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倒数第一名
玄北爷2019-09-13 15:043,058

  “现在的孩子啊,是越来越厉害了,我们那个年代的,父母说一句都不敢反驳,哪敢反驳老师的话?”潘欣连刚好从外面进来,听到老施的话,不禁阴阳怪气说了句,走过清尘身边时,她瞟了她眼,“哟,这位不就是全校倒数第一名的人吗?现在可了不起了,以前全校倒数几十名,过了一个假期,直接到第一名去了……”

  她呵呵笑了下,朝着自己的位置走去。

  “唉,每个年级中总会有这样的学生,让人真是头疼,不过以往都是男孩子,今年怎么会有女孩子?”另一个老师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顾清尘,别给我嘴硬,把你家长给我叫来!我倒要看看什么样的家长,教出如此的孩子!现在,立刻,马上,把你家长给我叫来!!”老施对着她河东狮吼,唾沫星子都喷到了她脸上。

  清尘拿手抹了把脸,家长?她得叫谁啊?

  叫她那个娘?还是那个爹?还是那两个爷爷?

  问题是,她不知道怎么叫啊。

  “马上给我打电话!让他们来学校!马上!”老施又对着她吼了句。

  清尘默默掏出手机,要不然,叫五叔吧?

  她打开微信,给傅月发了条,漫长的两分钟过去,没有一点回音。

  要不然,打个电话吧。

  手机玩了两天,只给傅月发过微信,给他打过电话,虽然他没有接听。(清尘一直以为那天按的1是打给傅月的)

  她再度按下了1。

  音乐声响起……音乐声停止,没有接听。

  她不甘心,又按下。

  音乐声再度响起……音乐声再度停止。

  她继续按。

  直到第五遍,那边的人终于不耐烦了。

  “你到底要做什么?!”傅景深快要被她烦死了,他按断了多少次,她难道就没有一点羞耻心?

  清尘听到对方的声音时也怔了下,但管他呢,终于有人接听了,能拉到一个算一个吧。

  “你能不能来学校一趟?”她忙说道。

  “没空。”傅景深直接按断了电话。

  清尘听着嘟嘟声,拿过手机望了眼,这是挂断的意思?

  她不甘心,又打了过去。

  “顾清尘,别再烦我了!”这次,他很快接起来,又说了句,直接挂断。

  清尘再打时,已打不通,傅景深已经将她拉入了黑名单。

  她没办法,只得又打开微信,对着傅月说道:“五叔,你能不能来学校一趟?老师说要见家长。”

  傅月陪了关夜希一夜,还在睡梦中。

  傅景深将顾清尘拉入黑名单后,也到了医院看望关夜希。

  顾清尘给傅月发微信时,他刚好走进病房,站于玻璃屏前,望着里面的关夜希。

  关夜希还未脱离危险,住在单人的ICU,傅月陪在外面的单间,直接能看到里面的情况。

  风影也在,她是来换傅月班的,好让傅月睡觉,看到傅景深进来,她忙起身:“老大。”

  傅景深点点头,站在那里望着里面:“医生有没有说什么?”

  “看他求生意识强不强……”风影轻声说了句。

  后面,傅月的手机一直在发出声音,“叮”一条,“叮”一条,直到……傅景深再也忍不住转过头去。

  傅月不情不愿从被子中伸出手,眯着眼睛看消息。

  一看到是顾清尘发来的,他连听都懒得听,就将手机抛给傅景深:“你老婆。”

  然后拉过被子,继续补觉去了。

  傅景深蹙眉,看了他的手机一眼,果真都是顾清尘发给他的微信。

  他点开一条,传来顾清尘的声音。

  【五叔,你能不能来学校一趟?老师说要见家长。】

  【五叔,我是不是打扰你了?可是老师说现在就要见家长】

  【五叔,我不知道我爸妈的电话,我也不知道爷爷的电话,你能不能过来一趟?】

  【五叔,那个1不是你的电话吗?为何不是你接听的?】

  【五叔,我打不通电话了,你能不能过来下?】

  清尘已经没办法了,她唯一能联系上的人,只有他了。

  如果老师让她回去叫人过来,那她倒可以让张妈打个电话,可问题老师现在就要让家长过来,那她怎么办?

  傅景深听完,随手将手机一扔,扔于边上的沙发内,并没有动。

  风影望了他眼,有些诧异:“你……不过去看下吗?”

  “她在叫傅月,又不是叫我。”他冷着一张脸,不动声色说了句。

  “可是……听她的语气,好像真有事!”风影又说道,连她听得都有些心疼,这女孩还是他未婚妻呢,他怎么就不知道心疼?

  傅景深还没开口,手机响了起来,他掏出看了下,却怔在那里。

  没想到南宫颖会打他电话,是为了那天晚上她发的消息吗?

  看到傅景深拿着手机呆呆没有动,风影不禁瞟了眼,屏幕上是一连串数字,凭着女性的直觉,她觉得……应该是那位南宫颖。

  “小清尘现在至少是你的未婚妻,既然她有事情,而你现在又有空,你为何不跑一趟?”风影不禁又一口,自然,比起南宫颖,她还是喜欢小清尘。

  虽然小清尘有些举动惹人烦,但至少她是真爱着老大的,哪里会像南宫颖,让老大受伤。

  “你怎么知道她真有事情?”傅景深收了手机,并没有接听,揣入裤袋中。

  “难道你没听出她的语气中的焦急与无奈吗?还有,如果她是想骗你,那应该不是叫傅月过去,而是叫傅月来叫你过去吧?”

  风影抬眸子望着他。

  傅景深没有说话,只是裤袋中的手机又响了起来,他微微蹙了下眉。

  好半晌,他突然间转身:“我走了。”

  “你去哪?去小清尘那里吗?”风影忍不住问了句。

  “嗯。”他应了声,出了病房。

  走出住院部时,却正巧不巧撞上了南宫颖。

  初秋的天气,她穿着一件薄款羽绒服,头上戴着帽子,脸色依然很差,看到他,她脸上闪过一抹惊喜,忙朝着他过来。

  “景深。”

  傅景深望了她眼,又望了望她身后的车子,应该是要出院。

  他没说话,径直越过她往自己的车子走去。

  “景深!”南宫颖忙拉住他。

  傅景深撇了眼她攥着他的手臂,不动声色收了回来:“南宫小姐,有事吗?”

  南宫颖还以为他是来看她的,可他却如此冷淡问着她有事吗?她一下子便红了眼眶。

  “景深,我们能谈谈吗?”她又说道。

  “对不起南宫小姐,我很忙,而且,我有未婚妻了。”他不知道为何,要搬出顾清尘来当拒绝她的借口,以前的他,从不屑做如此的事。

  南宫颖并不吃惊,她老早就知道他有未婚妻,正因为知道,她才会迫不及待回来。

  但她还是装出一副吃惊的样子:“未婚妻?景深你订婚了?”

  “我与顾家掌上明珠订婚,这事,应该没有隐瞒地如此好吧?”傅景深微扬起唇角,望向她,说了句。

  南宫颖没想到他一点隐晦都没有,不禁有些发怔。

  “我现在忙着去见我的未婚妻,不好意思南宫小姐,先走一步。”他对着她微颔首,没有一丝留恋,转身就走。

  南宫颖站在风中,一直看着他的车子远离,她也未曾移动半步。

  开出医院的傅景深,直接一打方向盘,将车子停在路边,握着方向盘的手紧紧握了握,又放松。

  哪怕过了两年,他也依然无法将她忘怀。

  傅景深,你忘记当初她是多么狠心弃你而去吗?当初她说背叛就背叛,难道他都忘了吗?

  他的伤口到现在都没有治愈,难道还要再重走一遍老路吗?

  傅景深,醒醒吧,今时已不同往日,他不应该再如此执迷不悟了。

  他深吸口气,重新启动车子,朝前而去。

  开出一段,手机响起,拿过看,是傅月的。

  “我说大侄子,你现在是朝着我侄媳妇学校开吗?”傅月开门见山就问道。

  傅景深怔了下,刚好车子到路口,他忙打了转向灯,转向边上的道。

  他居然忘记了,要去顾清尘的学校。

  “嗯。”他应了声。

  “这就对了嘛,你可一定要去啊,我家侄媳妇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傅月忙警告他。

  傅景深突然又觉得烦,顾清尘就是有本事,把他家的长辈们,一个个胡须捋得顺来,全都向着她。

  他没说话,一把按断了电话,朝着学校而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真仙女和真豪门的顶流爱情故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真仙女和真豪门的顶流爱情故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