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怨恨! 离世!
翰墨天府2018-10-04 16:352,411

  人间天子脚下本该热闹喧哗的街道此时满街道飘撒着纸币,来往的百姓就这样静静的观看着街上穿着丧服抬着两幅大棺木,前排第一个抱着两灵位的白发老者双眼无神的在身旁人的搀扶下艰难的迈出那承重的脚步,白发人送黑发人!身后跟着男女老少也是低头轻声哭泣着!围观的百姓同时也在小声的议论着这新婚的沐世子和世子妃第二天怎么莫名其妙就死了。有人说是刺杀,有人又说是两人自杀,还有人说是两人是有一个先将对方杀死自己在自杀的。还有说是世子妃是活活陪葬的!百姓嘴里说的什么死法都有。只是不知道那个是真那个是假?

  秦山林脚下一片片竹林,竹林中间竖立着一个巨大的新石碑,风吹着竹林,竹上的竹叶随风沙沙作响看着新石碑上那新红的字,站在碑前的男子一身白衣蹲下流着泪伸手抚摸着碑上字仿佛抚摸着女人的说道,:“我……来……看你了!一一你说我穿白衣好看,今天我穿了白色的,你看看好看吗?”就这样男子坐在墓碑前灌着自己带来的酒坛。

  一晃三天过去,醒着的时候就在碑前摸着墓碑发呆,喝醉了就拿出自己寒冰玉笛吹奏着女人喜爱的曲子,仿佛看到女人一身红色纱裙开心的在身边围着自己偏偏起舞!曲子停,欢快的舞姿也停,男子看着面前微笑的女孩上前伸手抱着自己想念的人可什么也没有,望着空空的怀里,男子愤怒的仰天长吼,:“为什么……?为什么……?”

  突然转身怒视着不远处的墓碑,寒冰玉笛指着碑上萱沐二字嘴里念着,“为什么……为什么?你害死了一一,还敢跟她合葬?”将手里的寒冰玉笛弹了出去想要将墓碑上男子的名字击碎却被一个突然出现的人用一片竹叶将寒冰玉笛弹了出去!看着上方出现的人说了句。:“是你!”

  本是隐身藏在竹林上方的男子一身白色长衫在自己弹出竹叶后缓缓落在了墓碑前,望着墓碑后说道。:“这是她的选择……!”

  “选择?什么选择?死……?还是……?

  墓碑前的人对身后的人没有任何的回应,只是静静的望着墓碑!

  “你早知道会这样?对不对……?对不对……?”后面这句嘶吼着问道!

  “死……?该死是你!”嘴里说着这句话同时伸出手将插在竹竿上的寒冰玉笛吸回自己手掌上发起了进攻!

  两人就这样在这双人墓碑前一攻一守打起,直到最后自己的兵器被夺走,玩着眼前指着自己的寒冰玉笛对着拿兵器的久久问道。:“为什么……?你是国师!只要你一句话就可以……!为什么……?”

  男子望着墓碑久久才回到,:“还记圣尊?”

  “圣尊……?那个女人?她不是已经……?”

  墓碑前的人久久才说到,“世人都说圣尊是随先帝而去的,还说先帝收的养女仟红郡主本就是金枝玉叶碍于生母国师身份只能以养女身份养在皇后身边。”

  “难道不是?”

  墓碑前的人摇了摇头才说道,:“不是,我记得她十岁那年,有一天在宫里她一身红衣打扮和其他皇子打了一架后带着伤气冲冲的跑来天戍阁质问圣尊什么抛下她,让她在宫里活着却不相见?圣尊看着手里书久久才抬头望着小女孩说道,你相信他们说的?小女孩不知道是该说信还是说不信久久回不上话!圣尊望着犹豫的小女孩上前对着小女孩认真严肃的开口道,你知道我生的孩子是什么身份?他(她)的身份要比当今天子身份还尊贵,所以……你还觉得你会是我生的?小女孩望着眼前的人吼道,你骗我的,如果你不是我母亲,为什么还让他教那些,她指着我问道!你就是我母亲。小女孩上前拉扯着圣尊的衣角哭泣的问道,母亲为什么?为什么你不肯认我?圣尊看着拉扯自己的小女孩最终冷淡的说道,好,我告诉你为什么?当时的我只看到圣尊弯身在她耳边不知道说了什么话,随后她激动的推开了圣尊,临走时转身说到,她不会去的,永远的都不会去的!从那以后她不从踏入天戍阁半步!就连圣尊离开时只是冷淡的交代说了声,若她执意在十八岁前嫁人不可阻拦,这是她的选择,或许……这就是天意!”

  身后的人愤怒的吼道,:“天意……?什么天意?天意就是你明知道她会死也不去阻拦?”

  眼前望着墓碑的人只是冷淡的没有任何的回应,看着没有回应自己的人独自走了过去坐在墓碑旁抬起放在一旁的酒坛大口大口的喝着,指着这朗朗晴空嘴里还念叨着,:“天意……?狗屁天……?”

  话还说完就被人一剑穿心,手里的酒坛摔落在地,看着那自己胸口上冰冷的剑抬头质问道,:“这……也是……天意……?”

  “对!这也是天意!”手里冰冷剑瞬间化为虚有,人也冷冷的回道!

  “天意……!真好……!”倒在墓碑旁的人在最后一口气的时候努力的坐在了墓碑边,望着女孩的名字伸手摸着轻轻说道,:“我……来……了!”话完手垂下,男子面带微笑头靠在了女孩墓碑名字上就这样离开了。

  竹林里风莎莎巨响,刮着竹叶片片飞落。国师童玥看着墓碑前被自己杀了冥少将军,随手一挥上空出现了一具玉棺,国师亲自上前将已过去的少将军抱起放在了玉棺里,在盖棺的时候对着棺里的人说道。:“圣尊说过只有你到那里了就明白了,能不能化解他们的这段孽缘就看你了!”话完盖好玉棺就这样带着玉棺随着飘落的竹叶消失在这做坟墓前。

  将军府内,天刚刚亮起,打扫厅院的小丫鬟正要打扫正厅时在正厅里看到了一幅白玉棺,胆小的丫鬟早已吓得不敢出声,胆大的跑出去喊着。当将军府的老将军带着一群人来到正厅是看到那具白玉棺,胆小的几位妇人也是不敢上前查看,冥老将军看了眼众人吼道,:“不就是一副棺木,看把你们吓成这样,出门不要说是我老冥家的人!”

  老人家气哄哄的上前嘴里还念叨着,:“哪家龟孙子刚在老子家摆着这东西,让老子知道,老子非趴了你祖坟不可,哼!”

  用力一掌推开了棺盖,冲着身边的下人说道吼道,:“去看看?”

  站在一旁胆大的小斯立马上前查看,只是当看清里面的人吓的跪在地上直哆嗦话都说不清楚,嘴里只是说着大……大……!

  最后老爷子一脚踢开小斯自己去查看,只是当自己看清楚棺里人后老爷子趴在棺边气都接不上来,喘着气也是念着大……大……,!看着躺着毫无生机的人老人沙哑的问着,:“谁……?谁……做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古灵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古灵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