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水千丞2021-01-15 16:0712,754

  这回简隋英又是提前离场的。都闹成这样了,再呆下去也挺没意思的。想着临走前李玉看他的眼神,他有些后悔自己的冲//动。不过他又很快告诫自己,男人做事,做了那就是做了,没有后悔的道理,左右他是亲着了,也没吃亏。

  简大流氓回味着那个清淡柔软的味道,跟李玉给人的那种冷漠有些出入,这样的对比反而让他更加着迷。

  就是刚才那一下子真他妈疼啊,简隋英心有余悸地揉了揉肚子。而且因为角度问题,李玉根本没有使全力,要不然他会不会胃出血啊。看来什么半推半就把人按倒不太现实,操作难度大,李玉这小子的武力评估值有些高于他的预测,他只得改变策略,要不出师未捷身先死,那可得不偿失了。

  简大少叹了口气,感觉肚子不仅疼,还满腹火气。有妒的、有气的、有不甘心的。

  他这辈子做人崇尚的最高原则就是“老子高兴”,他说话办事不喜欢拐弯抹角,喜欢什么厌恶什么,也懒得掩饰。在他看来想跟自己中意的对象在一起,是大自然中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他又没真怎么了李玉,李玉干什么总吹胡子瞪眼睛的,至于吗?

  而且他就是不明白,李玉到底看不上他哪里啊。

  想到这个简大有点儿沮丧。因为他从小到大一直就是个自恋狂妄的性格,从来没怀疑过自己的魅力,无论对男对女,他简大少什么时候被人这么拒绝过啊,他委屈死了。

  等红灯的时候简大就拉着张脸翻电话本,找到一个他最近看着比较顺眼的相好打了过去。

  那边很快传来了谄媚的声音。

  简隋英语气不善道:“去XX酒店等我。”

  简隋英虽然看着挺流氓,其实对那档子事并不很沉迷,男人好色是正常的,但是要是成天就想这个,那人不是色狼就是草包。所以他现在对李玉表现得这么急色,确实有点儿丢人。他觉得自己可能是太久没做了,身心饥渴了,今天才会干出强吻的事儿,其实他本来期待跟李玉的初吻能浪漫而不失激情的。

  于是简大少就压着漂亮的小相好结结实实干了大半个晚上,把那男孩儿做得嗓子都叫哑了,他才算把身体里的邪火发泄了出去。

  做完了简隋英就让男孩儿走了,他从来不跟他们一起睡,总觉得不安心。

  起身冲了个澡,看了看表,已经三点多了。他这时候也困了,喝了酒又做那档子事体力消耗大,整个人都昏昏欲睡的,就打算让人把床单换了,他好睡觉。

  这时他手机突然响了,拿起来一看,居然是简隋林。

  简隋林怎么会有胆子在这个时候给他打电话,找骂吗?

  难道是出什么急事儿了?

  他赶紧接了:“喂?”

  那边儿传来的却是李玉的声音。他是第一次听到李玉这样明显口齿不清但仍要强装镇定的声音,一听就知道喝多了。

  简隋英心跳有些快,不知道出什么事儿了:“小李子?怎么了?”

  “隋林喝醉了。”

  “你呢?你也醉了?”

  “没有……但是……不能开车,太、太晚了,我想送他回家,但是……不知道……怎么走……”

  李玉的思维已经有些跟不上了,简隋英太了解这种喝高了的状态了,他肯定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想干什么,给他打电话估计是残存的理智做出来的决定。

  纠缠了简隋英大半个晚上的郁闷心情突然就消散得无影无踪,他不仅不郁闷了,简直高兴得想笑。李玉能在这个时候给他打电话,哪怕是脑子不清醒无意识做出来的,都够他欣慰的。

  能在需要帮助的时候被想起来,无论从哪个角度想,自己在他心里也是有一定位置的吧。身为男人能为自己喜欢的人解决烦恼,无关大小,对自己都是一种鼓舞和满足。

  简隋英一边安慰着他一边慌忙地套衣服:“你别急,我离你们很近,呆着别动,我现在去找你们。”

  李玉慢悠悠地“哦”了一声。

  简隋英挂掉电话,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穿好衣服冲出了酒店房门,开上车一路飞驰到目的地。

  幸好凌晨三点路上车少,一路畅通无阻,简隋英还连闯了两个红灯。其实这并不是什么特别紧迫的事情,但简隋英就是有种李玉需要他,他要尽快赶到的冲动,因为这是李玉第一次需要他。

  到了地方一看,厅里歪歪扭扭躺着好几个年轻学生,估计自己走不了的都睡这儿了,几个服务员在旁边儿看着。

  看来这一解放,年轻人都疯狂了。

  简隋英马上就看到了李玉,他用一种几乎是搂抱着简隋林的姿势歪在沙发上,双眼紧闭,长长的睫毛在下眼睑打下一片柔和的阴影,他双颊泛红,呼吸平稳,睡得安宁祥和,看上去稚气可爱。

  简隋林则大半个身子躺在他怀里,姿势有些别扭,估计睡得不舒服,频频皱眉头。

  简隋英险些失笑。

  他上去把简隋林拉了起来:“小林子,醒醒。”

  简隋林半晌才睁开迷蒙的眼睛,看了他一眼后,又闭上了,把全身的重量都放在了简隋英胳膊上。

  醉酒的人特别重,简隋英一下子也觉得吃力了,就用脚踢李玉:“李玉,醒醒。”李玉可能醉得没那么深,艰难地睁开了眼睛,有气无力地说:“你来了。”

  “你们俩怎么喝成这样。你平时嘴不挺严实的么,轻易不往里送酒,今天怎么了,喝成这样,真是的。”他招呼年轻力壮的男服务员给他接着简隋林。

  服务员把简隋林架走后,他就把李玉给搀了起来。

  这个时候李玉走路都直打晃,神经也敏感不起来了,任凭简隋英搂着他的腰也没什么反应,低声说:“送隋林回去。”

  “我都来了,还能把他扔大街上吗?”还是担心你自己吧,简隋英心中邪恶地想,就你这状态,失身都有可能,还考虑别人。

  李玉似乎放心了,就垂下了头去,在简隋英的搀扶下上了车。

  简隋英把俩人拉到了他刚住过的酒店。他路上打电话让酒店把房间收拾了,然后再另外开了一间。到了酒店又在保安的帮助下把简隋林扔到了一个房间,然后把李玉弄到了自己房间。

  关上门之后简隋英真有种大灰狼看着盘中兔子的感觉,那种可以为所欲为的心理上的快感,真是美味无比啊。

  简隋英就坐在床边,看着李玉。

  李玉要是这时候能看到简隋英看他的眼神,估计喝什么都得吓醒了。

  只是简隋英看了半天,琢磨了半天,却突然生出一种不知道如何下嘴的感觉。

  简大少自认不算个特别磊落的人,无论是他的家庭背景,还是他的人生经历,都使得他对道德和廉耻的敏感程度较大部分人弱,说白了就是脸皮厚胆儿肥,轻易没人能制得了他。可他也不是个大奸大恶的人,即使他真的很想把李玉给办了,可是对着一个不省人事的人为所欲为,也实在太不是东西了点。

  而且想想李玉的脾气,第二天醒过来还不得跟他拼命呀。

  简隋英叹了口气,伸手摸着李玉的脸,从俊逸的眉眼摸到高挺的鼻子,然后再摸到软乎乎的嘴唇,接着又细细感受了一下脸颊滑腻的皮肤。

  摸着摸着,简大少的星星之火就不小心有了燎原之势,他吓得赶紧把手收了回来,怕再摸就直接解人家裤腰带了。

  简大少这个憋得难受啊。

  其实他刚做过,已经发泄干净了,现在让他再来一回,实在有些力不从心,可是即使身体并不那么渴求,心里的渴求却是惊人的。那种想要把这个人据为己有,让他真真正正接受自己,属于自己的欲//望,几乎每看李玉一眼都在放大,慢慢地膨胀到了连他都觉得难以控制、不敢置信的庞大程度。他现在都有些迷茫,自己到底是想征服李玉,还是真的开始喜欢他了。

  简隋英把身上沾了酒的衣服脱了下来,又进浴室洗了个澡,想让头脑和身体都降降温。出来的时候李玉还睡得很沉,平稳地呼吸着。

  简隋英过去把他鞋给脱了,看着他身上的衣服,犹豫了。

  衣服好像没脏,不用脱吧……可是穿着衣服睡觉多难受啊,还是给他脱了吧。简隋英脑子里一边给自己找借口,一边想阻止自己这么干。最后他还是没忍住。他打算把李玉扒干净了,就算不做什么,第一过过眼瘾手瘾也不错;第二明天还可以造成一个假象,并把责任推到李玉醉酒身上,自己完全是无辜的。

  这么想着简隋英真就开始了。

  他对这方面还是比较有经验的。先是费劲地把李玉上衣给脱了下来,李玉哼哼唧唧想翻身,翻到一半儿又翻了回来。

  这把简隋英惊了一下,动作顿住了。

  过了一会儿看李玉又睡过去了,才果断地把衣服一扔,动手解他裤腰带。正当简隋英带着寻宝一般激动兴奋的心情继续的时候,他的头顶冷不丁来了一道冰凉的声音:“你干什么?”

  简隋英那时候真正体会到了被捉赃在场的小偷的心情,心“咯噔”地狠跳了一下,血液瞬间从头顶聚到了脚底板,让他下意识就想跳下床逃跑,还好他忍住了。

  他抬头一看,李玉正眯着眼睛看着他,眼里布满血丝,眼神朦胧,依然带着醉意,说话底气也不足,但是简隋英注意到他拳头已经在收拢了。

  “我……我给你把衣服脱了,要不睡觉难受,你怎么醒了呢?”

  “……下去”李玉实在非常疲累,大脑迟缓,而且没有力气跳起来揍他,只能沉声警告着,“从我身上,下去。”

  简隋英身形一动,想把身体移开,但是他最终却没动,而是歪着脖子看着李玉。

  李玉闭了下眼睛,努力使自己清醒,再睁开的时候眼神已经非常冷冽:“我再说一遍,下去。”

  他是不相信简隋英敢对他做什么的,除非简隋英不要命了。但是即使他的思考能力处于低潮阶段,也知道简隋英想干什么,而眼下他喝多了酒浑身乏力,情况显然对自己不利,他只期望把简隋英稳住,明天他清醒了再跟他算账。

  简隋英把两只手撑在李玉的头两侧,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勾着嘴角露出一个坏笑:“小李子,你知道吗,你这副软绵绵的样子比你平时要可爱多了,你要是平时也这样多好。”

  李玉冷冷地看着他,尝试着握了握拳头。那是种很奇怪的感觉,他明明似乎握紧了拳头,但是又好像那不是自己的手,他 稍微动一下,就头晕目眩,而且脑袋疼得厉害。

  简隋英改为用手肘支撑身体,他几乎贴到了李玉,似乎在轻轻嗅着。

  李玉无法确定简隋英是不是亲了他,即使亲了他,也是非常非常轻柔的,几乎感觉不到的轻柔。他挥起拳头朝简隋英背上砸去,但是却被简隋英轻易抓住了手腕按回了床上。

  “行啦小李子,你现在站都站不稳,别说揍人了。你别紧张,你如果一直这样多好……”

  话音刚落,简隋英轻轻附了上去。

  李玉只觉得嘴唇被拉扯,李玉被简隋英追得无处可逃,只能和他的纠缠在一起,任凭他亲着。

  简隋英沙哑着嗓音轻轻叫着:“李玉……”

  李玉沉声道:“简隋英,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简大少说:“你以为我要做什么?放心吧,我没那么禽兽。”

  “你现在……做的事……叫什么?”

  简隋英低声笑道:“只是想尝尝。”说着一路往下。

  李玉浑身一震,惊讶得一瞬间瞪大了眼睛。

  简隋英低低笑着:“挺精神的嘛,小李子,给哥说实话,用过没有?”

  李玉又羞又恼,醒了大半儿,怒道:“你不要脸!”

  简隋英哼笑一声:“你倒是别配合我不要脸呀。”

  李玉挣扎着要坐起来,简隋英随便用力一推,他就又躺回去了。

  简隋英眯着眼睛看着他,挑衅似的舔了舔嘴唇。

  李玉一瞬间大脑充血,从喉咙里爆发出一声急促而低沉的呻//吟。

  对于一个少不经事的小处男来说,这是多么可怕多么强大的冲击,他一瞬间觉得眼前发白,周围的一切都变得不真实起来。脸红得简直不像话了,不知所措地看着简隋英。

  简隋英看了他一眼,嘿嘿笑道:“小李子,你这不行啊,这么快就缴枪了,你不是有问题吧?”

  换哪个男人被人质疑嘲弄那方面的能力,都得在心理上跟人拼命,李玉也不例外,他狠狠瞪着简隋英,好像下一秒就会扑上来。

  只是简隋英一句话就让他气势掉了一半儿,他说:“怎么,想不认账啊?”

  李玉看了自己一眼,这副狼狈的场景让他羞愤不已。

  他感觉自己这一辈子都没有如此难堪的时刻,这世界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简隋英知道见好就收,便宜占够了,他就无心恋战了。第一主要是再呆下去可能危险;第二现在马上天亮了,要是简隋林也醒了,他不好解释。于是简随英就撇下备受冲击的李玉,心满意足神清气爽地跑了。

  他回到家之后就不打算去上班儿,扑到床上倒头大睡,准备醒了再想接下来的对策。他就跟小时候一样,没犯错前还有所顾忌,一旦闯了祸他就立刻生出破罐子破摔的心理,想着左右他爸要打要骂,还是放宽心,该吃吃该喝喝吧。

  简大少这样泰然自若肆无忌惮地从小得瑟到大,无非依仗着一条无比歪的处世信条,那就是“反正他不能弄死我”。

  他这一觉睡到了下午两点多,睡醒了刚一开机,未接来电提示和短信就噼里啪啦地跳了出来,基本上都是小林子和梁秘书的。

  他先回了梁秘书的电话,小梁跟他报备了工作上的事,几个日程安排,然后问他什么时候来上班之类的。挂了电话他想了想,还是给小林子回了一个,主要是想从他那儿打听打听李玉。

  小林子声音不太精神,典型的宿醉后遗症。

  “哥,你总算接电话了。”

  “怎么了?”

  “那个,听李玉说昨天你把我们弄到酒店的,哥,对不起啊,给你添麻烦了。”

  简隋英哼了一声:“知道就好,不能喝你喝个屁,不自量力。”

  简隋林委屈道:“他们非要灌我们……”

  “把你这酒量练练,咱们简家的男人在酒桌上没一个孬种的,以前是我给老爸挡酒,以后你得帮我喝。”

  简隋林轻笑两声,声音很柔和:“哥你放心吧,多少我都给你挡着。”

  简隋英哼笑道:“你这小子,就他妈会说好听的。那个,你在哪儿呢?还在酒店呢?”

  “嗯,起不来,头疼。”

  “李玉呢?”

  “在隔壁房……嗯?有人敲门,可能是他。”

  说完简隋英就听到窸窸窣窣和翻身下床的声音,他突然就紧张了起来,心跳都变快了。

  他很快就听到了李玉的声音,有些疲倦,但语气非常地关切:“隋林,你好点了吗?”

  “头疼啊,都不想起来,你呢,好点儿没?”

  简隋英听到李玉进门关门的声音,他说:“我还行,我让服务员买了药,给你拿点儿,你吃饭没有,先吃饭,然后把药吃了。”

  “我没胃口……你昨天净帮我喝了,你应该比我难受吧,你吃药了没有?”

  俩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听得简隋英相当不是滋味儿,甚至有些嫉妒简隋林。

  李玉好像对其他人都挺温和的,唯独对他,一天没几个笑脸不说,现在恐怕都讨厌他了。虽然这也是他自己一手造成的,可是如果他不是这么难搞,简隋英也不想俩人弄得这么尴尬啊,他也想和李玉相处的浪漫又温情。其实要论起讨好人来,他简隋英可以把李玉哄得很好,可以让他很快乐,可惜人家都不稀罕。

  他听到李玉问:“嗯?你打电话呢?”

  简隋林“啊”了一声:“是我哥……”他把电话放到耳边,“哥,是李玉,他醒得比我早。”

  简隋英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敏感,他听到一声闷响,似乎是李玉把东西重重地往桌上一扔。他心里一沉,敷衍地“嗯”了两声:“那你们自己安排吧,我挂了。”说完急匆匆地挂了电话。

  想到那边儿李玉听到他的名字会露出怎样厌恶的表情,一直没心没肺的简大少,心里突然难受了起来。他在家休息了一天没出门。第二天因为生物钟准时七点来钟醒了,他收拾完之后开车去上班。

  到了公司门口的时候,饶是他这么厚的脸皮,想到一会儿会见到李玉,也有些情怯。

  简隋英摸了摸鼻子,硬着头皮进去了。

  他一上楼,就在自己办公室外面看到李玉背对着他在和梁秘书说话。李玉今天穿了一件灰绿色的衬衫和黑色的西裤,剪裁合身的衣服把他宽阔的肩膀、细窄的腰身和修长的双腿衬托得非常完美。他微微矮身,配合着梁秘书的身高,看上去温润而绅士,仅仅是一个背影就让简隋英心跳加速,不能自己。

  简隋英刻意咳嗽了一声。

  正在讨论的两个人同时转过头来。

  李玉的眼神幽深而冰冷,简隋英一眼望进去,深不见底,他心里微惊,一股凉意爬上心头。

  梁秘书摆出如释重负的表情:“简总,你总算来了,你看看这个,就等着你答复呢……”

  简隋英接过文件,匆匆看了李玉一眼,率先进了办公室。

  李玉也尾随着他进来了。

  简隋英往他的大桌子上一靠,双手抱胸,装出一副闲适的样子:“这个报告你看了吗,给我简单描述一下。哦,对了,上次的合同写得不错,改了三次是不是学到不少东西?”

  李玉微微偏着头,冷冷地看着他。

  简隋英心里发虚:“那什么,咱们上班就谈公事,其他的下了班再说,怎么样。”

  李玉脸色一变,突然猛地冲了上来,简隋英瞪大了眼睛,被他重重推倒,半个身子仰躺在了大桌子上,撞得他肩胛骨一阵生痛。

  李玉用手肘狠狠地压在简隋英的锁骨上方,给了喉道不算小的压力,简隋英的脸立刻红了,呼吸开始困难。李玉的表情凶狠而冷酷,他的脸离简隋英很近,薄唇里吐出的气息都喷在了简隋英的脸上,他的声音不大,但是异常地冰冷:“姓简的,看在隋林的面子上,这是我最后一次给你脸,如果你再敢惹我,我让你后悔一辈子。”

  简隋英呼吸一滞,胸腔承受了一种陌生的闷痛,他几乎是一瞬间,火气就冲上来了。他长这么大从来没有一个人敢这么跟他说话,无论他走到哪里,谁敢不敬他一声“简大少”。你李玉算个什么东西,不过就是个乳臭未干没身份没地位的小崽子罢了,三番两次拒绝他就算了,还他妈敢这么跟他说话。

  简隋英双目圆瞪,曲起膝盖对着李玉的大腿狠狠一撞,李玉吃痛,手肘稍松,简隋英趁机一把推开了他。简隋英气得一抬手把桌子上的东西全都扫到了地上,指着他鼻子骂道:“你他妈有种再把刚才的话说一遍!你李玉算个什么东西,老子看上你是给你脸,再说前天晚上你没爽着吗?爽完了来装被害人了,天下便宜都你一家的?我就操了,你他妈敢这么跟我说话!”

  李玉的表情简直能吃人,这段话彻底把他激怒了。话到这份儿上,俩人算是撕破脸了,他低声喝道:“我去你妈的,本少爷最他妈烦你这样没脸没皮硬往我身上贴的,你以为你又是什么东西,如果你不是隋林的哥哥,就你这样无耻之徒我见一次打一次。”

  简隋英脸气得通红,扑上来就要揍他。

  李玉一个闪身避过,一把抓住他的肩膀,铁钳一样的手几乎攥进了他的肉里,他一记重拳,正中简隋英的腹部。简隋英差点儿没吐出来,抱着肚子半天缓不过劲儿来。

  李玉抓着他的头发凶狠地看着他:“你还想对我做什么恶心的事,说来听听,我看看你他妈到底有几条命。”

  简隋英感觉自己好像是第一天认识李玉。他印象中的李玉,沉稳内敛,话不多,但待人有礼有度,甚至有时候他觉得李玉有些腼腆,那样的李玉要被冒犯到什么程度,才能激发出这么吓人的一面?简隋英就他妈不理解了,明明是自己好好伺候了他一顿,怎么他反倒一副被他怎么了似的苦大仇深的样子!

  简隋英也凶狠地瞪着他,狠狠用头撞了李玉胸腔一下,李玉受惊后退,简隋英一记肘击,把刚才自己遭得罪都如数还在了李玉的肚子上。

  李玉也后退好几步才稳住身子。

  俩人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扑上来扭打在一起。

  虽然彼此都打红了眼,但是这场架不免显得有些滑稽。因为他们不仅顾忌着不发出声音,还避免了攻击对方的脸。发泄怒火仇恨是一方面,但是俩人还算没有失去理智,知道出了这么个门,如果被人瞧出了端倪,那就有远比挨打更让他们头疼的事情等着去处理。

  简隋英一边打一边在心里大骂李玉这小子下手太重,忒他妈狠了。他本来还顾忌着怕伤着他,结果人家是一点儿没有跟他客气,他也就打出了火,一记记重拳往李玉身上招呼。

  俩人就在厚实的羊毛地毯上来回翻滚,一会儿他把他压在身下,一会儿他骑到了他身上。

  李玉一脚踹在简隋英肚子上,简大少后背狠狠撞在了实木桌腿上,这一下子真是够他受的,他身体蜷缩了起来,瞬间没声儿了,半天缓不过劲儿来。

  李玉捂着肚子摸着大腿,呲牙咧嘴地从地上爬起来,喘着粗气看着地上表情扭曲的简隋英。

  俩人全身上下都布满了鞋印儿,尤其是裤子上,简直狼狈不堪。

  李玉拳头太重,简大少这次真是吃了大亏了,全身疼得他动都不敢动。他这辈子打架没这么丢人现眼过,他觉得自己输就输在他竟然舍不得对李玉下手。艹他妈的丢人啊。简隋英难受得就想这么一直躺下去,再也别起来了。

  李玉活动了一下胳膊腿儿,上去把简隋英从地上弄了起来扔到了真皮沙发上,充满轻蔑地看着他,“还打吗?”

  简隋英骂了一声,拽过茶几上的烟灰缸就往他身上扔。

  李玉一闪身就避了过去,烟灰缸里的水却全洒在了他身上。李玉看着自己一身狼狈,想着刚才的失态,对简隋英就更加来气。

  简隋英一咬牙,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就想再扑上去。

  李玉早有防备,伸手一推就把他重新推回了沙发上,身体也压了上来,用一只手按着他的胸膛,一只手掐在了他的脖子上,拇指按压着大动脉,虽然还没有使力,但是眼神中充满了冷酷的威胁:“从现在开始,把你脑子里那些恶心的念头都给我抹掉!”

  简隋英恼羞成怒,李玉这么毫不掩饰的厌恶让他的自尊心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追求人追得让人厌恶到这样,在他的经历中独此一份儿,可以说是他一辈子最大的失败了。他向来就是个只能顺着毛摸的大爷脾气,对李玉几次三番的忍让在此时全部爆发了出来。他心想你他妈让老子这么丢人,老子能让你好过吗。他眯着眼睛看着李玉,俩人都闹成这样了,怎么想都肯定是没戏了,既然如此,他还有什么好顾忌的,自然是自己怎么高兴怎么来,他现在就决定要往死里恶心李玉一番来出出气。

  他露出一个轻佻的笑容:“你还能决定老子想什么?老子想着好几种法子上你呢,你喜欢骑乘的还是侧卧的?你打算怎么办?给我脑袋开个缝儿挖出来?”

  李玉双眼冒火,拇指开始用力,气得双唇直哆嗦:“你……你还要不要脸!你……”

  简隋英脸涨得通红:“咳咳咳……老子爱怎……样怎样,你管得……了我……老子看上你,就是……给你脸……”

  李玉这时候是真恨不得掐死简隋英。从来没一个人能把他的怒火激发到这种程度。他果然从小就没有看错简隋英,这个人不但是个心胸狭窄仗势欺人的小人,还是个没羞没臊的无耻之徒。想到这人多年来对简隋林的各种欺压虐待,再想到他对自己的种种无耻念头,他觉得此刻不掐死他留着他就是遗祸人间。

  简隋英被他掐得脸红脖子粗的,用膝盖用力地往他腰侧一撞,李玉疼得脸色煞白,手也松开了。他趁机把李玉掀下沙发,一边咳嗽一边跳下地,和李玉隔着一个茶几对峙。他目测了一下距离和障碍物,觉得李玉没法儿飞过来咬死他,那缺德的嘴就跟开闸泄洪似的,想关都关不上。

  “李二,我说你他妈到底看不上我什么,我简隋英哪样儿不是出类拔萃的?你看看我这脸,我这身材,你真不想试试?试过的可都说好啊。”简隋英眼睁睁看着李玉的脸都快扭曲成外星人了,心里涌上一阵变态的快感。

  “昨晚上不错吧,那真不算什么,你要跟了我,包你天天身心满足。不过说真的,你昨天是不是太快了点儿,闪电侠啊你。哎你不能有毛病吧,要不去医院看看?哦不行,去医院多不好意思啊,这样吧,我知道有个老中医,专治阳痿早泄,介绍给你?你看你脸红得,你别不好意思啊,哥也是关心你。”

  李玉的冷静自持此刻荡然无存,现在的他仅仅是一个被惹毛了的小子,只想把对方往死里收拾一顿,才能消解他的满腔怒火。

  在简隋英的字典里,从来没有“害怕”俩字儿,他长这么大也真就没怕过谁。虽然李玉的表情有些吓人,但是威胁不了他,谁也阻止不了他通过欺负李玉来获得快感,以抚慰他失恋的心。

  虽然他不会表现出来,但其实他真的觉得难过。因为他确定,李玉是他长这么大最喜欢的一个人。以前那些相好,跟李玉一比,真是什么都不是。虽然一开始是抱着亵玩儿的心态接近李玉的,但是接触之后才发现,李玉绝不是空有其表之辈。虽然他还太年轻,但是再过个几年,他一定是个能跟自己并肩而立的材料。这样的人不能以玩具来看待。

  他想……也许他是想,和李玉谈个恋爱什么的。

  这种想法一冒出来,他就觉得有些可笑。李玉太年轻了,他喜欢玩儿年纪小的,仅仅是喜欢他们鲜嫩的皮肤和年轻的体态,真要跟这个年纪的孩子发展点儿情感,连他自己都觉得别扭。可眼下这状态,俩人是什么都发展不了了,除了愤恨沮丧,他实在无法不难过。

  李玉此时已经握着拳头试图绕到他这边儿来,简隋英就跟着他绕圈儿,让他抓不着自己,存心气死他。

  李玉骂道:“你这个厚颜无耻的混蛋!就凭你也想……你、你居然敢……你他妈去死吧!”他长这么大从来没碰到过任何一个敢对他打那种主意的人。他不是没被同性骚扰过,但是全都是明显娘里娘气的男孩子,所以他从来没有过被简隋英看上的这种感觉,这种被……被侮辱的感觉。对简隋林这样长得像女孩儿一样漂亮的男孩子,虽然他并没有任何不敬的意思,但是在他心目中他应该是扮演更男性的角色,简隋英居然想……

  李玉脑袋都快炸开了。他迫切地想用暴力证明,谁才是能够主导的那一个,谁才是能把谁踩在脚下,为所欲为的那一个,他要让简隋英这个傻bi/知道,他的一切恶心的想法都是痴心妄想,不自量力。否则他真是无法平息心里的怒火。

  简隋英可没有他这么多千肠百转的心思,想跟有吸引力的个体交配,是动物本能,被这个个体残忍拒绝因此而恼羞成怒,比本能还本能。

  正当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李玉的手机欢快地叫了起来。

  盛怒中俩人都没留意手机,响了好几声后,这个铃声在电光火石之间把李玉的理智拉了回来。这是他给简隋林设置的专门铃声。

  李玉顺着铃声寻摸着手机,最后终于在桌子底下找到了,他手忙脚乱地接了起来,声音一下子从狂风暴雨变成了和风细雨:“喂,隋林。”

  简隋英的眼睛根本没从李玉脸上离开过,就在他变化表情和语调的那一刻,简隋英愣住了。他突然觉得,这李玉对小林子也太……太温柔了吧。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太敏感了,可是他的脑袋控制不住地回想起了俩人在一起的一幕幕,李玉对小林子,那真是关照得没话说,好像都有点儿过了。简隋英的心突然揪了起来,他脑海里跟敲钟似的拼命地回响着一连串的问题,李玉不会是喜欢小林子吧,不可能吧,他不喜欢男的吧,不可能吧,可能吗?

  他想,会不会是现在的孩子都这么相处的?只是因为自己是g//a//y,就看谁都像g//a//y。无论如何,他都没法接受李玉喜欢小林子,只要一想到这种可能,他就不知道自己要怎么消化。

  他听到李玉说:“没呢,我还有工作没做完,你先去吃吧。”

  “行,你给我带点儿盒饭吧。”

  “……是,是跟你哥一起。”李玉说完,冷冷地瞪了简隋英一眼。

  简隋英心里大骂,你他妈换脸比婊子脱衣服都快,你就是把眼珠子翻出来,老子都不会少根汗毛。

  李玉尽量控制着自己的声音,问道:“隋林问你中午吃什么,他给你带盒饭。”

  简隋英大声吼道:“吃个屁,活儿没做完你还有脸吃饭,喝西北风吧你!”

  李玉气得狠狠按掉了电话:“简隋英,老子今天弄死你!”说着就大步冲了过来。

  简隋英身体正疼着呢,不太想跟他拼命,就继续躲在茶几后边儿,跟遛狗似的带着李玉绕圈儿。

  没过一会儿,门外响起了谨慎的敲门声。

  简隋英怒喝道:“谁!”

  外边儿传来了简隋林温和的声音:“简总,不管有什么事,中午还是要吃饭的。”

  李玉脸上浮现了一丝焦虑,他无措地看着自己和简隋英的一身狼狈,真怕简隋林这时候进来,他要如何解释。他总不能说“你哥对我图谋不轨,我把他揍了”吧。

  简隋英此时也冷静了下来,看了看自己,再看了看李玉,跟一个十来岁的实习生在老板办公室里打架,他其实也丢不起那个人。

  他朝门外叫道:“吃你的去,别管我们,我们忙完了自然会去吃。”

  简隋林犹豫道:“哥……”

  “滚蛋,别让我再说一遍。”

  李玉愤怒地看着他,尽量放缓声音:“隋林,你别管我了,很快忙完了,你先吃吧。”

  门外安静了几秒,最后传来了脚步远去的声音。

  简隋英扒了下乱得不成样子的头发,斜睨了李玉一眼,冷哼道:“现在怎么办?”

  李玉也冷冷看着他:“你说怎么办。”

  简隋英指指里边儿,他办公室里有休息间和浴室:“你把衣服裤子搓一下,拿吹风机吹干再出去。”

  李玉也知道没有别的办法,带着一点就着的怒火,走进了浴室。

  简隋英则在休息间换了套衣服。换完了他就疲惫地躺在了床上,听着浴室里哗哗的水声,觉得身上的好几个地方,都越来越疼。

  李玉在浴室里捣鼓了半个小时。这半个来小时对于俩人都说,都无比的漫长。

  李玉虽然心里还翻滚着怒火,但是人已经清醒很多。他不怕得罪简隋英,甚至觉得终于能骂他揍他,憋了这么久的王八气,总算发泄出来了,感觉真是太好了。但是他担心如果被简隋林发现俩人闹成这样了,该如何解释。

  他绝对不能让隋林知道简隋英对他抱着什么想法,否则隋林肯定会疏远他。简隋英单方面带给他的各种顾虑和麻烦,都让他烦躁愤恨不已。

  另一边儿简大少呢,点了根儿烟躺在床上,一动都不想动。他也开始后悔今天做得有些过了,可明明是李玉先挑事儿的,他这人禁不住激,也从来不会忍气吞声。

  但是毕竟是自己先得罪李玉的……

  简隋英暴躁得直抓头发。想了一圈儿,他觉得最最可恨的就是李玉不长眼睛,连他这么完美的男人都看不上,眼睛肯定给狗屎糊住了,妈的。男的女的真就那么重要?人生苦短,图个痛快不就得了。

  他现在都有些怀疑自己之前的想法,也许这个世界上真的是有怎么都弯不了的直男,并且被他碰上了。他只能拿这一点安慰自己正在漏风的自尊心,妈的。

  他一口气干掉好几根儿烟,把心里的想法捋顺了,才下了床。

  浴室里边儿吹风机的声音还没停呢,他走过去咣咣敲门,不耐烦道:“你他妈没完了,当我这儿钟点房呢,吹完了赶紧滚出来。”

  吹风机的声音立刻停了。李玉一脸冰霜地打开门。

  简隋英看了看他的衣服裤子,估计还有点儿潮,不过表面已经看不出来了,他看着李玉即使冷漠也依然很漂亮的脸,心里有些难受:“你出来,我跟你谈谈。”

  李玉看他没有要扑上来的意思,稍稍卸下防备,跟着他出去了。

  简隋英往老板椅上一坐,趾高气扬地看着他:“李二,之前的事儿我也懒得跟你计较了,我也有做得不对的地方,不过主要原因还是你眼界太窄……”

  李玉眼睛慢慢瞪大了,简隋英“咳”了一声,赶紧把话题转开,“算了算了,谁对谁错咱就不追究了,你既然这么看不上我,我也不会死缠烂打,你真以为自己是香饽饽啊,看把你紧张的,至于嘛你。”

  李玉拼命克制着扑上去咬他的冲动,双手在裤袋里握成了拳头。

  简隋英这个人,简直是混蛋中的战斗机,这架战斗机的每一颗零件,都是用无赖霸道不要脸组成的。他不禁想到隋林,流着近似血液和拥有近似基因的俩个人,差距怎么就能这么大?

  简隋英手指敲着桌子,一脸通情达理的样子:“从今往后,咱们就把之前的事儿忘了吧,啊?以后我们就是上司下属的关系,我呢,好好带你,你呢,好好给我工作。”

  李玉脸上的肌肉有些僵硬,他冷道:“这再好不过。”

  简隋英听着这话,虽然早就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还是有些失望,他烦躁地摆摆手:“行了,你出去忙去吧。哦,去给我买午饭去,上次那个煲仔饭不错,给我连锅端回来。”

  李玉真想拿大鞋底子抽他脸。他拼命忍着,最后一声不吭地出去了。

  简隋英看着他的背影不住地冷笑。他可不是这么容易就能挫败的人,说这些话不过是为了先把李玉稳住,是缓兵之计。李玉对他的一顿嫌弃,把他的邪火烘得越来越旺,想要征服这座高山来证明自己的想法也就越来越强烈。

  后来他等了俩小时,也没有等来他的午饭,最后饿得他把配咖啡的小饼干都给吃了,利齿把酥脆的饼干咬得吱嘎吱嘎响,然后带着怨愤委屈被他一并吞进了肚子里。

  他一下午都没出办公室,外面的人似乎都知道他心情不好,也没人进来,李玉更不会进来。这好几个小时的时间里他什么工作都做不下去,净生闷气了。

  到了快下班的时候,终于有人敲门了。

  “谁?”他语气不善。

  “简总,是我。”门外传来简隋林的声音。

  “进来。”简隋英抹了抹脸,把自己僵硬的五官归位。

  简隋林一进来就看到被简隋英扫了一地的文件、水杯和电话,他微微蹙眉,俯身去捡,一边捡一边说:“哥,出什么事儿你发什么大火呀,我看你平时对李玉挺和气的。”

  简隋英“咳”了一声:“从私交上来讲,我对他肯定是不错,但是公事是公事,我是个公私分明的人。”

  简隋林把东西抱到桌上,一一整理好:“能跟我说说什么事儿吗?李玉也不肯说,说不定我能帮帮他?”

  “不用了,我训了他一顿后,他已经有觉悟了,以后应该不会再犯这种错误了,这事儿已经过去了。”

  简隋林将信将疑地看了他一眼,放缓声音道:“哥,你中午是不是还没吃饭呀。”

  “吃过了。”

  “哥,你看着挺累的,我给你按按肩膀?”

  简隋英打了个哈欠,全身放松地往椅背上一靠:“来吧。”说完就闭上了眼睛。

  简隋林就手法特别熟练地给他按起了肩膀。他长这么大别的不说,服侍他大哥绝对精通,小时候端茶跑腿之类的事儿可没少干。简隋英也觉得特别理所当然,毕竟自从小林子会来事儿之后,俩人的日子都好过了很多。

  简隋林的双手力道适度地在简隋英的肩膀上揉压,他盯着简隋英衣领子里露出的一小片皮肤和微微凸起的锁骨,他只要稍微低下头,就能闻到简隋英清爽的剃须水的味道,似乎只要再低一点,就可以很轻易地碰到他脸上的皮肤。

  简隋英放松地闭着眼睛,浓密的睫毛微微颤动着,鼻翼轻轻起伏,他的侧面就如同最精细的雕塑,每一个细节都趋近完美。

  简隋林克制不住地吞咽了一下,总是带着温和笑容的双眸,仿佛被蒙上了一层神秘而厚重的浓雾。

  他慢慢俯下//身,一点点地贴近,直到嘴唇离简隋英的耳朵几乎没有间隙,才颤抖着微微启唇:“哥,别睡着了。”

  简隋英真差点儿睡着了,他猛然睁开眼睛:“嗯?我睡着了吗?”

  简隋林控制着自己紊乱的呼吸:“差不多了,你这么困就进去睡吧,这里睡不舒服,还会着凉。”

  “没事儿,本来中午应该眯一觉的……”简隋英又打了个哈欠,然后看了看表,“去叫上李玉,带你们去工地看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却爱着一个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却爱着一个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