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别再给我耍手段
玄北爷2019-09-13 15:053,495

  傅景深正打开车门下车,一张俊脸紧绷着,整个人身上带着夜色的清冷。

  百里站在那里,小声说了句:“老爷子很生气。”

  傅景深轻应了声,大步朝别墅而去。

  现在已是凌晨三点多了,景园的大厅内,灯火辉煌,黑色的真皮沙发上,坐着他已快八十高龄的爷爷,还有年过半百的父母。

  他的好友墨东玄正一脸困意在一边收拾东西。

  而被围绕在中间的人呢?

  一脸粉色,身上披着一条毛毯,正和他们有说有笑,哪里像是发着高烧的样子?

  “景深?你终于回来了?”宁真看到自己儿子回来,忙上前拉过他。

  傅景深放松了紧攥着的拳头,望着宁真叫了声:“妈。”

  “你这孩子,这都几点了,怎么还在忙?看看,手都是冰冷的。”宁真到底心疼自己的儿子,握了握他的手,如此说道,并朝着傅景深睇了个眼神,示意他不要和爷爷生气。

  “爷爷,爸。”傅景深深吸几口气,望向老爷子和傅贤,叫了声。

  “我没想到,你居然会如此忙!忙到自己媳妇在家发着高烧都抽不出空回来一趟?”老爷子不禁又抬高了声音。

  倾尘此时才后知后觉发现,这爷爷是不是在训斥冰块?难道是因为她发热的缘故?

  她忙伸手拉了拉老爷子:“爷爷,我没事的,我真没事。”

  倾尘不开口还好,一开口,傅景深的脸更沉了下去。

  她自然知道有没有事,她只是怕事情闹得不够大而已。

  “爷爷,天都快亮了,你和爸妈,还是早点回去吧,我让端木送你们。”傅景深忍了又忍,才又心平气和对着傅老爷子说道。

  “景深,既然你和清尘订了婚,就该好好对人家,不要想些有的没的,如果你觉得傅氏的工作太忙而让你顾不上家里的话,倒是可以考虑让你二叔帮忙一下。”

  傅老爷子绷着一张脸,不轻不重说了句。

  傅贤与宁真一听,两人对视眼,显然,老爷子这话是说给他们听的,虽然他们对于傅氏的执行权也只是带着一种平常心看待,但那是在傅景深还没坐上执行总裁的位置,如今坐上了,再下来,那岂不是被人笑话?

  再说了,傅贤又怎么会不明白傅恒这个人?如若当真让他把势力挽了去,那他们一家,就像是被他捏在手里的蚂蚁一般了。

  “景深,这段日子,不管是不是多忙,你都住到景园来!”傅贤低声说了句,带着父亲的威望,还有那么一丝担心与期盼。

  “是啊,清尘身体不好,你要多回景园照顾照顾她。”宁真忙也跟着说道,望着他的一眼,又有纵的警告。

  傅景深岂不会明白傅贤与宁真的良苦用心,听闻他们如此说,纵然有再多不愿意,也只得轻应声。

  老爷子听到他答应了,绷着的脸色才微微缓和了一些。

  “清尘,你安心休息,如果有什么不舒服的,尽管叫景深就是,当然,你也可以打爷爷电话,随时随地可以打。”老爷子笑着对顾清尘说道。

  顾清尘甜甜笑:“知道了爷爷,爸,妈,你们快回去吧,我已经没事了。”她从沙发上起身,护送他们。

  墨东玄打了个哈欠,也拎起医药箱,跟着他们一起走,临走还不忘叮嘱清尘:“记得一会把药吃了。”

  “谢谢你墨医生。”清尘忙道谢。

  她的记忆力很好,看过或听过的东西,一般都不会忘。所以,这些日子以来,方静舒也好,张妈也好,包括今天带她出去的傅月,他们所教给她的东西,或是讲给她听的东西,她全都记在了脑子里。

  这个人,张妈在上面时说过,他姓墨,叫墨医生。

  既然是他治好了她的病,她自然得谢谢人家。

  墨东玄只是笑笑,挥了挥手,朝门口走去。

  一屋子人全都走后,诺大的空间内,只剩下清尘和傅景深,还有正在厨房忙碌的张妈。

  张妈熬好了粥,端着出来。

  “小姐,快坐下,我给你熬了点粥,你先填肚肚子,等吃饱了再上楼去睡。”张妈将粥放在餐桌上,叫着顾清尘。

  清尘听到,忙笑着朝餐厅走去:“谢谢张妈。”她倒是真饿了。

  “少爷,你也过来吃点吧。”张妈又盛了一碗,叫着站在客厅正脱着外套的傅景深。

  傅景深没有应声,惹得顾清尘在餐厅内张望,随即也开口。

  “喂,你要不要吃?”张妈都已经辛苦熬了,怎么也得吃掉啊。

  傅景深脱了外套,转身朝着餐厅走去,一步一步,每走一步,他的脸更冰冷,每走一步,他紧攥着的拳头握得更紧。

  终于,他站定在餐桌前,居高临下望着坐在那里吃得正欢的顾清尘。

  “你觉得这样很好玩吗?”他声音冰冷,一个字一个字砸下去,让不明所以的清尘抬起头望他。

  玩?她没有玩啊,她在吃粥啊。

  望着她一双大大的眸子中一片茫然的神情,傅景深拼命压住想掐死她的冲动,他依然站在那里,深邃的眸子中迸出一道道冷光。

  “顾清尘,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你成功地与我订婚了,我之前就告诉过你,订婚可以,但别来烦我,显然你没有听进去!”

  顾清尘听得一头云里雾里,订婚的意思,她自然是知道的,可是他说的那些话,难道是给她这副身子的原主说的?

  傅景深突然低下头来,眼直直盯着她的脸:“如果再有下次,我会让你死得很惨!”他的热气喷到她的脸上,带着一种酒的醇味,与她所喝的那些杯不一样。

  但清尘只觉得很好闻,不禁深吸了口气,当然,她也不是白痴,这个男人似乎很不喜欢她,但不喜欢归不喜欢,他要让她死,这就有些说不过去了吧?

  看到他转身欲离去,清尘觉得有必要把话说说清楚。

  “喂,那个冰块!”

  傅景深眼眯了又眯,脚步也随之停住,他转头望她:“你叫我什么?”

  “呃……”他叫什么来着?糟,忘了,不管了。

  “无所谓啦,我就是想说,虽然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觉得你长得很好看,我也挺喜欢的,但你总也不至于要杀了我吧?我们两人既然订婚了,你就是我的夫君,我是你的娘子,虽然我从没有想过要和你订婚,但事情已经这样了,那我们不是应该相敬如宾?打打杀杀多不好?”

  她坐在那里,扬起一张晶莹剔透的小脸,一本正经与他说着。

  傅景深听到她的话,怒极反笑:“你从没想过要和我订婚?顾清尘,你装傻装够了吧?”

  傅景深已然不想再与她谈下去,再说下去,他真的怕自己控制不住,会一把掐死她。

  “别再给我耍手段!”他恨恨说了句,转身离开。

  他的话让顾清尘眉心蹙起,难道她这副身子的原主,是很想和他订婚?还有,她到底做了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情,害得他如此恨她?

  清尘吃了一口粥,喊了声:“张妈。”

  张妈立即从厨房间跑出来,刚才少爷与小姐的对话,她自然听到了。

  她从没有见过少爷如此生气,吓得她害怕地都不敢出来。

  此刻听到少爷离开,小姐又叫她,她忙不迭奔出来了。

  “小姐,怎么了?”张妈手里还拿着抹布,一脸担忧望着她。

  “张妈,我问你啊,我和冰块……哦不是,就是那什么……刚才那人,我和他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过节?”清尘边吃着软糯滑腻的粥,边睁着大眼望着张妈。

  “小姐,你忘了?你以前很喜欢少爷的,你说十岁时见到少爷,就喜欢上他了……”张妈一说起清尘以前的事,不禁露出一脸笑。

  在她看来,清尘虽然嚣张跋扈了点,但她心眼不坏,小女孩嘛,被那么多人宠着惯着,自然会娇气点,因为清尘小姐喜欢少爷,也带着喜欢少爷家每一个人,包括她。

  每次清尘小姐来傅家大苑,总会带一大堆礼物过来,说她讨好也好,有心眼也罢,但她没有坏心,别说老爷子喜欢她,她们这些下人,没一个不喜欢她的。

  “十岁?”清尘满脸惊讶,十岁才多大?她现在可都一千三百多岁了好吗?

  “对啊,十岁你第一次见到少爷,你就喜欢少爷了,后来随着年龄增长,你对少爷的喜欢与日俱增,非但没有减少,还更加喜爱,你那誓,你长大了一定要嫁给少爷……”

  “不会吧我这么厚脸皮?”清尘更为惊讶。

  “后来啊,你为了能嫁给少爷,你还动用了顾老爷子,就是你爷爷,上演了一哭二闹三上吊……”张妈说起这个,不禁掩 嘴笑起来,亏她想得出。

  两边老爷子多疼爱她啊,自然就答应了。

  “不是,那我现在几岁?”清尘听得脸抽了抽,果然,原主很惊天地泣鬼神啊。

  “你今年十八啊,等过了年,你就十九了。”张妈已习惯她一无所知的样子,就当她真是摔失忆了,不过,现在的小姐,看着更可爱了。

  “才十八啊?”清尘咂舌,想他们那个世界,一般男女成亲,都是在三千多岁,有些甚至四千多岁,这个世界……唔,真的好早。

  清尘边吃着粥边想着,不知不觉,一碗已下肚。

  “小姐,我再给你添一碗。”张妈拿过碗,去了厨房。

  “唔,张妈,这是什么菜,很好吃啊。”

  她尝着面前的东西,脆脆地,酸酸甜甜地,很爽口。

  “这是我腌的萝卜,糖醋萝卜。”张妈笑着将粥拿出来。

  清尘就着萝卜,又吃了两碗粥下肚,这下,抚着圆滚滚地肚子,一步一趋上楼补觉去了。

  至于那个冰块男,她老早将他扔于脑后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真仙女和真豪门的顶流爱情故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真仙女和真豪门的顶流爱情故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