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当年
玄北爷2019-09-13 15:053,605

  百里一路上都在嚷嚷:“你说老大这是什么意思?这是要和南宫小姐复合的节奏吗?那我们小尘尘怎么办?小尘尘对老大如此痴情,又喜欢了这么多年,最最主要是,不管小尘尘以前怎样跋扈霸道想要得到老大无所不用其极,但最终,现在她目的达成了,如果老大当真舍弃她了,那让她一个小姑娘年纪轻轻被人抛弃,以后谁还敢要?”

  百里一口气说了一大堆话,说完,他望了身边的端木一眼:“我说,你倒是吭一声啊。”

  端森正眼都没有瞧他,很认真开着车,寻着街道两边的药店。

  “我说端木……我靠!”百里才开口,车子突然一个打转,他一下子撞在了车窗上,不禁暴了句粗。

  端木一个漂亮的扫尾,将车子稳稳停在一家24小时营业的药店前。

  现在已是凌晨两点了,药店大多都关了,他找了一大圈,才找到这家。

  买了退烧药出来,直奔景园。

  “你说这小尘尘都这么久了,会不会脑子烧坏了?”百里难得一脸担忧。

  端木觑了他眼,终于和他说了第一句话:“我觉得你比较关心她。”

  “我当然关心她,她是我们大嫂啊。”百里理所当然。

  “以前老大和南宫小姐在一起的时候,也没见你这么关心南宫小姐。”端木又说了句。

  “那能一样吗?小尘尘现在……”

  “是大嫂。”端木纠正他。

  百里噎了下:“行行,大嫂,反正我觉得,小尘尘比较接地气吧,南宫小姐……那就是女神啊,我怎么敢开她玩笑?”

  端木转头望了他眼,没再开口。

  按了景园大门密码,好久才有人来开门,待看到来人时,两人都怔住。

  “老墨,怎么是你?”百里出声问。

  墨东玄打着哈欠,望了门外的人一眼,又打着哈欠,转身走了进去。

  “大嫂怎样?还好吗?”端木跟在他身边,问道。

  墨东玄是傅家的家族医生,同时也是东玄诊所的老板,虽然他不是他们天冥的一员,但他们中间有谁受伤,都是让墨东玄医治的,所以,他也清楚他们的组织。

  “我在这里,能不好吗?”墨东玄凉凉说了句。

  半夜三更,被傅家老爷子从温暖的被窝里拉出来,还不让他离开,直到他们家的孙媳妇退了烧才能走,可怜他啊,今天做了一天的手术,还没好好休息呢,就被钉在这儿了。

  “哟哟,听他那口气。”百里啧啧道。

  一入到景园客厅,不禁又傻眼,客厅内坐着一圈人。

  傅景深的父亲傅贤,母亲宁真,就是连傅老爷子傅青河也在。

  “哼,还知道回来!!”百里和端木前脚才踏近客厅,就听傅老爷子一声吼。

  两人的腿均哆嗦了下,站在门口处,再没敢往前。

  傅青河扫了面前的两人一眼,没看后面的人进来,不禁又开口:“人呢?还不敢进来了?!”

  百里望了眼端木,端木紧蹙眉头。

  原来老爷子在骂老大,不是骂他们。

  百里忙悄悄捅了捅身边的人。

  端木向前一步:“傅老爷,老大没有回来。”

  “什么?!没回来?!他死哪去了!!”傅青河声音哄亮,在这么寂静的晚上,简直是余音绕梁啊,当然,是咆哮声。

  端木站在那里没有吭声,他总不能说,他正陪在南宫小姐身边吧?

  老爷子他们,应该还不知道南宫小姐的存在吧?

  再说了,哪怕真知道,这会儿,也有了小清尘了。

  不不,不能说。

  “怎么不说话?!耳朵聋了?”傅青河铁青着一张脸,更生气了。

  “爸,您别生气,景深定是有什么事情走不开。”傅贤忙说道。

  “是啊爸,您先别生气,可别气坏了身子。”宁真忙坐到老爷子身边,替他拍着背。

  “端木,景深人呢?”傅贤望向端木,问道,自个儿媳妇发那么高的烧他不回来,到底去哪了?张妈给他打了那么多个电话,他不接也不回,张妈实在没办法,只得打了老爷子电话。

  老爷子立即将他们两人一起挖出来,半夜三更到了景园,替清尘一量体温,都烧到40.2度了,人都已经叫不醒了,老爷子立马叫了墨东玄过来退烧。

  这一番折腾,就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清尘的烧也终于退下去了一点。

  老爷子正想要给傅景深打电话时,听到景园大门口有人。

  三个都是长辈,张妈在上面伺候顾清尘,墨东玄忙起身去开了门,却谁知,正主儿还是没回来。

  “老大他……他有点事……”端木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半夜三更的,能有什么事?”傅青河一听,顿时火气又上来了。

  百里望了端木一眼,他站在他身后一点,不禁偷偷掏出手机,给傅景深发了条短信。

  【景园,老爷子】

  他只发了几个字,相信以老大的智商,应该能猜测出来,这种关键时刻,他可不敢拿着手机正当发啊。

  而此时的医院内,傅景深正坐在南宫颖的床边,她还没有醒来,额头上贴着纱布,太阳穴的位置还有一丝血迹,将几丝头发粘在了一起,她露出在被子外的小手上,也有几丝擦伤,但并不严重。

  他起身,将毛巾打湿,重又拉过椅子坐下,小心翼翼替她擦着额边血迹。

  擦到一半时,看到她长而翘的皮毛微微颤动了下,他停下了手。

  “景深……”她喃喃了句。

  傅景深并没有回她,只是拿着毛巾的手微微攥紧了些。

  “景深,当年我是迫不得已的……”她又喃喃了句。

  傅景深暗沉的目光微动,迫不得已?这是什么意思?

  “小颖?小颖?”门口传来急乱的脚步声,伴随着脚步声,南宫颖的母亲上官茹一脸慌张奔了进来。

  傅景深从床边起身,望着进来的人。

  上官茹看到他时,微微怔了下,随即扑向病床上,看自己的女儿。

  “小颖,小颖你怎样了?你怎么了?”上官茹一看女儿的样子,一下红了眼眶。

  “她没什么大碍,头上缝了两针,右脚有些骨裂,您不用太担心。”傅景深忙说道。

  “傅先生,是你送小颖过来的吗?”南宫家在A市也是有一定地位的,上官茹这个富太太,自然认识傅氏集团的傅景深。

  “是的。”傅景深回了句,正想跟她说下南宫颖的车祸时,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下。

  他掏出看,是一条短信,只有简单的五个字。

  【景园,老爷子】来自于百里。

  他一下子便明白过来,看来,张妈还是惊动了老爷子。

  “既然您来了,那我先走了。”傅景深将手里的毛巾放于一边,对着上官茹道。

  “好好,傅先生,真是谢谢你了。”上官茹忙道谢。

  傅景深又望了床上的人一眼,转身朝着门口而去,还未跨出门呢,床上的人突然叫了声。

  “景深……”

  傅景深的脚步就此停住,他转身看,床上的南宫颖已然醒了过来,一双大眼正望着他。

  “小颖,你醒了?”上官茹听到南宫颖的声音,忙转身去扶她。

  南宫颖撑着手臂想坐起,稍微动一下,骨裂的腿就疼得她惊叫起来。

  “唉呀你小心,傅先生刚说了你伤了脚,你这孩子,怎么才回国就出了这种事?”上官茹一脸心疼,忙扶住她。

  傅景深听到她惊叫,原本想上去扶她,但见到上官茹扶着,他便硬生生止住了。

  南宫颖一直望着门口的傅景深,挣扎着坐起,靠在床头,犹豫了下,说了句:“谢谢傅先生。”

  傅景深想开口,手机突然响起来,他掏出看,是端木的电话,想必,是老爷子让他打的。

  “你好好休息。”他说了句,声音平淡,听不出所以然,随即头也不回出了门。

  南宫颖一直望着门口,待到看不到他的人,她才一副失望伤心的样子。

  “你认识傅景深?”上官茹问了句,如果她刚才没有听错,她的女儿刚才叫了傅景深的名字。

  南宫颖听到上官茹问她,才有些反应过来:“哦,她是傅景妍的哥哥,我当然认识。”

  她虽然和傅景深在一起那么多年,但两边家族都是不知道的,况且现在她和他都已经分手了,她更没有理由告诉家里人了。

  景园内,清尘的烧已经退下去了。

  听说老爷子一家全都来了,她忙也披了衣服下楼去。

  老爷子一看她下来,顿时一脸心疼:“怎么下来了?你躺在上面就好,快快快,过来坐下,小心别再着凉……”

  宁真看到她,忙上前扶着:“是啊,可别再受凉了,张妈,快给清尘拿条毯子下来。”

  倾尘虽初来乍到这儿,但说实话,不管是她的那个妈妈方静舒,还是这位宁真,抑或是两边的老爷子,都对她很好。

  两老爷子,更是让她想起了自己的师傅。而两位妈妈,她从小没有母亲,现在被她们如此宠爱着,她亦有些受宠若惊。

  “我没事,我已经没事了。”清尘望着一圈人,摇了摇头。

  听张妈说她发烧了,整个人叫都叫不醒,浑身烫得吓死人。

  可是说实话,她就是觉得身上很热很难受,然后睡了一觉而已,并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的。

  端木和百里均望了下她,只见她一张小脸仍红红的,但看着精神倒是不错。

  墨东玄看到她下来了,忙又拿起耳温计,过来替她量。

  虽然清尘不知道这是什么,但这么多人在,这个人应该不会害她,她也配合地没有动。

  “37度5,烧已经退下来了。”墨东玄说道。

  “这就好,这就好,那东玄,要不要配点药或是明天再挂点水?”宁真忙问道。

  “明天再看吧,顾小姐年纪轻,应该没什么大碍。”墨东玄边收拾着医药箱,边说道。

  别墅外传来汽车引擎的声音,百里和端木一听,便知道是傅景深回来了。

  百里忙转身出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真仙女和真豪门的顶流爱情故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真仙女和真豪门的顶流爱情故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