?”灵儿淡淡地解释道。也有意图的澄清了天隼和赤丹二人。

  “我只是不大适应你这样称呼我而已,叫我公子我听得舒心,你……不怪我隐瞒?”乾巽表明心中所想,并讷讷地问。

  灵儿凝眸打量着,似有不解地反问道:“我为何……要怪你呢?”

  乾巽恬淡地付之一笑,已准备抬腿离去,流星步只刚刚迈出几步,又驻足下来,背着身子拧眉侧目地久久不语。

  他有些愁苦,灵儿的性子实在令他琢磨不透,有时若即若离,有时又忽冷忽热,与他总有着明显的外道。

  可转念又想,他是她的什么人呢?如何能亲厚到无间,既不是她的亲人亦不是她的爱人!

  兴许,只有亢九,才能使她无所顾忌吧!

  灵儿怔怔地瞧着乾巽欲言又止的神情,心下又滋生出许多亏欠来,她看得到他心底的幽思,但这已是最大限度的与他不显得生分之举了。

  若再雷池,便是失了分寸。

  况且九郎又不在身边,惹出闲话来,那岂不是离间了他们的感情?

  “你既晓得我的心,就应该明白,无论怎样我都会护着你,你何必……如此生分见外呢?”乾巽依是背着身,酸溜溜地责问道。

  灵儿讪讪地低下头,如犯了错的孩童样手足无措,几欲开口,却不知说些什么。

  待抬起头时,乾巽已不知何时走到她的跟前,正居高临下地凝眸而视。似水含情的眼睛,明亮得像两颗夜明珠。

  隐隐的压迫感袭遍灵儿全身,令她不自觉地后退了几步。

  “其实,为你做什么我都是心甘的,无须亏欠,更与九弟无关!”乾巽语重心长地明言暗语道。

  灵儿清楚乾巽的意思,可她终究不是那种脾性,总会将这样的帮助视作利用,她做不到!弟子们升仙晋位,乾巽已然是帮了天大的忙,怎可以再厚颜另求它事?

  于是,她别过脸去,似没了底气地瞅着地面低语:“哎……!我生来……就像是个麻烦,倘若因这团乱麻累及别人,我于心不安!”

  乾巽闻言,惹他一通撩人苦笑,随之又附上一声长叹:“哎……在你眼里我始终是别人!可我却拿你没办法!若……先于九弟认识你,该有多好!”

  这句话出口,灵儿心中一紧,原来,乾巽也只是故作洒脱而已!

  她缓缓将头扬起,准备同乾巽拿出真心,详细言明并开解一番。

  可惜,乾巽已不知何时离去,只飘下一道转瞬即逝的银光。

  灵儿黯然地轻轻一叹,转身也消失无踪了。

  相思回廊里,一帮游手好闲的懒惰神仙们,正臭味相投地聚在一处,衬着美好月色挂在花海中。还举着玫公子赠予他们的花酿豪迈对饮,日子过得好不惬意安乐!

  就连满身正气不苟言笑的天隼,都已跟着他们,近墨者黑地渐渐堕落了!

  灵儿晃了晃头,撇下嫌弃的一眼,只身飞入林中种下一粒相思种,又览遍回廊数了数林中树木,共两千五百二十颗。

  她仰望着繁星满月,心中虔诚地默默祈祷着。

  当每撒下一颗种子时,灵儿都盼着那是最后一粒,这次……依然不例外。

  “恭喜当家掌门!十八名高徒晋升飞仙!”桃子卧在树丫子上,很是风凉地冲着灵儿说。

  “呦……!看来花酿真是没少喝!说出的话都酸了一地!”灵儿不咸不淡地回怼道,还仰着脸,满满的骄傲与得意!

  桃子嫉妒地将眼睛拧了几圈,还要装作很不屑的样子,冷冷一哼:“那也没你什么功劳,你有什么得意?切……!”

  这些年,桃子做戏的本事,当真是半点儿没丢,还越发长进了不少。

  灵儿不紧不慢地走到跟前,莞尔一笑,两只梨涡深深展露出来:“目的达成即可,功劳我自然不会抢占的,这点儿操劳心你且放好便是了!若是你想沾些,倒也算合乎情理!”

  说完,又装模作样地抬起纤纤玉指,端详个没完。气人谁不会?她最是在行!

  “不会吧桃子!你还有这心思吗?这功劳你也想沾?那……太牵强了吧!”赤丹接过话摇着脑袋,故意嘲弄道。

  桃子鼓着腮,一双大眼扭到了一起,气呼呼地瞪着赤丹:“当初你还说天隼是养不熟的,你……你也一样!枉我如此好的待你,心里依然没我!哼……!相公……你瞧他们……都欺负我!”

  白泽睨着撒娇耍赖的桃子,笑地很是宠溺,没等他心疼安慰,就听赤丹嗤笑道:“我为何要心中有你?白泽心里有你就足够了,何须我们献殷勤呢?”

  桃子的小脸儿恼羞出一大片胭脂,借着酒劲儿,撩逗起赤丹来:“怎的,嫉妒了?哎呀……!莫不是……我们的大鲤鱼也想找个归宿了?我见天隼便是极好,对你万事包容哑忍,如此长情男子,天上地下也挑不出几个来!是不是啊相公?”

  几百年的唇枪齿战终得占一回上风,桃子眉飞色舞地瞄向白泽,飞了个不知名的媚眼。夫妻二人又貌似神合地将这不知名的媚眼,各自抛向了天隼和赤丹。

  只见得本打算冷眼旁观的天隼,被这场口水战殃及地猝不及防,顿时抽动着“鸟嘴”,木讷讷的脸上,也霎时间挂满新妇般的娇羞!

  赤丹则像是被瞬间打回原形一般,浑身上下透着红气。两只鱼眼,硬生生地瞪成了牛眼,竟说不出一句话来!

  灵儿同白泽夫妇相互对望,笑的如春山般明媚,且意味深长……。

  “哎呦呦……我得好好瞧瞧!到底说到谁的心里去了呢?”是你呢……还是……你呀?哈哈!桃子抱着酒坛飞身而下,径直落到赤丹和天隼中间,乘胜追击道。那神情,全然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

  赤丹一肚子火气,眼下又找不到什么好短来揭,只得怒冲冲地与白泽撒了泼:“白泽!你媳妇正借着酒劲癫狂,还不管管吗?你若再不管束,那我可把她丢到水里去啦!”

  “好好好!我这就将她拖走!”白泽满脸堆笑地纵身施法,抱起正是斗志昂扬的桃子,还捂着她的嘴巴,伴着阵阵笑声出了相思林。

  灵儿背过身挥了挥衣袖,也很识趣地准备离开,天隼此时却突然开了口:“今日的相思种,许真的是最后一粒了!”

  “你的意思是这一个月内,殿下定会出来了?”赤丹惊喜地盯着天隼,问道。

  天隼点点头,淡淡喝下一口花酿。

  灵儿激动地转过身来看着天隼,有些慌乱的手搭在树腰上,眉头微微蹙动。

  迎着雪一样的交辉,脸上的红潮显见粉的闪亮!

  “明日,我先回宫候着殿下,赤丹……在此恭候吧!”天隼冷冰冰地说。

  “为何?我也回去,我要恭迎殿下出来!”赤丹噘着嘴,急急道来。恩主罪满得赦,她怎能不第一时间出现?

  灵儿轻轻倚在树上,极力调息着自己激动的情绪。

  此前,九郎曾与她讲,池内瘴气消散了不少。刮骨之痛也不如往昔那样频繁,也料着离宥赦之日不远。

  她满心欢喜!

  今次,此话从天隼口中说出,且预见只在一个月内,反使她紧张到手足无措!

  原来,等待也能养成习惯!

  “在这儿等,免去些不必要的麻烦!”天隼一本正经地命令着赤丹。

  赤丹锁着眉头很不情愿地撇了撇天隼,很反常地顺从了他的建议。

  灵儿星眸微转,忖量着天隼所指的“麻烦”,难道是乾巽?

  若是他,那当真是大可不必的事,人家早已知晓,且明里暗里地提示多次。再刻意回避,只能显得虚情假意!

  “你指的是……风神殿下?那就多余了,人家早是心知肚明!今日,还特意将你的穹荒作为范例,鼓励弟子们呢!”灵儿轻轻一叹,不大好意思地说。

  乾巽每次有意无意提到天隼和赤丹,她都闭口不接话茬的。虽没撒谎欺骗,但也从未正面回应解释!

  这一点,灵儿的确心虚。

  赤丹一个翻身,跳到灵儿身边:“哦?那你……如何说的?”

  “什么也没说!”灵儿深吸回道。

  赤丹拂着秀发思量着,瑟瑟地问:“灵儿!你……你莫不是……喜欢上他了吧?”

  “你说什么?你心里就是这样想我的?”灵儿吃惊地盯着赤丹,气的面红耳热,头回与她说了狠话。

  “不是不是!灵儿你别误会!我这些话问的当真多余,我错了,错了错了!”赤丹指天发怨地道着歉,恨不能抽自己两耳光。

  “哎……!算了!你误会我也理解,弟子们羽化升仙,他确是帮了大忙!但此番考虑,你当真以为是为我自己吗?明眼人都晓得我为了什么!”灵儿余气未消地解释道。

  赤丹愧悔无地的再次求饶,她本是知晓灵儿脾性的,却口无遮拦的说出这么唐突的话来,伤了她的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卷帷望月长相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卷帷望月长相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