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好手段
玄北爷2019-09-13 15:042,911

  二十分钟后,傅景深英挺的身形已经进了老施的办公室。

  进去的时候,看到顾清尘娇弱的身形站在办公室的角落里,低垂着头,一副乖顺的样子。

  他从没有见过她如此的样子,每一次,她在他面前都是古灵精怪或是叽叽喳喳地,像这样安静又这样委屈的样子,他还是第一次。

  不知为何,他突然间觉得她挺可怜的。

  老施看到有人进门,抬头望去,觉得有那么一丝眼熟,才想要问找谁时,就看到顾清尘一阵风似地旋到那年轻帅气的男人身旁。

  “你来啦?”顾清尘没想到冰块还是来了,这一刻,她感动地无法言喻,之前他的那些恶劣行径,她觉得她全都可以一笔勾消了。

  “哦你是……”老施看到顾清尘过去,心里也了然,想必是她的哪个家属。

  “我是傅景深。”傅景深伸手,作着自我介绍。

  本身因为进来人全都抬头望着的另外几位老师,这下听到他自我介绍时,顿时有些恍然大悟,怪不得怎么越看越眼熟,原来是傅氏集团的总裁傅景深,这位在A市响当当的人物,居然是顾清尘的亲戚?

  还有,他本人可比起新闻杂志上更帅啊。

  “哦哦原来是傅先生,傅先生您好您好。”

  “您好,请问您叫我来有何事?”傅景深对于老施还是客气的。

  “哦,没想到你是顾同学的……”老施想探探底细,便把话说了一半。

  “他是我未婚夫。”顾清尘听到老施如此问,便在一旁开口说道。

  顿时,办公室内响起吸气声。

  虽说这高中订婚没什么,但是,这可是A市鼎鼎有名的傅先生唉,居然与一个高中考最后一名的笨蛋小女生订婚??这也太……让人跌破眼镜了。

  傅景深听到顾清尘如此说,微皱了皱眉,显然,他是不喜欢与她扯上关系的,但既然她说了,他也没有否认。

  老施到底也算是活了半辈子的人,没听到傅景深否认,自然这事也八九不离十。

  没想到这小丫头福气倒挺好,居然能和这位傅先生成为一家,怪不得都不想读书了。

  “是这样的,顾同学呢,这次考试考得有那么一点……一点点差……”

  老施笑嘻嘻婉转地说道。

  顾清尘一听,顿时蹙眉:“不是很差吗?”

  傅景深转头望了她眼,后又望向老施:“有多差?”

  “他们说是全校最后一名……”顾清尘低头嗫嚅着说了句。

  她羞耻心还是有的,可是这些她真的没有见过啊,只要让她看一遍解题方法或是怎么填写,她相信以她的记忆力,绝对不会考到最后一名去。

  傅景深一听,脸顿时黑了。

  “最后一名??”没听说过她学习成绩多好,但也不至于这么差吧?

  老施已没胆再多说了,直接将试卷拿了出来。

  傅景深接过,一看,脸抽了抽,太阳穴更是突突跳起来。

  零分,零分,零分,零分,零分……

  五门功课,全部零分!

  当然,除了英语试卷上画了五个类似于选择题ABCD的符号外,其他试卷全部空白。

  再怎么不会做,蒙几道选择题总会吧?

  先前觉得风影的话有那么些道理,她若是想找他,没必要让傅月来学校,现在他觉得,这特么就是她顾清尘的一个圈套!

  让他来学校,然后公开说他和她的关系!

  他紧握着试卷的手隐隐颤抖着,天知道他有多生气。

  好手段啊顾清尘,又一次,他被她骗了!

  顾清尘偷偷望他一眼,看他青筋直爆,以为他看到她成绩差才生气,于是便也低下头去。

  “傅先生,其实……顾同学天姿还是不错的,好好培养的话,将来或许也能……考一个半个大学的……”老施见傅景深生气,自然也是以为顾清尘考得差,于是,他忙安慰道。

  “我知道她成绩不好,却没想到她如此差,哪怕不会做,试卷空白也是不应该,估计还是缺少人管教,不好意思老师,回去,我会和她父母沟通,好好教育教育她。”傅景深深吸一口气,尽量心平气和说道。

  清尘哪里会听不出他话里的意思,他这话的意思,也是说她没有父母管教,没有教养吗?

  她还在沉思中,傅景深已和老施谈好,转身朝外走去。

  顾清尘怔了下,忙也跟在他身后,奔了出去。

  傅景深一路朝着教学楼下走,丝毫不顾身后的顾清尘,仿佛他和她,是从来不认识的。

  “喂,你等等!冰块!”顾清尘叫着他,追上前去。

  一直到车边,她才追上,但也是因为傅景深停下了。

  “顾清尘,你这样耍我很好玩?”他站在车边,转身,望向她,俊脸上一片怒气。

  “我没耍你啊!”清尘摇摇头,她不知道他所谓的耍,从哪里来。

  “你考个不及格,我还会相信,可你一个字都没有写,这不摆明了是个圈套么?你老早计划好了考个倒数第一,让老师叫我出来,再宣布我和你之间的关系!顾清尘,好手段啊!”

  他怒及反笑,上前一步,捏住她小巧的下巴。

  顾清尘挥手打掉他的手,向后退了一步,与他拉开安全距离。

  “什么手段?我和你的关系……你是说订婚的关系?我和你订婚,我也很无奈,我醒来我们就已经订婚了,我能怎么办?如果你当真不喜欢这个身份,那我们彼此休了就是!”顾清尘忙说道,她觉得这个男人有点大惊小怪,不就是订个婚吗?有必要生气?如果不喜欢,那就不要订了。

  傅景深被她一副无奈的语气说得,差点就没忍住,上前掐住她细长的脖子了。

  “这可是你说的!”他恨恨瞪着她,咬牙切齿说了句,随即拉开车门,坐上,启动车子扬场而去。

  “唉你就这么走了?喂,喂!”顾清尘望着车子绝尘而去,感到一阵无力。

  有什么不满,大家都可以说嘛,干嘛这副样子?

  这次考试,是她出来乍到,不知道如何使用这个东西罢了,等她学学,她必然也不会考那么差啊!

  顾清尘有些委屈的想,以往在青冥山,师兄和师父都对她没多少要求,哪怕是练法力,她也总是混水摸鱼,师父疼她,从来不会责罚,所以哪怕她活了这么多年,功力依然没有多少长进,只会最最基本的腾云驾雾,布风唤雨,移形接物……

  只是现在,她什么都不会。

  “喂,你怎么跑这里来了?家长来了吗?怎样了?”阮绵缅从教室跑下来,问着她。

  “来了,又走了,就说要管教我。”顾清尘转身朝教室走去,阮绵缅忙跟上。

  “啊?谁来了?谁说要管教?”

  “唔冰块。”

  “冰块?冰块是谁?”

  “就是我那未婚夫。”顾清尘一脸平静说道。

  阮绵缅惊讶,她那未婚夫,不就是她一直含在嘴里的那个傅大总裁吗?每次谈到他的时候,哪一次顾清尘不是星星眼?怎么这次谈起,一点都不激动。

  不对劲不对劲,刚才她不是说傅大总裁来了吗?怎么看她一点兴奋的样子都没有?

  “唉顾清尘,你刚才说谁来了?”阮绵缅立马追上去问道。

  “就那什么傅什么的……”顾清尘不以为然回道。

  “那你不激动??”阮绵缅一听,连声音都提高了。

  “有什么好激动?他又没长成三头六臂。”顾清尘望了她眼,好奇怪啊。

  阮绵缅一个跨步上前,拿手覆在她额头上:“没发烧啊……”为何突然之间,她对傅大总裁的感觉像是完全变了。

  “那个绵绵,你如果有空的话,放学后,你教我一下要怎么看写试卷吧? ”顾清尘对于冰块一点也不好奇,她现在好奇的是,怎样才能取得高分。

  “啊?哦……”阮绵缅望着向前而去的顾清尘的背影,呆呆应了句。

  真的,清尘为何完全像是变了个人了?

  图书馆内,顾清尘看着堆在面前的书,不禁有些傻眼,面前两堆比她人还高的书,她这到底要看到什么时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真仙女和真豪门的顶流爱情故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真仙女和真豪门的顶流爱情故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