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兰思思2018-10-10 18:372,454

  下午,董其昌拖着行李箱一阵风似的进了办公室,人还没站定,就冲方好嚷:“小陈,给咱上杯咖啡提提神哈,这一趟可累死我了!”

  方好两颗眼珠子还凝在电脑屏上,不情不愿的应着,过了好一会儿才懒懒的起身往茶水间走。等她捧着热气腾腾的咖啡回来,董其昌早就不在位子上了。

  季杰朝董其昌的桌子努了努嘴,“他奔关总办公室了,你给搁那儿吧。”

  方好依言撂下咖啡,就跑回了自己的地盘。虽然她比任何人都要早进公司,但后来招进来的员工每个都比她有份量,她年纪又轻,也没什么城府,谁都爱有事没事跟她扯几句,日子久了,自然而然成了大伙儿“共用”的小妹。

  季杰向坐在对面的会计师唐梦晓不无酸意的哼了一声道:“瞧他那副春风得意的样儿,敢情是真把美艺那块硬骨头给啃下来了。”

  唐梦晓的年纪在公司里是最大的,长得瘦削斯文,很有几分《辛德勒的名单》里那个既精明又老实的犹太会计师的味道,可一旦开口,就发现他精则精矣,老实可完全谈不上。听了季杰的话,他用手指掂了掂鼻梁上的镜架,淡淡一笑道:“所以说啃骨头也是门艺术啊,你当初要不把它当成鸡肋,今天春风得意的人就该是你咯。”

  季杰不免讪讪的,这case的确是他先沾的手,可惜在公关处卡了壳,他手上又另有几个大单,所以一直不甚上心,后来索性找个由头丢开了手,没想到便宜了董其昌。

  董其昌不久就从老板办公室走出来,脸上溢满了喜气。

  “小董,得请客啊!这一单提成可不少吧。”季杰很应景的起身拍着他的肩道。

  一听吃饭,正埋头在纸堆里的孟庆华立刻目光锃亮的抬起头来,嘴里跟着附和,“是啊,得请客,请客!”

  董其昌年纪也不小了,32岁,和女友经历了五年的马拉松式恋爱,终于打算今年完婚,已经在S市买了房,背着不轻的贷款,所以口袋捂得特别紧,即使志得意满之时,头脑也还能保持冷静。

  “我提得再多,也及不上老板一个零头,老规矩,嘴巴馋了找关总啊。”

  孟庆华皮厚,见敲不到董其昌,还当真涎着脸往关海波的办公室里闯,没多久又乐颠颠的跑出来宣布,“没问题,就今晚,让咱们商量一下吃什么呢。”

  有人提议在欣同乐包间房,吃完饭还能KTV,立刻遭到众人的坚决反对,这样的玩法,只要愿意,天天都可以有,没什么意思,而且跟老板一桌吃饭,中规中矩的也放松不下来,七嘴八舌之后,决定去吃韩国烧烤。

  意见统一完毕,董其昌就积极的朝门口的实习生尚蓓蓓嚷,“蓓蓓,赶紧给我们定位子去呀,听说那地方新开的,生意好得很。”

  尚蓓蓓因为晚上学校还有选修课,教授管得紧,每课必点名,想逃都逃不了,所以烧烤没她的份儿,心里不免怏怏的,一边拨电话一边发出替他人作嫁衣裳的悲叹。

  孟庆华最是怜香惜玉,看不得小姑娘受委屈,立刻义不容辞的挑起了组织的重担,“我去定,我去定,蓓蓓别难过,明天哥哥给你打包两盒过来。”

  一席话说得尚蓓蓓咯咯直笑,

  董其昌在一旁哼道:“你别哄她了,烧烤那玩意儿打包了还能吃么?”

  孟庆华不理他,紧着数了数人头,办公室里连老板在内一共六人,其余几个同事均在出差,孟庆华皱了皱眉道:“人少了点儿,不热闹啊。”眼珠子一转,“要不,我再去对门请几个?”

  季杰笑道:“那也得掏钱的点头才行啊。”

  孟庆华嘿嘿一笑,“得,好人做到底,我这就去请示。”

  两家公司年轻人居多,凑在一块儿聚会也是常有的事儿,不过孟庆华之所以这么起劲,大家都心知肚明,他对春晓一直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这出戏唱了经年,却和关海波跟林玉清一样没个准调儿。

  方好有一次实在忍不住,问春晓到底怎么想的,她觉得孟庆华虽然嘴碎了点儿,但也是一表人才,风度翩翩,家世,背景,个人资历虽非顶尖,也已经无可挑剔,为什么春晓总是这么吊着他就是不肯松口?

  春晓比方好还小了一岁,男朋友却谈过不下三个,虽然目前处于真空期,较之方好,还是很有些经验之谈的,“你别看他嘴上叫的响,我若真应承了,他立马就闭嘴不吭声了,有些人哪,就是喜欢玩这种暧昧的游戏,却当不得真,我看人准得很!”

  方好似懂非懂的听,却完全摸不着其中的门道。

  春晓又老成道:“我告诉你,如果找男友只是想玩玩呢,小孟那样的或许还行,要是认真想嫁人的,还就得找波哥那种,嘴上从来不天花乱坠,心里却很有主意,你看林美人在他面前那么千娇百媚的,他都不动心,这种人要是认准了,铁定会对你好一辈子。”

  见方好呆头呆脑的样儿,春晓又笑嗔道:“幸亏波哥对你没歹心,否则,就你这样的,早给他卖了十回八回了!”

  孟庆华再次露面的时候,已经把所有事宜都安排妥当了。其实这办公室里哪个不是人精,真要认真办点事情,那效率高得令方好咋舌,她自惭形秽之余,小妹当得更加没有怨言。

  对门请到了五个,春晓和林玉清都会去。

  中午吃饭时,方好在餐厅遇到春晓,她托着饭盘鬼鬼祟祟的拖了方好到角落细细盘问,好像这顿晚餐隐藏了重大阴谋似的。

  方好不以为然道:“能有什么鬼呀,不就是董哥项目完成了,大家庆贺一下嘛!”

  春晓用筷子挑着饭粒儿,却不往嘴里塞,“我觉得奇怪的是,美人也会去,平常她可傲着呢,哪回咱们吃饭请得动她?这次该不会是波哥亲自给她打了电话罢?”

  方好笑道:“那我哪里知道。”

  春晓思量了一会儿,又道:“你不知道今天美人有多怪异,对着个喝茶的杯子都能不知不觉的微笑,我坐她对面,瞧着有点瘆得慌。不会是波哥扛不住美色,终于要投降了吧?”自己先恐慌了一会儿,又连连摇头否认,“不会,绝不会,波哥不会喜欢这么做作的人!”

  方好又好笑又奇怪, “哎,你这么紧张干嘛,难不成你对我们老板真上起心来了?”

  春晓“切”了一声,“我才没那么傻呢?我是谁?赔本的买卖是绝不会干的。”她作悲天悯人状又叹道,“我可不会象某人,捧了一颗真心公之于众,却无人认领,那才叫一个惨啊!”

  方好皱眉笑道:“我发现你有时候还真够恶毒的。”

  春晓嘿嘿哼笑起来,“小姐,这话我不乐意听啊,我不过是八了点儿,可现实远比我这张嘴恶毒!不信,你走着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相看两相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相看两相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