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出了车祸
玄北爷2019-09-13 15:052,991

  “三叔,都说你不知道了……”傅景妍还想说什么,却是被南宫颖打断。

  “小妍,别再说了。”

  “是啊,不管以前如何,现在,我们老大也已经订婚了。”景熙实在听不下去了,当年是南宫颖不声不响离开了他们老大,现在干什么?还要做出一副自己是受害人的样子?哪怕老大心里还惦记着她,这一次,她也不会站在南宫颖这一边了。

  南宫颖一听,大大的眸子顿时望向坐在对面沙发中间的男人,漂亮的脸,有伤心,有痛苦,有难以置信,最后,她一声未吭,拿起手边的手袋,起身走了出去。

  “唉颖姐姐?颖姐姐?”

  傅景妍一看,忙也起身追了出去,还不忘瞪了景熙一眼。

  唐可蒙看到两个好友都出去,也起了身走了出去。

  傅彦这次倒没有开口,只是望着出去的人的眼神显得有些意味深长。

  “这几年没见,南宫小姐的脾气还见长了啊。”百里呵呵笑着说了句。

  然而,室内一片静落,没有人开口。

  半晌,傅景深也起了身,走了出去。

  傅彦摸摸鼻子,也起身走了。

  室内,只剩下百里端木,景熙,关夜希,玄武,还有坐在角落始终没有吭声的司空辰。

  “这都是怎么了?”百里盈不禁哀嚎,好不容易大家聚一次,却弄得不欢而散。

  都怪傅彦!没事干嘛把南宫小姐带进来,明知道南宫小姐和他们家老大别扭着……

  不不!

  “我还是喜欢小尘尘。”百里盈像是在说服自己般,说了句。

  端木听到,不禁转头望了他眼:“注意措辞。”

  百里脸抽了下,哼了句。

  傅景深直接穿过大厅,出了大门,朝停车场而去。

  走了两步,他停了下来,站在那里,并没有动。

  “这两年,你一直都在怪我是不是?”身后,传来南宫颖的声音。

  傅景深沉默着,并没有回她,直接又迈开了脚步,朝前而去。

  “景深!”南宫颖又叫了声。

  傅景深头也不回,坐上了车,疾驰而去。

  既然两年前,她提出了分手,毫无理由,那就把这份狠心一直维持下去,现在又是做什么?

  傅景深一路疾驰,绕过街道,开上了环城,又上了高速,车子在高速上绕了一个大圈,才又回了下来。

  这一圈绕下来,已快十一点多了。

  手机在安静的车厢内响起,他怔了下,掏过看。

  是景园的。

  按下接听键,便听到电话内传来张妈紧张担忧的声音:“少爷,清尘小姐好像发烧了……”

  傅景深眉头皱了皱,真是麻烦:“家里有没有退烧的?”

  “没有,清尘小姐好像很难受,这么晚了,我也不敢打老爷电话……”

  “不用打扰爷爷。”他顿了下,原本想让张妈叫墨东玄过来看看,但想了下,还是说道:“我买退烧药回来。”

  挂了电话,他将车子驶向附近的药店。

  还未停好车,手机又响起。

  他有些不耐烦,重又掏出手机,刚想要接听,却怔住。

  屏幕上显示着一串长号,虽然那个号码他早已移出联系人,可是这一个字一个字,像是早已深刻烙在脑海,他看一眼,便知道是谁了。

  铃声持续响着,他并没有接听,而是慢悠悠将车子开到了药店前,停好。

  一会儿,铃声断掉,但没两秒,重新又响起。

  傅景深依然没有理会,开门,下车。

  铃声再次断掉,后又响起,不屈不挠,他看了眼,终于深吸了一口气,按下了接听键。

  还没开口,电话那端传来一男声:“您好,请问您是这电话主人的朋友吗?”

  傅景深前进的脚步停在那里:“请问有什么事?”

  “您的朋友出了车祸……”

  “你说什么?车祸?在哪?”傅景深还没跨入药店,俊挺的身子已转了身,重新走向车子,他边听对方报着地址,边启动了车子,朝车祸地点而去。

  傅景深到的时候,只见前面围着一大群人,警车已经到了,120的声音也从远而近。

  他看到那辆红色的保时捷,心便快速跳动起来,一边下了车,一边朝着围着的人群而去。

  车子撞到了路边的护栏,车头已严重凹了进去,警察已经将车内的人拉了出来。

  “颖儿?”傅景深忙挤入人群,扑到那个昏迷不醒的人身边。

  南宫颖额头上一大块血迹,鲜血顺着她白净的脸颊流了下来,她洁白的裙子上,也全是红色,触目惊心。

  “颖儿?颖儿?”傅景深双手都有丝颤抖,抱起倒在地上没有知觉的人。

  “傅先生,您是这位小姐的朋友吗?”警察一看到傅景深,忙问道。

  A市有名的傅先生,谁不认识?只是这位小姐是谁?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有路人已拿起手机拍着。

  南宫颖的车子停在街道中间,挡住了后面的车辆,形成了长长的车龙。

  很多司机更是下车过来观看。

  “救护车呢?救护车!”傅景深对着人群喊了下,刚好救护车也到了,车上的医护人员忙下车,朝着他们奔来。

  “让一下,请让一下!”

  傅景深看到平车推过来,忙一把抱起南宫颖到平车上。

  医护人员边检查着伤情,边推着平车朝救护车而去。

  傅景深刚要放手,却发现自己的手被南宫颖紧紧攥着,只得随着她一起坐入了救护车内。

  “景深……”

  南宫颖闭着眼睛,喃喃叫着。

  傅景深忙上前:“我在,颖儿,我在的……”他紧紧握住她的手。

  南宫颖听到他的声音,才像是放了心,但手始终没有放松。

  医院抢救室外,傅景深靠在墙壁上,目光沉沉望着抢救室红色的灯。

  端木他们收到消息赶到医院时,已是一个小时后。

  百里刚好在刷微博,看到了路人发出来的车祸现场,他认得傅景深的背影,便给他打了电话,确认后,一伙人才匆匆从夜寐出来。

  “老大,怎么回事?”景熙一脸紧张,待走近看到他黑色衬衣上的血迹时,几个人更为紧张了。

  “老大,你受伤了?”玄武也变了脸色。

  傅景深望了眼衬衣袖子上的血迹,摇头说了句:“不是我的。”说完,他又望向抢救室。

  “南宫小姐伤得很重?”端木忙也问了句。

  傅景深只知道她额头撞破了,也不知道别的地方有没有撞伤,幸好,在路上时,她有短暂的清醒。

  傅景深正想回端木,抢救室上面的灯突然暗了,一会儿,医生鱼贯而出。

  “怎样?”傅景深忙上前。

  “已经做了全身检查,额头上的伤口也缝好了,右腿腓骨下断有骨裂,其他都没有大碍。”医生对傅景深说道。

  其他人听说,不禁也吁了口气。

  “我能进去看她吗?”傅景深忙问道。

  “病人还没有清醒,一会儿等她清醒了,移到观察室就可以去看她,哦对了,再去帮她办一下入院手续,观察室出来就可以去住院部了。”医生示意助手开住院单。

  在观察室观察了会,确定没什么大碍了,护士直接送南宫颖去了骨科病房。

  “那我们先走了。”景熙看到傅景深已替南宫颖办好了入院手续,还是骨科VIP病房,她对着他说了句。

  “老大,需要我通知南宫小姐的家人吗?”端木忙也说道。

  傅景深点点头,他还没通知南宫颖的家人,以免让他们紧张:“你们都回去吧,我等她家人过来。”

  景熙和其他几人点点头,一起朝着出口走去,走了两步,突听到身后的傅景深开口叫。

  “端木,买点退烧药送去景园。”

  端木停住,有丝诧异,退烧药?景园?

  百里头脑灵活,一下就猜中了:“退烧药?小尘尘发烧了?”不过他才开口,一边的端木便瞪了他眼,他怎么老忘记改口。

  百里忙一把捂住嘴,景熙和玄武也望向他。

  “知道了,马上去。”端木说道。

  待到一群人离开,傅景深掏出手机看了下,已过去了三个小时,手机有两通未接电话,均是景园打来的,估计是张妈没见到他回去,所以又催了。

  他没有回,收了手机,推开病房门,走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真仙女和真豪门的顶流爱情故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真仙女和真豪门的顶流爱情故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